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893_rotation.JPG 

07/19/2009 2009臺中縣樂器節。氣球破了,倩哭了。

 

  是一場意外,不過,只要注意,就能避免。因為我的疏忽,差點釀成重大傷害。------07/29/2009



  一輩子,父母最擔心受怕的,除了孩子不忠不敬不孝不義之外,就是身體髮膚受到傷害了。前些日子,一家電視台訪問一位去年在澎湖外海失事飛官的家屬,當記者談起居住環境時,年過六十的老翁是飛官的父親,與妻子住在一間草率搭建的鐵皮屋裡,回憶事發之後媳婦帶著身家財產離家出走,至今毫無音訊,不禁悲中從來,頻頻拭淚。


  一句對兒子的感念,使他的心防完全潰堤。看著孤獨老翁不顧一切淚灑鏡頭前,喪子之痛,對他是多麼無義無情的沈重打擊。我眼中泛著淚,繼續聽他的抱怨,聽他的無奈......你知道嗎?孩子是父母心頭的一塊肉,孩子再怎麼樣,它是一塊永遠割捨不掉的肉,到現在還找不到他的屍體,你叫我怎麼辦啊(痛哭)......

  關掉電視,想盡辦法提醒自己別陷入老翁的絕望情緒中,但,一時之間,我辦不到。

  幾天之後,這則新聞的餘波依然稍微在心中盪漾著,誰也沒料到,那一場意外使我對自己的信心搖搖欲墜。我無法想像,喪失孩子的痛,老翁怎麼能承受。

 

 

  那一場意外是這麼發生的。



  一家人與大姐和小妹同遊
清境農場一整日,驅車返抵員林老家門口,小妹路邊停車之後,大姐先行下車,留我和兩個孩子在後座,駕駛的小妹在前座整理一路上吃喝玩樂剩餘的食物碎渣與飲料瓶罐。



  見大姐捱在車門邊,我,打開左側車門,放心的先將倩抱出車外,提醒她跟在大姐身旁,便旋即轉頭幫勛拾起礙在他腳下的一小包出遊戰利品。因勛急切的想衝出車,一股腦兒想把玩放置在大姐家朝思暮想的玩具,他的聲聲催促聲在耳邊嗡嗡作響時,我完全忽略倩的存在,更使我事後訝異的是,我竟忘記左側車門依然半開。




  正當我將拾起的戰利品勾在手肘上,側著身準備讓勛沿著座椅爬出車外,突然,傳來一陣驚心動魄的哭聲,接著是聲聲猛烈的敲擊,回神過來,看見的是大姐驚恐的表情,才赫然發現,倩的左手被車門夾住。




  趕緊拉開車門,抱起受到驚嚇,還挨皮肉之苦的倩,我慌亂的安撫她,一面檢視夾到的手指。食指與中指紅紅的,脫了皮。最早下車的外子,在他移好車子挪出位置停放小妹的車之後,一路從巷口走來,轉角處便聽聞倩的哭聲,匆匆跑來關切,聞訊後,他神情緊張且詢問過程中語帶斥責,究其事發的責任歸屬。




  我反駁(雖然站不住腳),沒有誰願意見到孩子受傷,那是一場意外,現在最重要的事是撫平孩子的情緒,減輕她的痛楚,再檢視受傷的嚴重程度,以決定是否就醫。




  冰敷,預防紅腫瘀青,要倩握緊拳頭再鬆開,活動自如,皮肉傷,幸好沒夾傷骨子裡。所有人大氣一喘。




  是我對自己的判斷太過自信,讓孩子曝露於危境之中。我相信,倩會乖乖的站在大姐身旁,也相信,大姐會站在原處不動,但我卻無視於車門的存在,自信的以為它早已關上。




  還好,門是自己慢慢閤上,不是人為的重重甩上。




  至今,見孩子的手指從泛紅到漸漸轉淡,摸其手指,她依然心有餘悸,我仍舊胸悶得厲害。光是兩根手指,足以讓我耿耿於懷好多天,見她逐日恢復,心才輕盈的落了地。我無法想像,那位年過六十的老翁他的後半生如何度過......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