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0/2009 台中豐樂雕塑公園

  

  PO了捨不得一文,聽見不少聲音,有些安慰,有些同情,再有些是放手吧。

  傷心難過好幾天,情緒平復好些,主要是甫上學幾天勛就染上感冒,停課好幾天,再復學又請假休息斷斷續續好幾次,在家時間比預期多了,勛在家養病這段時間正好作為母子間分離焦慮症的修復期,也是我和外子重新評估勛的適應能力,與審慎考量現在上幼稚園的必要。


  同事均均聽聞勛上幼稚園的事,從話筒的另一端傳來簡潔急促的聲音,聽的出來她非常驚訝。依然處在與勛難捨難分的情緒裡,心想,或許找人聊聊或能找出問題癥結,藉以抒緩心情的同時,打算平常心看待孩子的成長過程。


  一向認同我的教養方式,也抱以順其自然的態度,均均不認為勛該上中班,甚至沒有上幼稚園的必要。電話中她說,為什麼勛現在要上幼稚園?我以為你不打算讓他上呢?(詳情請看孩子來上媽媽的班一文)


  初衷,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愈來愈平淡而模糊不清。找時間,我回溯那篇文,才開始涓涓滴滴的找回當初的信念與堅持。既然如此,長時間的朝夕相處,我又何必因為孩子的不適應,以及自己的分離焦慮而耿耿於懷,那是理所當然,必然會發生的事。


  我該做的,均均建議,也是我和外子最後決定的,放慢腳步。給予孩子足夠的時間與空間,做好心理準備。我們和勛達成共識,午餐過後會接他回家睡覺,等到他和班上同學熟稔,或自己願意主動嘗試的時候,再回復到上整天的課。


  之後的幾天,不再扳著臉孔,不再反覆追問是否上學的事,勛每天都是開開心心起床,開開心心玩耍,開開心心用餐,開開心心許願,許的是自己開開心心過每一天的願望,最後也是開開心心的睡著結束他開開心心的一整天。


  將來,我們希望,當年老不良於行,孩子打拼事業也分身乏術無法好好提供良好的照顧品質,到了他們商討之後決定送我們去養老院的那個時候,也能給予我們充分的時間與空間,做好心理準備,午餐過後接我們回家睡覺,等到我們和院裡的醫護人員與老人熟稔,或自己願意積極主動配合的時候,再開始一整天,接著是一整個星期,然後是一整個月......,之後再放手吧。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