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夥人樸樸風塵來到沙鹿的太鼓和式料理餐廳,為的就是慶祝米糕爺爺六十好幾的大壽。除了壽星公米糕爺爺加上米糕奶奶,參與這個盛會的還包括外子姐姐(大姑)一家三口,外子哥哥一家三口,以及我們這一家四口。在等待另外兩位神秘嘉賓到來之前,過著半退休生活的米糕奶奶偷空練習大姑傳授給她的氣功新招式。外子一家人都有天賦異稟練氣功的底子,大姑和米糕奶奶向同一位氣功師傅拜師學功夫,更上一層樓的大伯父則是教人練氣功,外子因為教書與育兒兩頭燒的他焦頭爛額,根本無心也無力培養這一個有助於身心健康的興趣。

 
  這是一個難得的盛會,所有的人都正襟危坐。一向不芶言笑的米糕爺爺,依舊擺出他那第一百零一個姿勢,不動聲色的坐在桌前,一面看著對桌的孫子們嬉笑鬥鬧,一面耐心等候身分成謎的神秘嘉賓。心裡有事總是嘴巴上不說的悶葫蘆爺爺,隨著年紀的增長,開始出現了憂鬱的傾向。每回酒過三巡之後,便滔滔不絕的吐露出對周遭人事物的意見與不滿,還有年事已高沒有幾年好日子過之類的喪氣話。只要米糕奶奶私下向我們談及米糕爺爺近日每況愈下的身體時,淚水就會不聽話的從她那久經風霜的眼角滑過皮膚發皺的雙頰。(坐在米糕爺爺右方的座位上分別是大伯父和大伯母)


  謎底終於揭曉了,原來那兩位一同為壽星公慶生的神秘嘉賓是米糕奶奶的姐妹淘。幾年前,他們就過著公職退休後的生活,不婚一族的他們生活過的很充實,在自家田裡種植各式有機蔬菜(我們全家都吃過阿姨種的地瓜葉,好吃的沒話說,比一般傳統市場販賣的口感要細緻,當然也要安心。),到四處各地當義工幫助需要幫助的人(會固定到米糕爺爺的店頭幫忙),閱讀和旅行更是他們退休生活的主要寄託。


  年紀比兩位阿姨年長的米糕爺爺,本是該放手把扛在肩頭上的店頭擔子放心交給大伯父承擔了,如同兩位阿姨,可以過著高枕無憂的退休生活,實現自己年輕時築夢的理想,卻因為放心不下,卻因為找不到寄託,他選擇繼續堅守崗位,即使他已經大大小小病痛纏身,滿口無牙使他錯過許多美食佳餚,老毛病高血壓使他心律不整呼吸急促,長期下麵的動作使他頸肩經常酸痛發疼。米糕爺爺依然一派輕鬆的說,「我寧可做生意來勞動身體,也不願意待在房間裡無所事事。」


  開飯了,飢腸轆轆的大小寶終於吃到他們覬覦很久的海苔壽司和蛋皮壽司,箇中滋味,瞧他們不顧形象大口啃食的動作便能窺之一二。


  孩子的骨子裡天生就蘊藏豐沛的好奇因子,他們以自己獨有的角度看待發生在他們周遭的事,同時以自己獨有的方式去詮釋它們、解讀它們,連吃這件單純只是填飽肚子的事也不例外。不知是不懂得拿起整塊壽司一口咬下的小寶,還是把壽司拆開吃起來比較方便,或是把壽司想像成一個囊括好幾種食物在裡頭的綜合拼盤,小寶小心翼翼的拾起一個肉鬆塊準備享受它在嘴裡化開的美妙滋味。


  從大小寶啖食壽司的方式,可以看出男女教養調不同的端倪。不像小寶優雅的享受壽司的美味,大寶選擇撕下蛋皮壽司外圍的那一層蛋皮,從一端慢慢啃食到另外一端,一面吃一面發表他對蛋皮的想像,「嗯,真是一條好吃的蛋皮蛇。」吃完蛋皮,大寶便開始對包在裡頭的內餡狼吞虎嚥了起來。

