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碰了一鼻子灰的心情,我,拉出木頭長椅,一屁股蹬坐上去,
翻開手提電腦,按下開關,按右鍵,打開檔案總管兩個孩子的資料夾,
沒好聲沒好氣的滾著滑鼠,瀏覽先前隨地隨手拍攝的照片,
滾到了幾張先是儲存備份,雙眼倒是沒好好駐足欣賞的照片,
有種這是什麼表情啊的驚喜,再來就是這是誰拍的啊的讚嘆,
頓時,好心情衝鋒陷陣,打跑了壞心情,它,頭也不回的落荒而逃了,
這是什麼表情啊的第一張,大寶在疝氣開刀前一天,吃巧克力的好笑模樣!
 
 
雖然我從一而終認為巧克力沒什麼好處,只有空熱量和空營養,
不過,人就是一種奇怪的動物,心情差的時候就會想來上一顆巧克力,
或來塊香滑甜膩的鮮奶油蛋糕,選擇糖果的機會也挺高的,布丁也不錯,
就是不會想來碗牛肉麵,來顆彰化肉圓,來杯筒仔米糕,來片蚵仔煎,
因為甜似乎有種安撫人心的魔力,也給人一種四平八穩的安全感,
再多的難處再大的煎熬,就在嚐甜頭的這一刻中,煙消雲散灰飛煙滅了! 
   
  大寶吃的巧克力是KISS巧克力,這種巧克力的長相是小小一顆,
呈小水滴狀,外頭裹著一層薄薄的鋁箔紙,在小水滴的最頂端,
冒出半條寫著英文字樣的細長字條,每一顆巧克力都有字條!
起初,大寶吃這款巧克力時,總愛抓起那些字條東晃西搖,
數著吃掉的巧克力顆數,和剩下可以吃的巧克力顆數,再者,
大寶的手指活動不夠精細,剥開鋁箔紙的細瑣雜事得由我親身待勞,
隨著巧克力的若隱若現,細長字條也全都冒出頭來了!
   
  有幾次,我會拿起字條隨口看著字條上的英文字樣唸唸有詞,
有I like you,You love me,Kiss someone,Ouch,A big hug等字樣,
原本不以為意,自以為是的認為那只不過是巧克力製造商的噱頭罷了,
在那幾次蠻不在乎的唸唸有詞之後,就有那麼一次,
那一次也是大寶開始可以自己剥開鋁箔紙,抽出那條身藏其中的字條,
他手持Ouch字樣的字條問,媽媽,上面寫的字是什麼意思啊?
我說Ouch時,他笑翻了,那是每回我踢到散落一地的玩具時會發出的哀號聲!
   
  巧克力裡的字條內容,有的訴說愛意,有的提振精神,有的搏君一笑,
心中有愛說不出口時,饋贈一顆小小的巧克力,無限心意傳給你;
有事纏心裹足不前時,品嚐一顆小小的巧克力,挺身而出上枝頭;
愁容滿面萎靡不振時,細舔一顆小小的巧克力,威風八面無人敵!
   
  這是什麼表情啊的第二張,哦,原來是大寶表演生氣的樣子,
媽媽,你看,這是我生氣的樣子,嗯,好棒的表情,
我提議為這個表情拍照留念,大寶努力擠眉弄眼,咬牙切齒,
就是想在鏡頭前作出最極至完美的張口露齒怒髮衝冠的模樣!

 
   
  有人說,孩子的一言一行是大人言談舉止的翻版,我相信是,
在一場科學實驗中,若孩子是實驗組,大人就是對照組,
孩子觀察大人言談舉止的支微末節,發現絲毫迥異之處,先吸收暫存起來,
待下回類似的情況發生時,孩子逮到套用的機會,便開始旁敲側擊以身試法,
並檢視周遭人事物的回應,同時對照自己與大人在面對同一件事時抱持的態度!
   
  莫非我生氣時就是這等模樣,或者那是爸爸生氣時露出的猙獰面目,
又或是大寶一面抄襲我的擠眉弄臉,另一面又複製爸爸的咬牙切齒?
無論如何,這張生氣照片揭露了一句俗語,有其父(母)必有其子(女)!
   
