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今天看到的一則新聞報導。在莫拉克災區的午餐時分,一位忙於準備伙食的志工不小心遭煮飯水燙傷了。其他志工與災民見狀趕緊做好急救措施,其中一名志工就說:「還好她很內行,她一燙到,那邊有一桶水,她馬上拿來,把水拿來泡燙傷的腳,也有災民趕快拿來冰塊。」


  以上的部分新聞內容取自於TVBS,不過,我是從電視新聞台得知這個訊息。看著急救的過程,不禁為那一名燙傷的志工捏一把冷汗之餘,也為志工和災民合力執行的燙傷急救方法感到錯愕。


  一名醫生曾經對我叨唸的表情至今仍印象深刻。那是一次,為了沖泡牛奶給未滿週歲飢腸轆轆的勛喝的時候,一時情急打開了蒸氣鍋的鍋蓋,卻忘記蒸氣鍋的開關才剛跳起,鍋裡仍然充滿了超過一百度高溫的蒸氣,結果,我就這麼遭受蒸氣的催殘,手腕燙傷了。


  以大量的水沖洗依舊無法掩飾因高溫蒸氣薰烤所帶來的疼痛,莫約經過幾分鐘的沖洗,我擅自決定利用冰箱現有的冰塊,當時真的天真的以為藉由消除因碰撞引起瘀青腫脹的方式,利用冰敷以達到麻痺神經的目的,屆時不僅可以減輕疼痛,同時也能為降低手腕燙傷處的溫度。


  半晌之後,我依然疼痛難耐,曾經有過嚴重燙傷經歷的外子見情況不對,催促著趕緊就醫。於是,草率的在手腕抹上一層冰涼的燙傷藥膏,我便騎上摩托車到附近的診所就診。


  進去診間,擦去燙傷藥膏,回答了傷處的前置處理,一聽見我是利用冰塊冰敷,醫生氣的差點跳腳。他表示,一定要遵守「沖脫泡蓋送」的原則,只要發現自己燙傷,首要執行且必要達成的任務就是利用大量清水沖洗傷處。可別小看這個毫不起眼的動作,它可是決定燙傷處燙傷程度的重要關鍵,醫生補充說明。


  可是沖水不就是要降溫,冰塊冰敷不是更快?我使了一個孤疑臉色,醫生卻回給我一個理所當然的竊笑。他說,那是錯誤觀念。沖水最主要目的是透過大量的水流經皮膚表面時,同時帶走燙傷處的溫度,藉此將燙傷處的傷害降到最低。然而,冰塊冰敷只是短暫的降低燙傷處的溫度,但是燙傷處並不會隨著冰敷時間愈長表面的溫度愈降愈低,冰敷反而會使燙傷處的溫度裹足不前,滯留更助長高溫對皮膚的侵襲與傷害。


  哦,原來如此。還好,即時來我這裡,傷得不重,明天頂多起幾個小水泡,只要不碰水,保持乾躁,很多就會癒合,不會留疤的。醫生的最後一句話說出我的心聲,從甫進診所便忐忑不安的一顆心終於變輕了。


  或許災區醫療物資缺乏與缺水的情況嚴重,使得那一名遭煮飯水燙傷的志工迫不得已將雙腳泡進僅有的一桶水裡,不時得忍耐著疼痛,等待其他善心的志工與災民的雪中送炭,載著一大袋的冰塊,噗通一聲,倒進泡著燙傷雙腳的水桶。那是情有可原。


  但是,當電視畫面切換到聞訊趕來的醫護人員,一樣照捧著一臉盆的水,錯落的鋪滿了冰塊,讓燙傷的志工就這麼泡著上救護車......或許,也是情有可原吧,畢竟這是發生在災區的事。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