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332smalltag.jpg

11/09/2009 高麗芋粿炒泡菜  

 

  芋粿總有一股令人無法抵擋的魅力,至少就我們家而言,可不包括蔡家人------11/09/2009

 

  新鮮出爐的芋粿,母親說,即使放涼冷冷的吃也好吃。如果喜歡吃熱的,鍋裡燒熱油,芋粿放入鍋裡煎的酥香脆,一直以來都是我們家過年過節或祭祀時一定會嚐到的簡單美味。

 

  從小到大沒有吃粿的習慣,外子對於我們家吃粿的頻率經常大感吃不消。只要記得,或碰巧是節日過後來台中的話,母親都會隨手帶來幾塊芋粿,沒有芋粿,也會有菜頭粿。因此,只要提起母親為我們烹煮的菜色中,外子第一道想起的不是煎芋粿就是菜頭粿,再不然就是麵線(母親真的很偏好這三樣美食),孩子也經常將這兩道傳統糕點與阿嬤聯想在一起。你們喜歡吃阿嬤煮的哪一道菜?芋粿,勛回答,白蘿蔔粿,倩回答。

 

  不僅吃不慣,嘴叨的外子對於我們"兩"成不變(煎的,和不煎的)的吃法有一種非常無法理解的偏見,難道你們吃不膩嗎?有一次他真的忍不住,等到母親和大姐小妹打道回府之後,才敢追著我這麼問。我笑著,芋粿不管怎麼吃都好吃,吃煎或不煎沒啥不好,也沒啥好變的。

 

  同樣的食物不隔餐吃是雙子座的外子最龜毛也最為我嗤之以鼻的毛病之一,要我是有得吃就偷笑了,以前母親在我們嫌棄食物不可口或對一直重複吃相同的食物i感到厭煩時會對我們吐糟的一句話。可是外子壓根兒不想吃,挑食的孩子更是如此,擺明不想偷笑了嘛,經常留下好幾塊芋粿,不管是現在或未來,它們肯定都會進到我的肚子裡,如果我決定不在芋粿上大作文章,或加油添醋的話,就等著看見一張撐到不行的芋粿臉吧!

 

  昨天母親又煎了一大盤的芋粿,五個大人兩個小孩吃不到半盤,索性,今天晚餐不煮飯了,還不是想叫家裡的大小孩分寸一點,有得吃就偷笑了,更別是嫌東嫌西了,不想餓肚子,就乖乖的把一塊塊切成塊狀的,加些高麗菜和玉米粒炒過的芋粿通通吞下肚。

 

  因久煮軟化或糊化的芋粿,與其它食材相結合,別有一番滋味。是在一次美食節目中學來的,我記得是三四年前的事,當時還沈浸在兩人世界裡,為著滿足另一半的味蕾,烹煮美食而努力學習著。也因為當時教授的食譜使我對烹調這件事的看法起了微妙的變化,也影響了我對各種烹調方式的接受程度。原來,食物的樣貌原來是可以這麼變化多端,既能在獲得味蕾的滿足之餘,又能找到另一種對食物的詮釋方式,是讓還在新婚蜜月期而鮮少下廚的我大開眼界。

 

  為了重溫當時的心境,取出三塊芋粿切成條,那是和小指一樣的長與寬,1/2顆用手剝成碎片的高麗菜,1/2杯罐頭玉米粒,兩支青蔥,一杯辣泡菜,適量蒜末,還有雞粉或鹽,我做了這道高麗芋粿炒泡菜。孩子不擅吃辣,在我爆香蒜末,放入高麗菜和玉米粒清炒幾下用雞粉調味後,呈起1/4,留給孩子品嚐,剩下的3/4,我接著放入芋粿條,與高麗菜拌炒均勻,續入辣泡菜,拌一拌,起鍋前撒上蔥花。沒想到,外子一面哈氣,一面讚不絕口的將泡菜高麗菜與新鮮高麗菜之間夾著芋粿的"高麗菜芋粿三明治",他戲稱,放入口中。

 

  有點糊又不太糊的芋粿起了勾欠作用,使原本少了芋粿炒起來會湯湯水水的清炒高麗菜變得黏稠濃郁,是一道主食或副食皆宜的菜色。搭配一塊前陣子做好利用電鍋解凍蒸熟的家常蔥油烙餅,清炒一道蒜A菜,晚飯就這麼輕鬆解決掉昨日剩的一天半芋粿呢!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