  不要因他人的過錯而氣壞身子,這是再容易不過淺顯易懂的一句話,
但是,生氣與不生氣的界線實難拿捏,遇上第一件不順心的事,選擇了不生氣,
第二件不順意的事,依舊不生氣,第三件搗蛋的事,提醒自己千萬不要生氣,
第四件吵架的事,忍住氣不生氣,第五件拳打腳踢的事,氣就快忍不住了,
到了第六件不管是什麼三七二十一的事,終於氣爆了,開始怒罵嘶吼,
驚聲尖叫,以權威恐嚇得到片刻寧靜,以剝奪玩樂達到悔不當初的宣洩快感!
   
  是找到宣洩的出口,但卻倒了自己和孩子的胃口,更給了孩子依樣畫葫蘆的教育,
得不償失又傷身,現在只是兩敗俱傷,若孩子對自己或他人施以相同的宣洩手段,
可能不再是單純的你和我的兩敗俱傷,而是一連串兵連禍結的你和我的惡性循環:
我與他人的你和我,因為我把你加諸於我的氣加諸於他人之身;
他人與他人的他的你和我,因為他人把我加諸於他人的氣加諸於他人的他之身;
你與他人的你和我,因為你把我加諸於你的氣加諸於他人之身;
他人與他人的他的你和我,因為他人把你加諸於他人的氣加諸於他人的他之身;
他人的他人與他人的他人的他的你和我......
   
   
  要終止如此的惡性循環,那麼在遇上第一件不順心的事時就告訴自己,
既然選擇了不生氣,就真的不要生氣,儘管當時想的和實際感受的有差距,
事實上內心是生氣了,只是強迫壓抑自己,其實自己並不生氣!
要讓自己在第一件不順心的事就順利的擺脫生氣的陰霾,就是把生氣說出來,
說給讓自己生氣的人聽,說出讓自己生氣的理由,說出讓自己生氣的感受!
再來就是聽讓自己生氣的人說,說出他對自己所作所為的理由,
說出他對自己所作作為的感受,以及說出他聆聽自己生氣與之告白的感受!
最後,試著轉換焦點與注意力,減少會啟動自己生氣機制人事物的注意分量,
轉向會啟動自己快樂機制的快樂人快樂事快樂物上,通常快樂會讓生氣好轉,
至少不會使生氣更生氣,但是一定可以使生氣快樂一點,一點一滴,最後不氣了!
   
  孩子愈發成長,父母愈發難以權威剥奪為手段,規範孩子的行為,
掌控孩子的心思,每成長一年,對周遭的認識就多一年,隨著日月交替,
四時更迭,孩子開始展現面對周遭世界的抱持態度和處理手段,
反應出他所經驗的,與之加以解讀,納入他的思想範圍,日積月累內化成心! 
   
  合作與選擇,或許可以給孩子體驗並學習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之道,
同時植入生活處事道理的述說與傳頌,學其好榜樣,習其好道理,
弟子規,三字經,千字文,百家姓,皆是古時人學習做人處事的依據,
輔以為人父母的以身作則與持之以恆,著實在教養孩子時能事半功倍!
   
  不要在沙發上蹦蹦跳跳,一不小心跌落容易受傷,不然就取消看影片的權利;
不要吃飽飯就玩貓抓老鼠,胃會下垂不舒服,不然就取消聽故事的權利;
不要在三更半夜時用力踩踏地板,會吵了樓下鄰居,不然就取消玩車子的權利;
不要朝著人或吊扇丟球,丟到人會痛丟到吊扇會故障,不然就取消玩球的權利;
不要把手伸進水族箱裡,水會濺的到處都是,不然就取消餵魚吃飼料的權利;
不要狼吞虎嚥玩弄食物,不雅觀又浪費食物,不然就取消飯後甜點的權利!
   
  以不開頭的警語族繁不及備載,禁止意味相當濃厚,說禁止歸禁止,
每天必得說上好幾回,大寶依然故我照做不誤,待伸出手比到2在要比3前的剎那,
他才會面露不以為意的表情,停止遭數123的行為,不過,有的時候,
(近來我發現有的時候的次數有增加的趨勢,到了幾近常常的頻率了),
123數愈多,他就愈變本加厲,重複不斷執行禁止的行為,已經數到3了,
擺明就是要明目張膽的他,無動於衷,棄父母的權威於不顧,不服氣時,
連我要全部的玩具都沒收,我不想要吃甜點和聽故事的話都會脫口而出,
甚至反過來要我或爸爸為數他123的事兒承擔進暫停區反省的後果!
   
