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昨日早晨閞始,感受身體不適,備好早餐,因為沒有食慾,且忙於炊煮抹茶發糕,便沒有出現在如往常的早餐餐桌上。

 

  順利將抹茶發糕送入蒸鍋後,家人也用完早餐了,才提醒自己熱點豆漿補充體力,填入一把即食燕麥片,本是我最愛的早餐吃法,今天卻開不了胃口,勉強舀入口一湯匙,作嘔的感受旋即襲捲而來。熱了一大碗,不吃可惜,雖知胃是半推半就的,還是惜物的喝到剩下兩成罷手。

 

  午時的豐富山珍海味,肚裡的反胃使我無心欣賞,品嚐。就著熱絡的場面,不好顯露身體微恙的神色,與舉箸不前的蹉跎動作,但每道菜我僅能淺食幾口。晚間,趁著天公心情好,不流淚了,而北風仍是無情的呼呼吹著,靠海的風吹來更是扎刺著人的裸露的雙手,疼啊!我們形色匆匆從清水返家,途中赴麵店買麵買飯回家當即時晚餐。我依然舉箸維艱。

 

  以為昨晚睡得熟,睡得好,會減緩不適症狀,結果早上肚子悶痛,伴隨著腹瀉。至午休前,總計出入洗手間有十次吧?!見我不適,外子操心的要我儘快就醫,我懶散的以待會就好的託詞惋拒他。在一旁玩樂的勛耳聞我不適的訊息,這時的我又衝進洗手間了,隔著一扇門,聽見勛向外子確認我的身體狀況。

 

  媽媽,你身體不舒服嗎?嗯。沒關係,我來照顧妳。好。我先去倒一杯溫開水給妳喝。哦,好。

 

  過了半晌(勛進去廚房請外子為他倒一杯溫開水)。

 

  媽媽,妳的溫開水我倒好了,等一下要記得喝哦!

 

  好,隔著那扇門,我說,謝謝你。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