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我們自個兒開車前往小人國與他們赴會,
可算得上了表兒子排除萬難想陪老人家的心!


(8/16/2008兩個小人在小人國看火車)
 
開始說一趟想重拾以前但今非昔比的旅程的事......
   
 
在父母親,等同孩子的爺爺奶奶阿公阿嬤那一代,
街頭巷尾的親戚朋友或經商作生意的同志們,
大家樓上約樓下,樓下約隔壁,隔壁約親朋好友,
親朋好友約樓上,樓上又約樓下,牽牽扯扯,
經常牽扯出一群的人山人海,人多勢眾鬧熱滾滾,
選在工作休息日或過年過節,相約舉家出遊踏青培養感情去!


(大寶駐足在軍艦噴水秀現場,遍尋不著乘乘哥哥的蹤跡!)
   
 
一家子一輛車,好幾家子組成一個車陣,
或在車子引擎蓋旁靠近車頭兩側的長竿子,
或在車頂旁靠近A柱的突出天線,
綁上代表同一車陣的有顏色的旗子,
有時紅旗,有時黃旗,有時藍旗,有時橘旗,
就是不會有白旗和綠旗,舉白旗投降謂不祥之兆,
何人何事只要染上綠等於惹上一身腥!

(逕自沈浸於拍照,忘了拉小寶一把,跌了一跤,哭成淚人兒!)
   
  一脫拉庫的車陣浩浩蕩蕩出發了,十幾輛車肩摩踵接,
其景象壯觀可期,開在最前頭的車子責任最重大,
如同賽車場裡的前導車,是車陣裡的開路先鋒,
倚著不疾不徐的速度,引領後頭車子穩穩當當向前行,
如同指引方向的指北針,是車陣裡的認路高手,
依賴八九不離十的方向感,為後頭車子帶頭導向目的地!


(小寶個性執拗,做任何事總是勇往直前不計後果,才會跌跤!)
   
  這麼長的車陣,這麼多的親朋好友和同志,
少不了大小橫生的突發狀況,
檳榔爺爺的那一輛古董BMW老爺車,
最常扮演眾矢之的的角色,拖累整個車陣的行進,
有一次,實在就是怎麼催逼油門,
古董車硬是堅持坐鎮山頭,一動也不動,
只好搖下車窗同車陣親友們揮手道再見!


(大寶個性膽怯,做任何事總是優柔寡斷裹足不前,才能安身立命!)
   
  身為父母親,等同孩子的爸爸媽媽叔伯阿姨這一代,
親戚朋友眾散親離分道揚鑣,為各自的理想分東西,
為各自的家庭另起爐灶,大家汲汲營營為事奔波勞累,
彼此競短爭長互較高下,以期一飛衝天出人頭地,
終究事事順利如願以償,但卻再回首徒留遺憾藏心頭!


(沈默寡言喜怒不形於色的米糕爺爺,不預期見著孫子們時眉開眼笑!)
   
   
 

自去年起,米糕爺爺家族有人建議恢復往年出遊的傳統,
所有人都樂見其成,坐而言不如起而行,集合中部五縣市的鄉親,
還找來住北部的米糕大伯一家,勉強湊齊租一台四十人座的巴士,
他們去了南部的墾丁三天兩夜,當時的我們因小寶滿週歲沒能跟上,
今年終算在千鈞一髮之際跟上了,雖然只是宜蘭兩天之旅的頭一站!

(沒能陪自己的爸媽到處遊玩,至少和兒孫留個影,實不想老大徒傷悲!)

   
  人老了,心智如孩子,心裡總愛斤斤計較胡思亂想,
卻又不當面談清楚問透徹,擔憂老來無孝子,
省吃儉用了一輩子的積蓄,除非兩腿一伸,誰也別想分一杯羹;
以為給兒孫照片,是為不想經常回家埋浮筆,
誰知那只不過是為兩老一解對兒孫的想思之情!


(總以家裡還有貢丸嗎表達對自個小兒子的關懷,米糕爺爺一切盡在不言中!)
   
  米糕奶奶憶起二十幾年前的小人國,和現在的景況差了十萬八千里,
實是歲月催人老,我看當時的她如她看現在的我,她牽起三名年幼子女,
蹣跚走過大人眼中的小物小品,不時為他們擦去額頭頂上冒出的汗珠,
不時叫囂追逐要孩子別逕自跑遠,更不時輪流抱起累趴在懷裡的孩子!


(米糕奶奶心滿意足的看著陪坐在她身旁的小寶)
   
   
  米糕奶奶看當時的三名幼子如我現在看大小寶,
他們無煩無憂,天真瀾漫的嘗試浮現於眼前的新鮮事兒,
吃喝玩樂是他們生活的重心,恣意妄為是他們獨有的特權!


(米糕爺爺,小寶,與我,認真觀賞小丑的搞笑演出!)
   
  人長大了,心畏縮了,視野窄了,侷限多了,
要想恣意妄為,唯藉外力之助便能以償宿願,
或偽裝以宣洩渴望,或逃離以降低欲求,或幻想以訴諸文字!


