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522smalltag.jpg

01/03/2010 咖哩醬花椰

 

  幾日前,勛的班級外出進行校外參觀,主題是關於生命的奧秘,我們是怎麼來的。

 

  問勛參觀心得,他是這麼詮釋。

 

  卵子只有一顆,可是很大。精子很小,有好幾顆,頭大大的。精子有長長的尾巴,卵子沒有。還有,精子和卵子碰在一起,會慢慢變成受精卵哦。

 

  談到怎麼來的,想起之前孩子提出的疑問,小時候在我的肚子裡是什麼樣的景況。一面看著"我的科學小百科"裡的圖片,試著以言語揣摩孩子在肚裡的奇妙感受,我回想起當初懷著他們的甜蜜與苦楚。

 

  勛是一個活動力旺盛的小傢伙。我記得,每到夜晚是他醒著撒野的時候,一會兒左勾拳,一會兒右旋踢,我是再怎麼調整睡姿,翻來覆去,依然無法順利成眠。倩就溫和輕柔許多,即使和勛一樣是夜貓子,她卻會檢點的將動作放的輕點,至少能夠讓我恢復白天因承載著兩公斤多的她而加諸於身上的重量所需要耗費的體力。雖然很明顯的,體力儼然不如懷頭一胎時,我的腰椎因長期受到倩的壓迫,而酸麻疼痛,甚至無法直立站挺。

 

  懷孕時,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直到預產期當天,頑強好玩的勛遲遲不肯露臉,檢視胎動,醫生建議再不出來就要催生了。其實在前一天,醫生已經事先提醒可能會催生的事,做好心理準備也盥洗好之後,難免心裡忐忑,不過為了慶祝孩子的降臨,催生事宜是安排在傍晚,我們於是決定去一家熟識的餐廳,啖一頓午餐慶祝。店長見我大腹便便,關切的提醒我即將臨盆,凡事要謹慎小心。當我告訴她待會兒就要生時,店長驚訝的雙眼睜的好圓,不知是被我回覆她時假裝出來的鎮靜語氣,還是就要生了還不檢點到處亂跑啖食大餐的舉動給嚇傻了。

 

  有過頭胎的經驗,以為倩也會安分的在肚裡守到最後一刻才肯離開,不料,離預產期還有三個星期,倩已經迫不及待的踢爆羊水,也許是嗅聞到了家家戶戶陣陣飄來的粽葉清香,還是耳聞電視裡鑼鼓喧天的賽龍舟,倩選擇在端午節這天提早報到,她成了我們口中的粽子寶寶。只記得,羊水像如廁一樣,一陣一陣的沿著腿部,滴滴答答的,量不多,頻率也不高,當時人在員林娘家,只見外子緊張不安,我還老神在在的安撫他,沒那麼快,也許是膀胱不聽使喚,漏尿罷了。

 

  說起往事,嚐著"咖哩醬花椰",全家都笑開了。

 

  材料,花椰菜去蒂切小朵1朵,紅蘿蔔切片1/2根,蒜末1小匙,咖哩醬適量。作法,熱油爆香蒜末和紅蘿蔔片,放入熱水汆燙過的花椰菜,倒入咖哩醬拌炒均勻即成。

 

  是一道下飯的菜。午后,孩子討點心,臨時變不出花樣,遞給他們放涼的咖哩醬花椰,不僅無異議,還讚好吃呢!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