  我經常是氣的七孔生煙,瞠目結舌到反擊的話到達喉頭卻說不出口的窘態,
兩方僵持不下,我堅持無論如何都得進去,大寶不進去暫停區就是不進去,
到最後我肯定得連拖帶扯吃硬不吃軟的他,壓坐在暫停區的打鼓椅上,
他起身企圖掙脫壓迫雙肩的媽媽手,他的企圖遭到駁回,我使勁抵住他,
同時放話,如果再讓我數到3你仍舊不乖乖就範,就剝奪你玩車的權利,
話才一出口,頓時,我的手勁騰空找不到施力點,大寶坐定位,不再反抗了,
挺起身準備轉過頭走向廚房拿計時器時,我看見大寶眼中的不平與憤懣!
   
   
  這是大寶幼兒身分的第一個反抗期,只有預設立場但毫無心理準備的我,
只想到接二連三以禁止命令與限制的手段,壓制他的旺盛精力與固執氣焰,
惹起雙方的不歡而散,磨損雙方的母子情深,埋下雙方頑固抵抗的種子!
這一顆第一個反抗期撒下的種子會在下一個反抗期萌芽茁壯,俗語有句話,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若我種的是反抗瓜,收成定是反抗瓜,若我種的合作瓜,
無庸置疑,收成定是合作瓜,同樣是瓜,嚐起味道倒是天差地別,
反抗瓜果肉嚐來堅硬難咬苦澀無汁,合作瓜果肉嚐來鮮脆多汁甜味四溢!
   
  要合作瓜就得合作,從對談中學習正向表達的語氣,從做選擇中學習彼此合作,
在沙發上蹦蹦跳跳,不小心跌落會受傷;吃飽飯玩貓抓老鼠,胃會下垂不舒服;
三更半夜用力踩踏,會吵了樓下鄰居;朝著人或吊扇丟球,人會痛吊扇會做障;
把手伸進水族箱裡,魚兒會受到驚嚇;狼吞虎嚥玩弄食物,辜負農人栽種苦心!
你可以選擇,是要停止在沙發上蹦蹦跳跳,還是今天的影片就不看了;
你可以選擇,是要停止玩貓抓老鼠的遊戲,還是今天的故事就不聽了;
你可以選擇,是要停止用力踩踏地板,還是今天的車子就不玩了;
你可以選擇,是要停止朝人和吊扇丟球,還是今天的球就不玩了;
你可以選擇,是要停止把手伸進水族箱,還是今天就不能餵魚了;
你可以選擇,是要停止狼吞虎嚥玩弄食物,還是今天的甜點就不吃了!
   
  不過人總是矛盾的,既然開放選擇的機會,就應該尊重孩子所作的選擇,
並要求孩子為其後果承擔負責,但是,事情的進展經常是一體兩面,
更常常是事與願違,若孩子沒選擇心中預設的選項,停止在沙發上蹦蹦跳跳,
他寧可捨棄看影片的娛樂時間,以換取繼續在沙發上的蹦蹦跳跳,
開放選擇的你,可以說不嗎?任由孩子在沙發上蹦蹦跳跳,萬一跌落受傷呢?
任由孩子朝人和吊扇丟球,萬一遭球襲擊的人受傷或吊扇故障從天而降呢?
任由孩子把手伸進水族箱,驚嚇魚群到處撞壁或水濺四處破壞環境嗎?
任由孩子狼吞虎嚥玩弄食物,作嘔聲不絕於耳,食物殘渣散落一地嗎?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輕易說不的話,豈不揭露自己言不由衷的真面目?
   
  只要是涉及人身安全的,就換個兼顧自個兒面子與孩子裡子的說法,
換個地方到房間的彈簧床上繼續蹦蹦跳跳,還是今天的影片就不看了;
轉換丟球的標的,洗澡時多玩幾分鐘的水,或是細嚼慢嚥善待食物,
還是今天的球就不玩了,今天不能餵魚了,或是今天的甜點就不吃了......,
無論孩子勾選二選一的其中一個選項,皆保住自己的顏面和孩子探索的欲望!
   