  
  前菜之一,生魚片,新鮮的顏色飽滿的外觀誘使全桌的大人們胃口大開。以前不敢吃生魚片的我,不知從何開始便愛上它的美味,連以前最不敢吃的苦瓜,現在卻成為家裡餐桌上經常出現的佳餚美味。這種感覺很像小女孩小男孩「轉大人」的過程,凡是走過這個轉大人的過程,所有以前不敢碰觸的東西,不敢吃的食物,突然間,內心開始冒出一股勇往直前的力量,催促自己去嘗試它,接納它,到最後不知不覺的愛上它。或許是嚐過人生的苦頭,為了時時警惕自己,才如此耽溺於那些苦東西,其實,我發現,認真嚐它幾口,經過細細咀嚼的動作,漸漸地,一進嘴裡的苦被咀嚼後所釋放出來的甘甜味給取代了,原本的苦好像就沒那麼苦了。好似人生就是如此,苦不代表愁雲慘霧,它可能代表著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徵兆也說不定。


  這道似乎是叫岩燒牛肉之類的菜色,對我們這個有兩個還不滿四歲小小孩的小家庭而言,通常是敬而遠之,因為深怕一個不留神,孩子起身貪玩小手一伸,燙個正著,在場的大人心知肚之,後果可是非同小可。所以,當服務生上這一道菜的時候,大家都有共識的將它往中間靠攏,遠離孩子一蹴可幾的安全範圍。


  正用她那圓潤豐厚的巧手翻煎牛肉的這名美女,就是大姑,外子的姐姐。她是一位非常容易相處的家庭主婦,不僅對人和善,不吝與人分享,還有一雙會彈琴、會勾毛衣、會彩繪、會拼布、會烹飪的巧手。笑臉迎人的她總是對周遭的人付出真心誠意的關心,誰有病痛,就為誰尋找治病的良方或良醫,誰有困難,就為誰尋找解決困難的方法或管道。大寶天生的過敏性鼻炎就是到大姑介紹的一家標榜氣功療法的中醫師看過之後,透過長期服藥的方式,才慢慢穩定下來,每到凌晨鼻子不適一直抽噎的情況也減少了。此外,約莫一個多星期前,經過大姑的大力推薦與使用見證,外子和我各配好一付真正符合我們視力的眼鏡,可別小看區區一付眼鏡,它可是許多現代人眼睛容易疲勞,肩頸容易酸痛,注意力不容易集中的始作俑者。其實,我也是到那家配眼鏡的小店,透過驗光師老闆精闢的解說與示範,才真切體會一付眼鏡的好壞攸關一個人視力是否減輕甚或加重的重要性。


  姐夫,大姑的先生,矽品的一份子,和外子同屬於「疼某大丈夫」的族群,是個愛家的好好先生。身材瘦長又加上天生麗質怎麼吃也吃不胖的他,可以毫無顧忌的嚐遍各色美食,吃的再飽,吃的再撐,仍舊一點肥肉也不長。反觀吃的不飽又不撐時時忌口的外子,肥肉就是一點一滴往他的身上攀爬堆疊,對於姐夫大口啖食眼前的美食,看在外子的眼裡,肯定是既羨慕又嫉妒。


  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可以使人忘卻一切煩惱苦痛。有些人會以傾吐、哭泣、或運動的方式,為積壓在內心已久的情緒找到宣洩的管道,也有不少人是以吃的方式,藉由賞心悅目的美食佳餚,不僅滿足了視覺和味覺的享受,還將所有的不快隨著吃進肚子裡的食物消化吸收了。所以,與其說外子是因為貪吃而招惹一身肥肉,倒不如說他是藉由「吃」這個動作來宣洩生活中接腫而至的壓力與困頓,造成他現在肚滿肥腸的模樣。


