閒來無事,捉弄孩子是茶餘飯後的事。大人樂著,小人也樂在其中。



  有件事是外子最怕的事,除了論文修不好,學生校外出狀況,以及日益發福的體態之外,就是沒事可做,簡單來說,就是無聊。


  無聊不是很好嗎?發呆,放空,盯著水族箱裡的魚兒水裡游,瞧鼠籠裡的太郎轉動滾輪,再者看本書,或是運動健身也是很好打發無聊的萬用方法。生活中難得的無聊,怎麼會如此困擾外子,我多麼想要擁有這麼閒靜無事可做的一刻,還期待它可以再長一點。


  自從讀書以來,總是忙碌於研究的外子,腦子一刻不得閒,非得把握分分秒秒的時間,一有靈感,便振筆疾書,記錄所有可能會是未來研究趨勢的想法或公式。也老早習慣他那一張腦子裡不停打轉,身體仍能猶如機器人般執行例行公事的神情,眼神呆滯,但嘴角卻透露了他的心思是炯炯有神。


  一如他與孩子玩樂時的神情,愉悅、開心、喜悅、驚訝,全寫在臉上。


  會無聊,表示目前沒有論文可修,學生校外表現平平,還有早就放棄減去一層肚腹腰圍的一線希望了。既然無聊,似乎沒有比找點事做要更重要的事了。因此,閒來無事之餘,便是玩弄孩子於股掌間的好時機呀。


  於是,隨意找來三塊木製積木,和一條毛巾,外子宣布,飯後餘興節目就此揭開序幕。


  兩個孩子正襟危坐在餐桌前,注視著外子手上的那條毛巾。毛巾其實在這場餘興節目扮演著魚目混珠的角色,外子施展障眼法,利用毛巾將三塊木製積木一個個從孩子眼前消失不見。眼睜睜看著積木從有到無的過程,孩子倏地從專注到驚呼,只在一瞬之間。


  咕咕噥噥的唸,一長串模糊黏稠的咒語,輔以誇張、毫不修飾的比劃動作姑且陪襯,哇,就能掙得那兩個孩子崇拜羨慕的小臉蛋。真不了起,剎那間,有一股在表演廳裡才會有的衝動差點爆烈開來。那是在看表演最終回時,接續下來的安可獲得滿堂采之餘,所有表演站上台前來,讓全場觀眾無不為他們起立鼓掌叫好的衝動。


  只不過一個利用毛巾掩人耳目的將三塊積木來個乾坤大挪移的技倆,便讓我口中的胡謅魔術發揮了自娛娛人的娛興效果,擺脫無聊這事兒當然不在話下。表演結束了,外子的賣力值不值一個安可?值,當然值啊,光是想再看一次孩子的笑容,再多幾次安可,都值得呀。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