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關於表演:快樂的豬和戰爭"的篇章中,當女兒莉蒂雅和兒子克里斯多夫對於和丹尼爾一同觀賞的戲劇大加讚嘆演員們的演技時,心生忌妒的丹尼爾(以一個失業演員的身份而言)卻如此回應,"如果你是演員,你就要演戲,那是你的所學,也是別人付你錢的原因。

 

  ......你不必放真感情進去,你只是演出這個角色,就是這麼一回事。"也因此這齣戲劇成為以下父子父女針鋒相對的導火線。

 

  不以為然的克里斯多夫答腔,"如果像你說的只是演戲,而你是個演員,你應該可以演得出來你很高興而且還是一家人的樣子。"克里斯多夫的這一番話是針對丹尼爾扮演道特菲爾夫人一角而發表且帶著抱怨的言論。他接著說,"如果你已經不辭辛勞在家裡表演一下,那麼你可能就不必永遠離開,也不可能會有分居或離婚的事,而我們全部的人都會像一家人一樣還在一起。"

 

  然,丹尼爾不悅的反駁,"你最好搞清楚,工作是工作,但是真實的生活是真實的。""……(我)寧願做一個不滿足的詩人,也不願做一隻知足的豬。"……"與其為了過安靜的生活而演戲度日,我寧願選擇不佯裝作戲,即使這樣最後會為我招來天大的麻煩。"

 

  對於必須假裝的這一切感到厭莉蒂雅說,"既然我們要一起分擔所有的麻煩,或許我們三個也不應該在我們的生活裡演戲。""因為畢竟道特菲爾夫人並不是真正的你,不像在這裡和你見面,或是在恰當的時間裡和你相處。你沒辦法當個爸爸,所以即使你很努力買衣服,做頭巾,為我們演出道特菲爾夫人,但是這些都不能算數。"而且,"既然道特菲爾夫人並不是真正的你,那就不值得再演下去了。"

 

  的確,生活中有一部分是真實的自己,有一部分是演戲的自己,而且,我相信,在大部分的時間裡,多數的人還是想當真實自己的時間能夠多過於演戲的自己,我自己就是,雖然經常是事與願違,或斬釘截鐵地,其實也總是身不由己的。

 

  碰過許多釘子,賭著自己年輕氣盛的這口氣,我不知得罪多少,也不知錯過了多少如果能夠強忍一時之氣而得以保留的緣份,自己也不會至今仍然懊悔,當時我只要演戲,壓低懷著幾個月身孕的身段,向主任賠個不是(即使錯不在己),那一張可以證明從學士身份躍升為碩士身份的畢業證書就不會只是空口白話了。當時,只要演戲,戴上皮笑肉不笑的面具,雖然心裡百般不願,事實上也毫無能力,虛情假意的答應自己一定會竭盡所能,交出當一名全職主婦僅有的微薄薪水(來自先生的薪水袋)全數交予抱怨著沒錢無處花用的自己的母親……

 

  即使如此,傷痕處處,面容枯槁,與丹尼爾扮演道特菲爾夫一樣狼狽不堪,我如丹尼爾,與其為了過安靜的生活而演戲度日,我寧願選擇不佯裝作戲,即使這樣最後會為我招來天大的麻煩。

 

  順帶一提,對於道特菲爾夫人說出以下的這一番話印象深刻。"這位是你們可憐的媽媽,努力辛勤工作一整天,賺取所需來付你們剛上過的游泳課費用,甚至拖著疲累身軀準備你們的晚餐,只因為她做了一個重大的安排,好讓這個可愛美好的家維持良好的狀況,你和你姐姐,妹妹在傍晚的時候可以吃好穿暖受到照顧,你就當著一個完全陌生的人面前對她發脾氣嗎?"足以在孩子和太太面前藉由道特菲爾夫人這個虛構的角色展現自己的氣魄與魅力。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