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234_rotationsmalltag.jpg 

02/24/2010 豆花腦  

 

  前日,在阿珠攤子上,瞥見熟悉的蒸花生,沒覺異樣,仍是一逕的挑選自己想買的菜。是阿珠看倩乖,請她吃了兩個,才興起想品嚐且DIY做花生湯配豆花的念頭。------02/24/2010

 

  得找個時間專程去買可以凝固豆漿成豆花的吉利丁或果凍粉之類的凝固劑,花生就等那個時候再剝吧。竟是湊巧的,昨天去一趟主婦聯盟採購黃豆與雞蛋的同時,意外的讓我發現豆花凝固劑,欣喜於得來全不費功夫的幸運心理。於是,晚餐飯後,用過水果,全家人一起圍坐在桌邊為著第二天的花生豆花而努力。不過,對於不曾剝花生這個帶殼的堅果,拙手且氣粗,也只好屈就他們從我們剝開的殼裡挑出排列整齊的花生仁。一邊挑著,孩子也貪嘴的吃著。淡淡的鹹味,軟腴香鬆的質地,每個人禁不住的一顆嗑過一顆。

 

  今日中午,現磨好豆漿,按照豆花凝固劑上的使用說明,1公升的豆漿加上1碗水煮開,取1大匙又1小匙的凝固劑,對入2大匙的冷水調勻,倒入豆花即將成型的鋼盆裡,接著將煮好的熱豆漿,從距離鋼盆30至40公分的高度,一股作氣由上往下沖入鋼盆裡,然後靜置,待涼,即成豆花。

 

  一個小時後,滿心歡喜的去廚房瞧豆花的凝固情形,卻只得到有點凝又不太凝的現象。心想,再給它點時間,一個小時過去,它依然面不改色。第一個閃過腦際的念頭是,沒有濾渣影響這麼大嗎?還是凝固劑太少?都照表操課,應該不至於。那麼,沖豆漿的力道不夠猛,亦或是豆漿實在太濃了?

 

  雖然今天大家還是開心的吃著花生仁豆漿湯,但,冰箱裡還有泡軟的生黃豆,我知道你猜我想做什麼?沒錯,打算明天再試。祝我好運吧!

 

  再談一下煮花生仁湯的事。在炒焦糖時,只記得提醒倩別靠鍋子太近,卻忘了在焦糖炒好時,續入的水要是熱水,倒入冷水的瞬間,我和倩為突如其來的ㄑ一ㄑ一嚇呆了。幸好,噴濺出來的糖沒波及倩,而我們也享用了因意外而生黏在攪拌湯匙上的焦糖糖片。正好,外子來電,倩接的電話。爸爸,我們在做糖果,好好吃哦!

 

  其實,製作花生湯是有其方法的,我只是柿子挑軟著吃,直接拿蒸花生充數,可是這柿子卻也挑的不夠軟,圖方便,拿花生仁湯罐頭不是更輕而易舉。是啊,我真的沒想到。而且,挑出來的花生仁帶膜,若是一個個仔細挑膜,沒放入湯裡成花生湯前,早已屍骨不存了,只好作罷,就如此將就整顆放入湯裡,雖不賣相,美味也打過折,不過,大家都能接受,心情也沒那麼低落了。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