  這是誰啊?誰拍的啊?她趴在床上做什麼?發呆?想事情?
這是一天午后,小寶午覺醒來,在半夢半醒之間,我拍下的照片,
當時,要安撫她悶不坑聲的起床氣,各種輕柔溫暖的話語都出籠了,
她仍舊穩坐泰山無動於衷,只是不時用她那失焦的眼神環顧四周!

   
  學習孩子以認真好奇的探索態度,配合相同事物不同角度的原則對待周遭,
事物開始與眾不同了,正如一顆單純的卵,可以從孵化成一隻毛毛蟲,
結繭化蛹,到破繭而出,變態成一隻空中翩翩飛舞的蝴蝶,事物的本質如同卵,
它會隨著日月盈昃而改變,見時機成熟,變換成另一個樣貌,以迎接面對周遭,
每個樣貌隨時伺機而動呈備戰狀態,應付處理此時樣貌身處的環境,
相同的環境不同的樣貌,配合自身的能力,應付處理的方式也就截然不同!
   
  有一天,大寶站在電視前面,一手拿著28號車,一手輕壓電視螢幕,
對螢幕反射出來的自己探頭探腦,他說我的嘴巴變成28號車的嘴巴了,
聽到這一番話,我趕緊湊上前去一探究竟,才明白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如同照鏡子般的,大寶把28號車放在嘴巴前面,遮住自己的嘴巴,
乍看之下,只不過是一輛嘴巴大小的車子和一個九十幾公分高的大寶而已,
哪來的28號車的嘴巴,頂多也只是聯想到大寶想吃掉28號車罷了,
不過,蹲下身子,朝向電視螢幕再瞄幾眼,嗯~~~,的確像極了,
像極了有張28號車嘴巴的大寶,吐出一連串想像中的28號車會說的話!
   
   
  大小寶皆都各自專屬的水壺,大寶的壼身有藍企鵝的圖樣,小寶的是黃色小鴨,
容量約莫是五六百毫升,一天當中,爸爸和我會輪流為他們吸光的水壼裝水,
通常不會裝滿,約裝七八分滿,若是大寶瞧見我拿起水壼走向廚房填充補水時,
他總是三步併兩步的迎頭趕上超前我,站在洗手台旁,等待我的裝水儀式!
扭開淨水器的水龍頭,待含雜質的水濾掉後,就可以轉開水壼壼蓋接水了,
大寶等待的就是這一刻,觀察壼裡的水由少漸次變多的狀態,他會大聲驚呼,
哇,水一直在長大耶,媽媽,你看,水愈來愈大,愈來愈大,好大哦!
從我的角度往下看水,只覺得水一直在增加,達到八分滿水位時就停止不裝了;
從大寶的角度往上看水,水一直在長大,如同他的好奇,大到就快滿溢出來了,
那股水就要滿出來的衝動,水就要長大成人的期待,是孩子面對周遭的態度,
是我們大人因著是大人要有大人的樣與我們疏離熟悉又陌生的態度!
   
  一天中若能逮到機會放空與發呆,尤是重要,猶如小寶起床的不搭理人,
即便是在這麼少之又少的時間裡,無論大人無論孩子,都得讓腦子淨空沈澱,
以便騰出多餘的空間,挪出額外的心思,再次容納接收萬事萬物的體驗與感受!
孩子是放空與發呆的佼佼者,只要他們進入了放空與發呆的狀態,
任由他人高聲呼喚裝腔作勢,他們依然故我不動聲色,其專心一致的程度,
是我們大人望塵莫及,至少我是,唯有一片鴉雀無聲,否則總是專欲難成!
   