  幾塊壽司下肚,胃裡呈現半飽狀態的大寶,又開始當起「愛思考的青蛙」,這次想的不是天空的事情,是恐龍的事情。最近因為看迪士尼的動畫影片「恐龍」,而迷上影片裡面出現的各種恐龍,什麼厚板龍、翼龍、三角龍、腕龍、劍龍、暴龍、真板頭龍,...........,數也數不清的恐龍,經常搞的我頭昏眼花,大寶卻是倒背如流,前些日子買給他的恐龍模型組合和一隻光是身體足足有一張大寶的臉那麼大的腕龍,還不包括它的頭部和尾巴,每一隻恐龍他都如數家珍。


  這是誰的背影?穿橘色上衣的是大姑獨生子堯堯的背影,靠近鏡頭穿紫色上衣的是大伯父的小兒子乘乘的背影。猜猜看他們在做什麼?乍看之下,會以為他們正在專心享用這頓豐富的大餐,其實,說是沈迷於打gameboy還差不多呢!從一踏進門打過招呼,正眼瞧過他們倆的臉之外,到一腳踩出太鼓餐廳前的那一剎那,面對我的就是他們那一對隨著gameboy的戰況而蠕動的背影。或許,在外人眼裡,或在我之前的眼裡,會以為他們的父母為什麼任由自己的孩子玩gameboy玩到廢寢忘食的地步,卻不出手制止,這是以教養為出發點的考量,畢竟,gameboy這種電動遊樂器通常都和不愛讀書、無所事事的人扯上關係。


  若以餐桌禮儀為考量的話,這種邊吃邊玩的行為的確會給同桌的人一種不被尊重的感受,不過,這方面我倒是覺得無傷大雅,不需要放大它的嚴重性,畢竟,大姑也是為了讓無所事事的堯堯和乘乘有事可做想出來的法子,而且這是一場家庭聚會,所有人都放鬆心情,在開心用餐之餘,大人聊大人的,小孩玩小孩的,總不能在等待上菜的空檔,大人到處走動串門子敬酒聊天,小孩就得乖乖坐好就定位。姑且不論教不教養或尊不尊重這檔事,事實上,比較讓我憂心的是吃進堯堯和乘乘胃裡的東西不好消化。


  在等待上菜的空檔,小寶拿起大姑做的柴犬和茶犬玩起角色扮演的遊戲。在陪伴大小寶成長的路上,我深刻領悟角色扮演在孩子的學習過程中,一直都是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根據心理學家莫雷諾(Moreno)的說法,如果要幫助個人成長,透過有如戲劇情境般的扮演,才能讓個人體認生活,同時學習解決問題。許多人都說孩子的學習能力猶如海綿,給它多少水就吸收多少水,判斷能力尚且不強的孩子,需要大人的協助,以明辨是非區別善惡,否則,他們幼稚的心靈根本不懂得如何過濾消化而照單全收,好的學壞的也學了。


  再者,孩子通常會把不管與他人互動時或是透過電視螢幕聽來的話,原封不動的套用在他們自訂的角色扮演的台詞中。當小寶拿著柴犬對茶犬說「讓開讓開」的時候,我知道她是在模仿「汽車總動員」裡的路霸對其它競爭對手說的話,該不該馬上糾正她,我想了幾秒鐘,最後還是忍到小寶的角色扮演告一段落,在她放下兩隻狗準備伸手拿炸蝦時,我才開口告訴她這是一句粗魯不尊重他人的話。


  我會忍住不在小寶說「讓開讓開」的時候隨即馬上糾正她的衝動,是因為我記得在讀過的一本書中,曾經提過,當孩子在角色扮演的時候,也是孩子宣洩情緒的時候,或許小寶知道「讓開讓開」是一句不雅的話,也明白說這句話會讓聽的人不高興或生氣(從父母的反應得知),就是因為現實社會中的不允許,唯有透過角色扮演的方式,那些情緒和想法受到壓抑或在現實生活中遭遇挫折的孩子,說出那些會受到世俗批判的話,藉以抒發他們藏在內心裡的不滿,也成了他們療傷止痛的庇護管道。


