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買綠豆!
2009/06/30
原來教養是愛這麼回事
 



  上市場,是以前小時候最喜歡做的一件事。如今,長大了,它依然是我最喜歡做的一件事。以前陪母親,樂在其中,現在陪孩子,更是樂此不疲。無論古今,顯露於市場上那份孩子的期待與母親的驕傲總讓人濃情蜜意,不管從孩子的角度,亦或母親的,都曾感受過。

 

  

  就著檯橙的光,孩子一人各挨在左右邊,我一面翻閱《媽媽,買綠豆!》,一面簡潔輕盈的唸著。


  阿寶喜歡和媽媽去買菜。他每一次都說:「媽媽,買綠豆。」


  看見書中的繪圖,雜貨店老闆的小小店頭裡,牆上掛著個小黑板,「張太太欠100元」、「李太太下午拿3斤蛋」、「7/3明天叫油(和)酒」,我想起以前。從事中盤生意,父親和母親經常在外奔波,忙於加工送貨,放學或放假的時候,我和三姐妹輪流看家兼做生意,其中最常做的一件事,是在櫃台身後的小白板上寫下交易記錄。


  現在生意還在做,剩母親一人,沒有店頭,不用我們輪流看家做生意了。


  「阿寶,到家啦!別玩了。」「媽媽,快點!煮綠豆。」


  母親曾說,我的性子最急。每回去市場,吵著買點心吃,不等到家,就急著在現場吃起來。有一回更誇張,當時母親如臨現場般的一面回憶一面心有餘悸的數落著。摩托車停在路中間,眼看快到家了,不等前方車子呼嘯而過,我縱身一跳,差點摔個四腳朝天,就為那一塊在紙袋還熱著冒汗的麥仔煎。


  「我來洗綠豆。」


  做生意的事是興致缺缺,說起吃的,可是身手敏捷呢。古往今來,當過孩子的都是如此。


  
「媽媽,怎麼還不煮啊?」「要浸大一點才能煮啊!」


  從小到大,一直在等待。等待母親的手藝,等待父親的聲音,等待母親的訓斥,等待父親的維護,現在我等待孩子說這句話,陪他們一起等待。


  「哇!萬歲,煮綠豆了。」「滿出來嘍!」


  等待的過程,充滿了愉悅,還有驚喜,是值得的......


  「媽媽,放糖。」「好甜喔!」


  更是甜的......


  「不燙了耶!」「吃綠豆啦!」「ㄙㄨ-ㄨ」


  等待的結果,未必都是甜的,但,是曾經努力過。當時年幼尚不懂父親望女成鳳的心,只記得高中放榜當天,父親作生意之餘撥空跑到學校看榜,不是在前三個志願,父親返家見到我時不說一句話,直到一個月後的專科放榜,我的未來大致抵定,陪我選填志願時,他開口問,「想讀哪個科系?」


  這樣的過程,嚐起來好苦。


  
「好棒,做綠豆冰。」


  看到綠豆冰,想起以前的綠豆冰。一袋袋的,鼓鼓的橫躺在上層冰櫃裡。拿出一袋,扯開封口,雙手用力由封底往上推,整條綠豆冰從封口冒出半個頭。一口咬下邊角,喀吱的聲音,宣告著我征服了綠豆冰的偉大事蹟。


  「咦?一顆綠豆!」......「啊!有了。」


  以前種綠豆,拿一張衛生紙泡濕了,放在不用的器皿上,一顆綠豆放進去,沒多久,芽就冒出來了。不知,現在的綠豆也是這麼種了?還是,現在的孩子都不種綠豆了?


  讀著《媽媽,買綠豆!》,想起種種,和孩子一起分享,有如一碗綠豆湯的甜,看著孩子驚奇的臉,有如一袋綠豆冰的沁涼。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