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外子起了爭執。一個需要被同理與關懷的爭執。


  不願在孩子面前失色,意見不和時,外子與我經常壓低姿態,不輕易顯露不悅神情。但是,幾句話的導引,憶起從前的事,今天,我無路可退。

 

  說了幾分鐘的電話,卻未能得到肯定答覆的三姑,找來二姑,就為了遊說我們搭乘遊覽車與家族出遊。禁不起情字,外子點頭答應,暫時平息這場勸說。那是前些日子的事了。

 

  今天,離出遊日子剩一個星期之際,我們返回婆家敘舊,再度談及搭車出遊的事宜。

 

  我會暈車,我試圖說明坐遊覽車的難處。坐前座,就不會暈車了,婆婆斬釘截鐵。可以事先吃暈車藥,嫂嫂以過來人的口吻發表意見。


  會暈車和坐的前後位置關係不大,其實是無法忍受車內的特殊氣味,我再度解釋。大伯以司機有潔癖為由,人格擔保車子乾淨芬芳,嫂嫂在一旁幫腔解釋,車齡一大把了,不會有新車味,要我放心。


  談到這兒,甚而憶起以前因常暈車嘔吐而被父親責罵的往事,但說著有意聽者無心,我明白,醉翁之意不在酒。希望就此打住,不願多談。不料,嫂嫂趁勝追擊,詢問孩子是否會暈車之餘,苦口婆心的遊說服用些許暈車藥,便能一路暢快無比,孩子感到舒適,大家也玩的盡興。


  知道是為了緩和氣氛,向我眨眼睛暗示,接著外子轉向遊說團點頭表示會參考大家的意見之後,以為事情早已告一段落,沒想到,在返家途中,面對我的沈默不語,外子,包括我自己,才恍然明白事態如此嚴重。


  視車子為寶,有時勝過孩子的父親,會因為一個無心的碰撞而引來一陣不短的叨絮,他一面拿乾布往遭碰撞的表面擦拭,一面從頭到腳檢視車子讚嘆它的價值,稱許它的美,不是天下事能比擬的。我們,當小孩的,心知肚明,事情只要扯上車子,當父親的最公平,誰都別想爭寵,即使是最受疼愛的老二,我,他一概一視同仁。


  有一回,開著那一輛剛入家門的德國名車,載著全家出門旅遊,父親喜不勝恣,和著從收音機傳來的悠揚樂聲,他吹起口哨。搭著他的順風車,作孩子的也跟著胡亂哼唱。只除了坐在後座,挨著窗子的我,翻攪的肚腹激起的不適就要脫口而出了。訝異的是,這一鬆口,吐出父親的火舌漫罵、嫌惡之形,這一鬆口,我吞下一車子的反芻異味,吞下所有人的委屈。出遊行程告吹,我們打道回府。


  我是始作俑者,那場戰役,認賠、認栽了。不願重蹈覆轍,今天的這場戰役,我被動的防守,以期戰戰競競能明哲保身。不解的念頭在心中盪漾,外子以為是小題大作,只要委屈求全,事情即能輕易應刃而解。


  不是當事者,他不懂,更不期盼遊說團能懂,我求的是同理與關懷的心,不是堅持,更不是特立獨行。你懂嗎?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