  小寶手中把玩的茶犬(左)和柴犬(右)是從大姑那一雙巧手變出來的,第一次摸到這種利用毛線編織出來的狗,讓摸慣了塑膠和橡皮材質製成玩具的小寶有了不同的觸感體驗。「觸覺是提供我們有關環境周圍的訊息最主要的來源,可以讓小朋友避開或抵抗危險,同時,它對小朋友心理社會化的發展,非常的重要。」看著小寶怯生生的從大姑手中接過這兩隻狗端詳的模樣,一位復健醫學系的講師汪宜霈說的這一番話迅速閃過腦際。


  現代的父母生的少,就這麼一個小寶貝,理所當然的對孩子寵愛有加,幾乎要什麼有什麼。對於孩子的安全更是馬虎不得,防脹氣的奶瓶、防滑的餐具組、床邊的圍欄、角落的防護軟墊、浴室的防滑貼等形形色色只要是標榜能保護並預防孩子受傷的產品,作父母的當然全都買回家。父母為的就是創造一個安全無虞的環境,讓自己的寶貝能夠平安快樂的長大。此外,有些父母還會禁止孩子觸摸他們認為可能會沾染病菌的物品。但是,許多父母卻渾然不知這些愛孩子的舉動,會成為剝奪孩子生長發展的主要元兇。


  我記得黃世嘉曾經在他的「北歐魅力」一書中提到,凡是推出兒童餐具的北歐餐具廠商都堅持採用與成人一樣的材質如瓷器和玻璃,他們堅持的理由是孩子從小就應該學習如何使用餐具。所以,北歐的小孩從小就知道,杯子是不能拿來摔的。因為當一個人面對危險,就已經遠離了危險的一半,人就會變得勇敢。好幾年前,想要說服我擺脫旱鴨子的臭名,外子曾經藉由分享大伯父教他學游泳的經驗,試圖抹去我對水的懼怕。俗語說的好,愈危險的地方就是愈安全的地方,於是,大伯父二話不說的抱起才五歲的外子,直接丟進游池裡,人有求生的本能,為了掙扎求生,都會想出逃生的方法,就這樣,外子學會了游泳,更培養了他隨機應變的能力。至於我,始終沒學會游泳,因為一聽到要被丟進水裡,嚇都嚇死了,哪還有什麼心思學游泳呢?!


  在坊間,聽到很多有關感覺統合的課程,究其原因,除了天生感覺統合不良的孩子外,是為了那些被父母太過保護而缺乏刺激的孩子,或是不想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而開辦的課程。以前,小寶還沒出生之前,除了和大寶相處的時間比較長之外,自己也比較有空閒時間,透過書籍和網頁,瞭解感覺統合相關訊息,我還曾經一度以為大寶有感覺統合的問題。其實,有些時候是為人父母自己嚇自己,每個孩子的身心發展皆不相同(除了特殊孩子之外),他們有自己的成長步調,書本或其它媒體提供的資訊可以當作一種參考,沒有必要完全奉為圭臬。我認為,只要父母能陪伴孩子成長,提供足以讓孩子探索這個偌大世界的管道,那麼感覺統不統合似乎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在這個冷風颼颼的天氣裡,來一鍋熱氣蒸騰的小火鍋,哇,所有的冷意一掃而空,伴隨而來的是暖烘烘的體熱和家人相聚的溫馨氛圍。所有來自四面八方的家庭成員宛如各式各樣的小火鍋配料,藉由這次的慶生會,大家再次聚首,聚集在一個充滿熱氣沸騰的大熔爐裡。在這裡,撇開工作上的煩心瑣事,拋掉生活上的不如意,所有的人都專心一致的沈浸在這個難能可貴的聚會中,大人閒話家常時的開懷大笑和小孩嬉笑鬥鬧時的哄堂大笑總是不絕於耳。在當下,好希望時間就這麼停住,停在每個人開心歡愉的臉龐,停在每個人暖洋洋的心窩,在與會的每個人的心中留下這個時刻最美最真的記憶。


