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710_rotationsmalltag.jpg 

01/09/2010 乾煎鹽漬黑鮪魚肉  

 

  婆婆說,這些黑鮪魚肉你拿回去趁新鮮煎給孩子們吃,你們運氣很好,正巧碰上這種好康。見我瞪大眼睛,盯著婆婆手上那巴掌大的黑鮪魚肉,婆婆如是說。------01/09/2010

 

  百聞不如一見,仔細瞧瞧黑鮪魚肉,的確有著一身電視上看到的靛青色的身軀,在下腹部襯著些許閃閃的銀光,名不虛傳的黑鮪魚肉展現眼前,使我有些難以置信的重覆著婆婆說的話,黑鮪魚肉?!婆婆笑說,不是我想像中的大黑鮪魚,這是來自體型很小的黑鮪魚肉。已經用鹽處理過了,回去煎煎看,很好吃。

 

  靠海而居,對於各種海味自有獨到的眼光與敏銳的味蕾,婆婆一家人對海味是非常挑剔的。米糕店鋪裡賣的,不僅山味(肉羹,貢丸,滷蛋等),也少不了海這一味。新鮮花枝和蚵仔,略過水汆燙整治成鹹湯,或簡單淋上蒜蓉醬乾著吃,最輕易吃出海的鮮甜與甘美。

 

  所謂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如今,靠了婆家,就吃婆家囉!因此,只要運氣好,加上婆婆刻意尋覓,每回一趙婆家,我們經常是滿載而歸。最常成為那一個滿載袋子裡的座上佳賓,該屬肉質細嫩的鯔魚了,就是一般俗稱的烏魚。公公牙口不好,只要是稍硬的食物也無法入口吞食,為提供其充足的營養,婆婆幾乎每天都會上市場採買店鋪裡作生意要用的食材,同時也會順道買幾條烏魚,經過洗淨去除肉臟污穢處理之後,切成塊狀,以鹽醃漬,簡單以平底鍋煎製,就是公公早午和晚餐配粥的小菜了。

 

  其實,要說在公公餐桌上最得寵的海味,非吻仔魚莫屬了。婆婆總交待著,想吃吻仔魚儘管跟她說,別輕易自己上市場或超市取得,不然在挑選時也要嚴加注意,因為特別處理過的,是我這個烹調和挑選海味尚不成氣候的家庭主婦來說(我自己想的,婆婆可沒這麼說),是無法一時一刻分辨出來的。後來,據悉,有不肖業者加入雙氧水於吻仔魚中,其實稍加注意分辨出顏色的差異,如經過特別處理的吻仔魚顏色偏白,而沒有經過處理的是呈灰黃色,應該就可以吃的安心了。因此,只要回婆家,除了烏魚,吻仔魚也經常成了(袋)中物。偶爾如果特別吩咐的話,婆婆也會時時刻刻記牢,挑烏魚或吻仔魚時,也挑一塊肥美白皙的新鮮鱈魚。

 

  婆婆處理海味的方式很簡單。唯有新鮮,少許鹽調味就能吃出它的鮮美,多此一舉,反而壞了品嚐海味的好胃口。有時想換點口味,幾湯匙的醬油成了簡單的,不帶湯湯水水的醬油魚,和我從小吃到大印象中的,母親引以為傲的雙醬紅燒魚(蕃茄醬和醬油燒出來的魚),兩著滋味大不相同。雖同樣是醬油燒出來的,但母親的雙醬紅燒魚肯定是吸引我們多扒幾口飯的以補充"轉大人"需要的鈣質與熱量,而由婆婆整治出來的紅燒魚是適合幾杯黃湯下肚的大人開啟話匣子的下酒菜。

 

  這條事先鹽漬過的黑鮪魚肉只要直接下鍋煎食,要是做成醬油魚,用筷子剝肉取食的同時,婆婆可是會大嘆可惜了那塊得來不易的"魠樂"了。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