  帶養孩子的過程中,聲音是來自四面八方,意見如潮水般一股腦兒湧現,
趁孩子幼小腦袋如海綿輕而浮時,就給予排山倒海的學習刺激與知識灌輸,
待海綿積夠多的水變得重而沈時,就冀望孩子的表現是領先群雄超乎常人,
父母給兩個數字,期待孩子不到一秒就能算出其總和其相減其相乘其相除的結果,
父母訓練兩歲兒,無須任何協助下,打開電腦開關,小手移動滑鼠按e上網去!
為了滿足父母的虛榮與期望,孩子汲汲營營以童年的放空玩樂換取短暫的優越,
不到一秒就計算出兩數字間加減乘除的結果,為的是數學課時的羨慕嫉妒眼光,
為的是購物時取得先算好先結帳的優先權利,或者就只是單純的想要加減乘除;
小手按e就能輕鬆上網的兩歲兒,為的是給書店的書架上增添另一本教養天才書,
為的是想搜尋心中各種為什麼的答案,或者就只是單純想做做手指體操如此而已!
   
  口唇微開看著前方的是大寶,左手腕上配戴一只玉鐲子,左右手各持一把梳子,
對大寶的頭髮上下其手的人是誰?是育有雙胞胎姐妹花的黎明眷村髮廊的阿姨,
她,舟車勞頓不辭辛苦,每天千里迢迢從草屯風塵僕僕趕來台中黎明新村,
以老少閒宜的價錢為眷村裡外的人理髮,剪髮非關男女大小一律100元,
燙髮非關種類一律1000元,唯有離子燙需視頭髮長度酌量增加材料費用!
   
   
  為母則強,當媽之後才懂何謂當媽,才懂當媽的滋味,才懂當媽的能耐!
才出生二十幾天還在襁褓中的大寶,過幾天就要和我一起離開月子中心,
打道回府回到爸爸和我精心佈置的搖搖小窩,小窩有顆調整頭型的機能小枕頭,
有圍上一圈布製兔子圖案床單的圍攔,有杜絕蚊蟲叮咬柔情似水的鵝黃色蚊帳,
躺在坐月子中心套房裡的床上,我在編織大寶在搖搖小窩裡前翻後滾的夢境!
   
  床頭櫃上的電話響起,打破凌晨的安靜沈寂,擾了我的清夢,激起內心的悸動,
那一通只有嗯答應聲的電話,使我的心無所適從,時而規律的上下跳動,
時而劇烈的左右晃動,藏在心裡最壞打算的想法開始搖搖欲墜............
   
  時間拉回一個半星期前,我一如往常在早上八點左右,到哺乳室哺餵大寶,
不同以往的是,哺餵母乳的媽媽明顯少多了,我挨著沙發的最左邊,
順手抓起一個ㄟ型抱枕,墊在左大腿上,挑坐在一位叫如馨的媽媽身邊,
大寶枕在左手臂上,我拉開上衣的綁繩,碰觸大寶嘴角刺激他的吸吮反射,
提醒他該吸奶了,我和如馨媽媽彼此點頭打聲招呼之後,隨即開啟話匣子,
今天的媽媽好像少了很多,是今天的寶寶都提早餓了,還是我今天晚來了?
你還蒙在鼓裡啊,前幾天有一位媽媽產下一個剛出生就受風寒的寶寶,
接生的護理人員無人察覺,任由那名生病寶寶和正常寶寶同處一室,
住個兩三天,媽媽就抱走寶寶回自個家坐月子了,他們離開後的頭兩天,
嬰兒室裡熱鬧依舊,肺活量大的寶寶哭得嬰兒床嘎然作響,哭到肝腸寸斷,
肺活量小的寶寶則是抽抽咽咽的哭,哭得細水長流,哭到睡著醒了繼續哭!
   