  第二回合的用餐時間終於結束了,在第三回合開始之前,玩膩了大姑送給他的柴犬(所以才會淪落到小寶手中),大寶開始坐立難安,像是背部有塊搔不到癢處的地方,一會兒磨蹭著椅背企圖想要止癢,一會兒起身跪立在椅子上扭動不安,一付閒不下來的模樣。為人父母的應該都有這樣的經驗,去餐廳用餐,最怕孩子坐不住,不像大人,注意力較短的孩子,很少可以安分守己的坐在椅子上,認真的吃完一頓飯。因此,為了要孩子乖乖待在座位不動,好讓自己能夠好好享受美食,外子和我都會隨身攜帶可以轉移孩子注意力的小玩意,像是色紙、蠟筆、拼圖、或是孩子最近愛玩的恐龍,都可以有效安撫孩子,讓他們浮動的心沈靜下來。(背對鏡頭的大寶正在玩恐龍躲貓貓的遊戲)


  一碗人蔘鬚養生湯宣告了第三回合的用餐時間,「這是給大人喝的」,大伯父這麼說。我心裡想,難道小孩子就不能喝嗎?其實不是給大人喝就不能給小孩子喝,而是心思細膩的大伯父為了要滿足大人嚐鮮的味蕾,也要刺激小孩子想要吃的味蕾,於是,他為大人點了帶了甘苦味的人蔘鬚養生湯,為孩子點了香甜奶味的玉米濃湯。


  孩子用餐時會坐立難安,有一部分可能是對眼前的食物不感興趣,無法引起他們的食慾。如果大人們想要無憂的坐在椅上享受一餐飯,或許可以學習大伯父的作法,就點孩子們愛吃的食物,如此一來,大人聊的開心,孩子也吃的開心,吃東西都來不及了,哪有什麼閒工夫胡思亂想四處搗蛋呢?!


  愛吃花椰菜的小寶,也不忘分一些請她的狗狗朋友吃。瞧她有模有樣的舀一小口的花椰菜碎屑,慢條斯理的放進柴犬的嘴裡,還不時叮嚀它要細嚼慢嚥,等到她覺得它已經把花椰菜吞進肚子裡了,小寶就會像我等待她吃了我煮的花椰菜問她好不好吃的語氣問那隻柴犬,「好不好吃啊?」「嗯,好吃,我最喜歡吃媽媽煮的花椰菜了。」


  上這道魚的時候,大姑說,今天大伯父點的很多菜色都是菜單上沒有的私房料理,只有「行內人」才懂得點的菜色。「是哦!」不得不佩服大伯父的細心,驚嘆聲連連的我心裡想,大概也只有他才懂得抓住米糕爺爺的胃吧!從小就和米糕爺爺感情疏離的外子,個性相仿的他們總是拙於表現出對彼此的關愛。每到過年過節前夕,外子就開始傷腦筋今年要送的禮物,想得到的皮夾子和皮帶去年和前年都送過了,到底要送什麼好呢?打電話向米糕奶奶試探口風,米糕奶奶總是說不用那麼麻煩,大家聚在一起吃頓飯慶祝一下就好了。長這麼大了,外子和米糕爺爺交談的次數屈指可數,連噓寒問暖的話語都談不上幾句,更不用說是深入瞭解彼此的興趣與嗜好了。


  到了米糕爺爺酒酣耳熱之際了,每到這個時候,米糕爺爺的話就會開始變多,人也變得熱絡了起來,臉上掛著酒醉的笑意,四處與人攀談,不時傳來他那聲如宏鐘高談闊論的聲音。只有在這個時候,米糕爺爺和外子才會脫掉彼此偽裝的外衣,藉由相互的噓寒問暖與閒話家常,在得知彼此生活上或工作上遇到的困境或瓶頸的同時,也拉近了他們之間的距離。也只有在這個時候,他們看起來才真正像一對父子,一對無話不談的父子,一對真情流露的父子。雖然我滴酒不沾,對酒也不懷好意,但是,此時,我不得不承認,酒是聯絡米糕爺爺和外子之間情感交流最好的催化劑,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在意經過米糕爺爺身邊時飄來的那一股酣醉醺醺的酒氣呢!

