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不好,這一天我成為無理的母親這件事發生過後的第二天。

 

  勛麻麻,聽說你有話對我說。嗯,我們到外頭說。好。

 

  談的當然是勛怕B老師的事,她就是B老師。

 

  提及當時她罵勛的狀況,B老師信手捻來,她表示那不是罵,只是提醒勛好幾次,卻履勸不聽,而且當時是午休時間,其他小朋友正在睡覺,她不可能大吼大叫,只不過稍微提高嗓門唸了他幾句,可能因為面子掛不住而哭哭啼啼。以為只是小事,沒想到卻帶來這麼大的風波。

 

  我原本也以為那只是一件小事,在家裡他也經常挨我的罵,也不見他有多怕我,況且,罵完之後,我都會等到彼此雙方冷靜下來之後再促膝長談,告訴他我生氣或罵他的理由,希望他能諒解與改進。誰知道,陪他在學校吃早餐的這幾次,看到的景象使我不得不承認事態嚴重。

 

  因為這個衝突事件,加上分離焦慮的關係,最近的勛頻頻出現攻擊性的行為,像是用指甲搓我,或是咬我的手,也經常聽到他說討厭或不喜歡的言詞。不是安撫,B老師的說辭卻是一逕的將責任推到我這個做母親的頭上。

 

  如果你們一直在家裡問他為什麼我會糾正他,或是一再提醒他睡覺要好好睡哦,不然B老師會罵之類的事,勛當然會一直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他也就不喜歡來上學了。

 

  我巴不得孩子喜歡上學,甚至黏著學校老師不放,和同學玩到不想回家,怎麼可能會對孩子說長道短。請你不要誤解我們的用心與好意。再者,勛每次放學回家,都會和我們分享當天學校發生的事,好的,我們會鼓勵讚揚,不好的,我們也會適時給予意見與提醒。無非都是希望孩子樂於上學,每天過得開開心心的,並不是如B老師你說的,這是我要澄清的。

 

  接著談到早餐時間教室混亂的情況,B老師的說詞更是令人髮指。我是蒙氏過來的,蒙氏是強調自主,我總不能要求孩子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吧,會養成孩子不會思考的習慣,甚至成了死腦筋。而且有時教室會混亂是可以接受的,因為那是孩子的自由活動時間,他們在各自選定的角落嬉戲玩耍,那是我可以允許的範圍。

 

  聽完我的陳述,外子氣揭了,請她不要污辱蒙氏教育,他為蒙特梭利也為我打抱不平。

 

  最後,談到水果分配不均的問題,她搬出吃不完會造成浪費的陳腔濫調,避重就輕,牽強的躲避孩子被忽略與水果吃不夠的問題。我們會到各班要水果,如果孩子要求的話。而且,有些孩子這個水果不敢吃,那個水果不能碰,因此我們不能勉強孩子一定要吃,他們想吃再自己動手拿。

 

  其實,當下,在這一場與B老師的無效溝通中,曾經執過教鞭的我覺得很無力,不想多談了,也不願多想。只是有一番話想對B老師說,我尊重你的專業,但是我卻開始對你的處事態度與教學熱忱動搖了。我為勛感到難過,也為自己的無知自責不已。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