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肯德基爺爺贊助的家常小菜。
  「爸爸,6:30了嗎?」
  「嗯,大家各就各位。」
  「媽媽,我的漢堡呢?」
  「媽媽,我的薯條呢?」
  「老婆,我的可樂............」
  。。。。。。

  從上個月開始,每個星期日的晚上,準時六點三十分,是我們全家觀賞卡通《航海王》(原名:海賊王)的親子時間,那是外子從學校下課返家,放下筆電,褪去西裝,牛飲一杯白開水,正好走進客廳的時間。

  為了在帶養孩子上為我分憂解勞,同時也打算避開周末的洶湧人潮,外子寧願犧牲自己悠閒的周末時光,而選擇在周末排上一天的課。話雖如此,早已心甘情願的他在周末要上課那一天到來的前夕,他總是鬱鬱寡歡、提不起勁,不是他後悔作下選擇周末上課的決定,也不是他不喜歡上周末班的課,只是一時無法承受在開車去上課的路上,看著坐在知名咖啡連鎖店的櫥窗後面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面閒話家常,一面啜飲咖啡,那滋味可真不好受。

  因此,每到周末要上班的這一天,我們說好,晚上六點三十分到七點的三十分鐘時間,在上完一整天的課之後,他要脫下所有的面具,不管是什麼面具都好,老師的面具、同事的面具、兒子的面具、女婿的面具、先生的面具、父親的面具,唯一他想留下的是小孩的面具。在這段時間裡,他要陪他最喜歡的家人,作他最喜歡做的事,觀賞他最喜歡的卡通,喝他最喜歡的飲料,盡情享受當一個小孩時的無憂無慮。

  「你可以脫下煮飯婆的面具。」在外子開啟面具的話匣子,而我的心裡也正思考著「要脫下什麼面具」這個問題的時候, 他隨口說了這句話,竟引來我的炮火攻擊。「我豈止扮演了煮飯婆這個角色,」帶點過火的義憤填鷹我反駁著,「還有,老婆、老媽、女兒、媳婦、說故事媽媽、點心師傅、導護媽媽、糾檢媽媽、@#$%&*」外子沒等我唸完一長串的角色扮演清單,他體貼的回應我,「親愛的老婆,知道你辛苦了,家裡你最大,今天想吃什麼,由你決定。」聽的出來他的語氣帶著無辜,隱藏著一絲無奈。

  我偷偷犯嘀咕,「說實在的,我根本就沒有什麼面具好脫,因為自始至終我都只是個孩子,無論在生活的任何層面,舉凡玩遊戲、讀書、購物等,就連作菜也是,與其說保有一股赤子的情懷,其實是不想成為大人的心在作祟吧,而且無論在所有認識我的人的眼中,包括家裡的大小寶一定也這麼認為。」萬一這樣的想法被外子察覺了,他肯定會趁機扭轉頹勢而且笑裡藏刀的說,「是啊,我是父兼母職,除了得幫忙照顧兩個小娃兒,還要看著一個長不大的大孩子。」

  一位長輩兼好朋友,也是年紀比我要大上一輪的師院同學,曾經為我生下了兩個孩子,在面露驚訝與同情的神色之餘,同時對外子說出了這樣的預言,「你們家就要天翻地覆了。」

  既然要做一件小孩最喜歡做的事,當然要有最符合做這件事的天時地利人合。天時(6:30)早就已經安排好了,地利(有兩點:地點和餐點)的地點就在自家的客廳,至於餐點就非有「方便」和「孩子一定會吃個精光」的條件莫屬了。好像速食店就是為此應運而生的,也是為每一位有一天會脫下煮飯婆面具的婆婆媽媽們而運轉的吧。

  近來因為麥先生與摩小姐造訪頻繁,味蕾早已麻木不仁的我們,肯爺爺自然而然就成了「四個孩子」熱門的嚐鮮對象。對食物是如此,何況對人,人與人之間相處久了或許心生嫌膩,然而生活中的些許改變,帶入少量的新鮮元素,或許會對彼此改觀,進而為之間的情感增溫加色。

  終於,肯爺爺的蕃茄醬包有了歸屬,而我多年來一成不變的香煎蔥蛋也有了改變。

  吃速食怎麼可能不點薯條,這就好像外子吃一口漢堡就要啜飲一大口可樂一樣,缺一不可。自己對原味食物的偏好,也不打算讓孩子的味蕾自小因為過多的調味而麻痺,通常隨薯條附贈的蕃茄醬多半都被打入「冷」宮,再不然就是充「公」給檳榔婆婆重覆再利用,對此,她總是顯得樂此不疲。

  不知是不敵檳榔婆婆的樂此不疲,還是不敵冰箱裡滿是蕃茄醬包的礙眼,或是不敵想要天翻地覆的衝動,我展開了一場搶救蕃茄醬包大作戰,而這一場戰役的結果是,就在《航海王》不到三分鐘的廣告時間裡,煎好了一大片的蔥香蕃茄醬爆蛋,出菜不到我好不容易坐下放一根薯條在口中的時間裡,盤底早已清楚可見,無怪乎有人抱著必死的決心也要打一場勝仗,因為戰勝得來的果實是多麼甘甜美味。

  慶幸的是,我不用上戰場,外子只要下了課,而孩子也只要張開口,就能嚐到這顆只費了點功夫的甜美果實。值得一提的是,並不是每一次的天翻地覆都鬧的人仰馬翻,這一次多加了三包蕃茄醬的「天翻地覆」可是獲得在場所有小孩的青睞。一點小小的改變,就能使原本蔥蛋的身價翻漲了好幾倍,使我深信,只要肯花心思,心存赤子之心,凡事求知求變,生活會更多采多姿。

  製作這一道料理需要的材料很簡單(蛋、蔥、蕃茄醬),要下的功夫更是簡單到沒話說,只要熱油與翻煎的動作,蔥香蕃茄醬爆蛋就可以輕鬆上桌了。

  雖然這一道蔥香蕃茄醬爆蛋並不是什麼珍饈,背後也沒有什麼賺人熱淚的故事,但是它或許是許多家庭的家常小菜,它們都有著獨一無二的故事,如同我們的故事,每天都在世界的各個角落重覆不斷的上演。

  其實,一直被當作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也沒什麼不好。

  遺憾的是,我還是脫不掉煮飯婆的面具。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