  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我和也是有點醉意的米糕爺爺閒話家常,言談之中,他無意間透露在他年輕的時候,從來不曾抱過自己的小孩,一個都沒抱過,他一再強調。我心裡納悶,米糕爺爺看起來不像是個不愛孩子的人,為什麼連親生的小孩他都不抱呢?其實,這都要歸咎於他那顆羞於表達的心,或許也有一點大男人主義使然,受過日本教育的他,加上家庭背景的影響之下,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在他的心中根深柢固,他認為育兒是女人家的事,養家糊口是他為家庭貢獻付出一己之力的管道。因此,託燒酒的福,大寶得以跟笑逐顏開的米糕爺爺這麼近距離的接觸,讓我拍下這張彌足珍貴的畫面。


  每回來太鼓必點的大阪燒今天卻泛人問津,灑在上頭的柴魚片搖曳生姿的賣相現在看來卻不怎麼誘人,因為大家實在吃的太飽撐著了,真的想吃也沒那個肚子。其實,這頓飯已經吃了兩個小時,大人都已經蠢蠢欲動如坐針氈了,更別說是只有三四歲活潑好動的大小寶,所有能吸引他們注意力的方法都用盡了,他們依舊在椅子上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像是身體有蟲一樣的扭動不安。索性,在最後一道甜點上桌之前,我牽著大小寶走到餐廳外面去散散步,除了呼吸新鮮空氣,活動一下筋骨之外,最主要是要轉換他們的心情,同時舒緩他們焦躁的心。我們也順便到隔壁的一家烘焙店逛逛買了幾塊麵包當第二天的早餐。


  看見這個會發亮的大型廣告看板,大小寶的眼睛也跟著為之一亮,他們兩步作一步的衝上台階,興奮的在看板上敲敲打打,大玩打擊樂的遊戲。我叮嚀他們,敲可以,不過得輕手輕腳,可別敲壞了人家的招牌。這家烘焙店聽說在清水沙鹿這一帶鼎鼎有名,正如看板上寫的,他們販賣的麵包西點都是透過自然、新鮮、和健康的方式烘培而成,絕不滲入任何人工添加物。這一段標語使我有感而發,當一對父母在培育一個孩子的時候,應當學習這家烘焙店烘焙一塊麵包的精神,要以最符合孩子的身心發展,最新鮮的親子互動,和最健康的教養方式,孩子才能在安心無憂的環境下健康快樂的成長。


  雖然大夥兒肚皮早就撐緊了,不過還是很開心的吃完這道老少咸宜的草莓芝麻奶酪,為此次慶生會劃下一個香甜和幸福滿溢的句點。熬過大半輩子的米糕爺爺和奶奶,最盼望的就是這一天的到來,自個兒的兒女子孫鬧哄哄的相聚在一起談天說地,享受著子孫依偎在身旁呼喚著爺爺奶奶的嗲聲嗲氣,傾聽兒女在事業上的奮鬥歷程,凝望著兒女終於長大成人獨當一面的成就,對於接受傳統教養觀念的米糕爺爺和奶奶而言,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反觀,米糕奶奶的兩位姐妹淘,或許她們的觀念新穎,不願意隨波逐流,或許組成一個家庭並不列在她們生涯規劃的前面幾個項目中,或許她們攜手相伴的退休生活過的愜意悠閒,過的自由自在,或許她們早已互許廝守到老的承諾。但是,看著她們在餐廳門口和我們互道再見之後,兩人彼此手牽手等待交通號誌轉綠的那幾十秒鐘的時間裡,挺直腰桿的背影透露著她們在人前那股過人的傲骨精神,走在斑馬線上到對街的途中,漸漸鬆懈而彎曲的背脊卻洩露了她們在人後內心的孤寂落寞,那是一種無子嗣相伴的孤寂,一種無法得到另外一半長相廝守承諾的落寞。


  儘管如此,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想走的路,更有義務負起責任一步一趨的走過自己選好的路。在此,我要不免俗的說一句,「條條道路通羅馬」,只要不愧對自己,日子過的心安理得,無須理會旁人的指指點點,勇往直前去追逐自己想要的未來,那麼,所得到的豐收嚐起來一定會特別甘甜鮮美,也格外刻骨銘心。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