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596_rotationsmalltag.jpg 

01/04/2010 菜脯鮪魚蔥蛋饅頭煎  

 

  做這道菜單純就是不想洗米煮飯,還有就是,廢物利用。

 

  我想先分享的是吃完一頓有著菜脯餘味的晚飯後發生的事。如往常,說完"我吃飽了請慢用",勛走向廚房,以為會擱著碗在洗手台上,半晌,卻遲遲不見勛依平常的路線走進客廳。納悶之餘,因為和外子談起未來教職之路,注意力全放在遠赴花蓮執起教鞭的可能引起的連鎖反應上,也就沒再探聽追究孩子的一舉一動了。

 

  不一會兒,廚房裡水聲潺潺,沒等我警覺的開口先問,勛朗聲吆喝著宣稱正在清洗自己的碗盤,甚至連剛才在廚裡忙完還沒來得及沖洗,用來裝盛"mise-en-place"時用的空盤他也毫不客氣的喧賓奪主了,我能說什麼,當然是這"好"字,足以充分表達對勛願意幫忙流露出來的感謝之意,以及貼切的形容面對孩子的自動自發那一股飛上枝頭的雀躍之情。

 

  儘管洗的水賤四處,還因為弄濕袖子而被外子無辜的唸了一頓,即使他主動要求洗碗的目的,只是為了玩水......

 

  在那之前,他也為能再吃上一塊饅頭煎,遭逢我和他的四目相對。吃起飯來沒個像樣,老是掉這碎屑,沾那醬汁的,手黏呼呼的,一隻手舔著,另一隻手也忙碌的往身上磨磨蹭蹭。唉呀,仔細想來,勛的吃相倒是差強人意,要不是餐桌上的食物太過美味,他才不會這麼不計形象的狼吞虎嚥,就為了與那一位假想的對手搶食第二塊的饅頭煎。猜對了,那一位假想的對手不是別人,正是勛的妹妹,倩啊!

 

  菜脯鮪魚蔥蛋饅頭煎,它,到底有多美味?如字面,這道饅頭煎裡有菜脯,罐頭鮪魚肉,青蔥炒成的蛋,作法是以鍋子熱油拌炒而成。食材沒有特別之處,都是許多家庭的餐桌上會出現的固定班底。但,在有心的湊合與我舌尖的追逐之下,這道菜裡每樣看似平凡無奇的食材瞬間疊砌出一盤複雜且搭配的天衣無縫的饅頭煎。

 

  菜脯和罐頭鮪魚肉迸出的火花,是我萬萬沒有預料的。都有著鹹香特質的它們,透過打蛋與拌炒的動作,毫不保留的傳遞給另外兩個要角青蔥和蛋,只須搭配少許雞粉帶起甜味,不僅單吃,今天菜脯鮪魚蔥蛋的重要任務便是夾在兩片煎的香脆的饅頭之間。軟脆口感相互在齒頰隙縫中或交錯或碰撞,火花就在這個時候產生了。

 

  奇怪,都已經到末了了,為何遲遲未見文首提的廢物利用裡的廢物芳蹤呢?不過就是之前搭配著冬菜鴨吃的碗粿留下來的菜脯重新再利用,減少廚餘的美事一樁。不用洗米煮飯,又能餵飽一家大小,還能為地球做點事,我當然樂得開懷。也想嚐試火花還有樂開懷的滋味?照著做就對了。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