  到了隔天,嬰兒室的護理人員察覺苗頭不對,有一名寶寶的呼吸聲夾雜痰音,
請來專責的小兒科醫師診斷,判定它是罹患了細支氣管炎,一得知結果,
護理人員快馬加鞭,迅速將這名寶寶隔離,放置嬰兒室隔壁的特殊照護室,
為了要平息該名寶寶媽媽的不安情緒,同時要避免引起無謂的騷動與奔波,
負責管理該護理站的組長託辭說,寶寶只是傷風感冒,隔離照護個幾天,
很快又會恢復到生龍活虎拳打腳踢的活力了,但組長萬萬沒想到,才一天的功夫,
嬰兒室裡其他幾名寶寶也陸陸續續出現和第一名寶寶類似的症狀,才東窗事發,
而且是一發不可收拾,受感染寶寶的媽媽們被勸導除非必要不要進出哺乳室,
一來,是為了要減少這些媽媽們成為傳染途徑的機率,以免殃及更多的無辜,
二來,是為了要暫時封住這些媽媽的嘴,以免以訛傳訛,還要掛牌做生意呢!
而且,有些熟門熟路的媽媽們,同嬰兒室裡頭的護理人員攀交情,
要他們多留意自個兒的寶貝,別和有感冒症狀的寶寶睡在隔壁床,你知道,
為什麼有感冒症狀的寶寶仍然待在嬰兒室,而不是特殊照護室嗎?我搖搖頭,
護理人員的解釋是,感冒不如細支氣管炎具高度傳染性,況且寶寶各自躺在床上,
與其他寶寶有較少機會的接觸傳染,不過,感冒是細支氣管炎的前兆病徵!
   
  沒等聽完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早已慌了心亂了腳,我的大寶應該沒事吧?!
到了固定的看寶寶時間,通常在幕簾還沒拉開以前,就會有一群人在走廊徘徊,
有的是看初生嬰兒真情流露的爸爸或阿公阿嬤,有的是矯揉造作打量嬰兒的長相,
驚聲尖叫的說出那種它好白好可愛哦言不由衷的話來的坐月子媽媽的朋友們!
午后的三點鐘爸爸還沒下課,我是獨自快步走向嬰兒室的櫥窗外頭,
心中忐忑不安,深怕就這麼個兒沒留意沒叮嚀,惹來無謂的病痛折磨,情何以堪!
   
  聽見一陣簇擁聲,幕廉拉開了,我撲向櫥窗,沒等我比出房號的手勢,
其中一名護理人員就推著大寶的嬰兒床走向我,同時擺出要直放或橫放的動作,
見著大寶側躺熟睡的臉龐,我鬆了口氣,才會意過來的比出這樣就可以的手勢,
”阿賢啊,怎麼有的囝仔睡這間,有的囝仔睡隔壁間,有什麼不同款?”
一位來看孫女兒的阿嬤丈二摸不著頭腦的問著杵在一旁的女婿如是說,
阿嬤的女婿探頭探腦,猶怕睡隔壁間寶寶的媽媽就在身後,只得支吾其詞,
”沒啦,沒什麼不同款,有時候囝仔會互相吵來吵去,會吵的就睡隔壁間啦!”
   
  不是才通知我預備好辦理離開中心的手續和費用,才敲定返家前的衛教課程時間,
怎麼現在卻叫組長親自找我說明大寶的狀況,同時強迫我上嬰兒拍痰抽痰的急訓?
時間拉回到那一通只有嗯答應聲的電話..................
電話那頭的護理人員結結巴巴的說,是大寶的媽媽嗎?嗯,我回她,帶點起床氣,
我們組長想和妳談談大寶的狀況,請妳稍等一下,嗯,我回她,帶點慌張氣,
是大寶的媽媽嗎,妳好,我是櫻雀組長,其實寶寶現在的狀況還好,
他只是喉嚨有點痰,呼吸有痰音,大寶專責的小兒科醫師,
診斷大寶患有輕微的細支氣管炎,只要每次在他吸奶前的二十分鐘,
讓他趴臥在你的大腿上,頭下腳上約呈45度角,你右手的五根手指頭互相貼緊,
手心朝下,拱成可以握住一顆雞蛋且不會落地的拍痰手勢,
輕輕由下往上拍打寶寶的背,拍多久的時間,端視寶寶當時痰的量而定,
痰少5分鐘,痰多15分分鐘,有助於呼吸器官尚未發育健全的寶寶將痰排出,
嗯,我回她,全是不知所措的氣,全是無言以對的氣,全是潸然淚下的氣!
   
  在坐月子中心的大廳,開始我與組長的個別談話,大廳的前方是進出中心的電梯,
距離櫃檯約莫十步路,隨時有媽媽或家屬等待電梯,就在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
我吃了秤砣鐵了心,理直氣壯咄咄逼人,沒能讓組長有任何反擊的機會,
為什麼沒能及時發現生病的寶寶,你們不是受過專業的訓練嗎?
既然已經發現有寶寶出現感冒症狀,為什麼你們不及時隔離處置,
只是基於什麼具不具高度傳染度的荒唐理由,任由它和健康的寶寶共處一室,
藐視了手無縛雞之力的寶寶的,他們擁有的保障生命安全的權利?
你們提供母嬰同室的立意,是要增進孩子與母親的肌膚之親,
現在卻成了你們堂而皇之撇清病情擴大的最好且最傷人的藉口,
使受盡產痛煎熬奮力不懈產下寶寶的母親,成為始作俑者罪大惡極之人?!
 
   
  櫻雀組長一付事不關己蠻不在乎的口吻,敷衍塞責的說明事實並非如此這般,
著實讓身受其害的我愈發怒不可遏,唯有祭出找來上層主管的恐嚇之詞,
才能稍歇我盛怒之氣,她找來的上層主管是一位與我同高身形瘦小的護理長,
她和言悅色,語帶懇切詢問我事情發生的原委,在我口不擇言的交待時,
她的雙手不時輕拍我顫抖的背,傳達出沒關係有我在一切你放心的同理心,
斗大的淚珠如瀉洪般傾倒而出,我早己兵敗如山倒,棄械投降了!
   
  當時每半個小時就要拍痰咳痰的大寶,當時每三天就得回醫院診間複診,
藉由門診護士的協助,死命張開嗷嗷待哺的小嘴,吞入透明細長塑膠管,
吐出稀稀呼呼黏稠痰液的大寶,本來都要連哄帶騙才肯勉強坐上椅子,
給髮廊阿姨修剪頭髮的大寶,總算願意披上毛巾穿上要繞頸綁線的理髮衣,
一聲不吭就定位乖乖理髮的大寶,己經長大了,雖然嬰兒時期的病症,
造成呼吸氣管永久的損傷(過敏性鼻炎),不過,大寶還是長大了!
   
  大寶的長大迫使只有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我也得跟著長大,我學著上市場買菜,
與人挑三撿四討價還價,見陌生的蔬菜逢菜販就問功效和烹調方式與技巧,
雙手如衣桿子各吊起好幾袋各色新鮮蔬果,拖著附加於身體幾公斤的重量返家,
一袋袋新鮮蔬果落了地,還得分門別類,丟棄軟爛乾黃的菜葉,擦乾表面水分,
先行食用易爛枯萎的葉菜類,根莖瓜果類,利用報紙包裹放入保鮮袋子,
再送進冰箱冷藏保鮮,肉品則依三餐份量平均分配,一個袋子裝一餐肉品量,
將所有的肉品放入保鮮盒中,再送進冰箱冷凍冰鎮,食用前一天再進冷藏解凍!
   
   
  大寶的長大迫使只會依賴洗衣機洗衣服的我也得跟著長大,我學著用手洗衣服,
學到清洗各種狀況下弄髒衣服的小妙招,沾粘糞便的內褲得用不起眼的肥皂洗,
東搓西揉個幾下馬上就清潔溜溜,經年累月飽受大寶尿尿襲擊的小內褲,
尿騷味纏繞於身總是揮之不去,當小內褲又尿濕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
立刻脫下泡進滴個幾滴增艷漂白水的水裡,靜待十分鐘再洗淨,小內褲香氣逼人!
   
  隨著大寶的成長,我也跟他一同成長,以前避之唯恐的事兒,
現在做的倒是輕鬆愉快甘之如飴,以前認為八竿子打不著與我無關的事兒,
現在全都雙肩扛起一攬上身,做的有模有樣,有趣有味,更是饒富興趣呢!
從出門用餐不坐有小孩的隔壁桌,厭惡坐公車時小孩在後座踢椅背胡吵瞎鬧,
到現在的用餐必到允許吵雜的供餐環境,與可以舒發全身精力的娛樂場所,
走在路上也會觀察其他父母與孩子的互動,不再視有孩子的地方為畏途,
這是有了孩子後的我的改變,我的成長,我深切體認,我的成長不會就此結束,
它是一輩子的事,只要孩子持續不斷的成長,我也會變得更強更大更茁壯!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