(兩名小丑精湛的演出,娛樂了現場的觀眾,也滿足了自己的渴望!)
   
   
  人長大了,因凡夫俗子瑣細雜事惱人纏身,
為錢財,為權力,為家庭,為爭一口氣,
人便煩便憂便病了,猜疑妒忌忿恨攻下心房,
佔據原本信任善待愛人的心,唯有無欲則剛,
人無私欲,便能守正不阿,惡心病痛自會出走!


(乾姐姐為論文升等煩心的爸爸施光,近日爸爸備受顏面神經失調之擾!)
   
  是去年的帶狀皰疹俗稱皮蛇,使現在的爸爸疼痛難耐,
醫生解釋,是幼時水痘帶狀皰疹病毒誘發現時的神經痛,
唯有藉助藥物治療,作息規律,飲食均衡,適度運動,
才能減少帶狀皰疹後神經痛復發的機率!


(爸爸在神經毒纏身之際,仍能自嘲終於練成動右眉左眉不動的三腳貓功夫!)
   
  水痘痊癒後其病毒會永遠潛伏在身體的神經節,
待免疫力下降時就會伺機而動,大舉破壞身體的某一條神經!
孩子如同水痘的餘毒,永遠潛伏在父母的身體四散各處,
牽一髮而動全身,孩子的言行舉止隨時牽動父母的各個神經!


(我答應放妳自己走,妳也要答應我自己要走好!)
   
  孩子喜上眉梢,父母跟著笑口常開;
孩子怒髮衝冠,父母跟著氣極敗壞;
孩子哀聲嘆氣,父母跟著無病呻吟;
孩子樂不思蜀,父母跟著雀躍不已!

(有亞斯柏格的大寶,有眼疾的小寶,是我操煩一輩子的寶!)
   
  啟程前往下一站前,總得先填飽大家飢腸轆轆的肚皮,
要知菜色鮮不鮮,問米糕爺爺準沒錯,是老人家,
也是老饕一個,吃過的鹽總是比我吃過的飯還多,
做小吃生意的,就有這麼強過人的本事,五官敏銳,
察形觀色,一動筷子一試滋味,鮮不鮮活知分曉!

(在金門當過廚師兵的米糕爺爺,廚藝之精湛自不在話下!)
   
  在餐廳門口,我們分道揚鑣時,米糕奶奶塞給大寶兩百元現鈔,
說是給他買糖吃,奶奶給錢的舉動使我想起以前隨手可得的日子!
作生意起家的檳榔婆婆和公公,會把買賣賺取得來的硬幣鈔票,
直接放在店頭辦公桌的抽屜裡,讓負責看店的人抽拉自如一整天,
看店的時間來到下午,沈悶靜默的空氣隨風漂浮總讓人睡眼惺忪,
要是聽著叫賣碗粿的阿伯大聲吆喝,碗粿,好吃的碗粿,有鹹有甜,
來上一碗表面灑滿辣蘿蔔乾的鹹碗粿,淋上一湯匙鹹甜醬汁,
拿起扁木匙,從碗的邊緣朝粿心劃一直線,直至碰上另一頭碗的邊緣,
再拿起扁木匙,與第一條直線呈垂直的位置,再劃第二條直線,
哇,大快朵頤的時候到了,將扁木匙插入分成四等分中的一等分碗粿,
用力提起,以吃冰棒之姿大口啃掉立在扁木匙上的四等分碗粿,
眼看阿伯就要揚長而去,拉開抽屜,抓起兩個十元硬幣吃碗粿去!
   
  這種隨意拿錢揮霍的快感,因著時間的流逝,憑著社會吐露的訊息,
是該收拾玩心束之高閣了,本分正經扛起精打細算養家糊口的責任!
在彰師大修英語教育學分時,像極熱鍋上的螞蟻四處尋找打工機會,
心中有股想要投身職場闖蕩江湖的熊熊欲火,若現在不立即起而行,
就會喪失所有貢獻社會一己之力的表現機會,本持這種宏大的想法,
任何取得的工作來源,只要是正派,能力所及,我皆來者不拒樂此不疲!
   
  一位同學,年約大我一輪,她識途老馬,給我活在當下的金玉良言,
現在是快意享受專心讀書當全職學生的無憂生活,一時想回饋社會的事,
先擱置在旁,甭急在這時,機會以後多的是,但是一旦出了社會,
酸甜苦辣一定有,人情冷暖隨侍在側,那時,想要吃回頭草,
再嚐當學生單純的甘苦是虛無縹緲,即便有也無法再快意享受了,
我年輕氣盛,沒把她的話當一回事,卻換來現在老大徒傷悲的遺憾!
   
  人長大了,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前人走過的路,千交待萬交待,
哪條崎嶇記得繞路,哪兒不平記得避開,後人總會依循前人的路,
自個兒再走過一遭,不是不信邪,不是惡意唱反調,
路總得自個兒走,才能知曉哪條路是真的崎嶇以後記得要繞路,
哪條路是真的不平以後記得要避開,前人不也是如此,才會心有戚焉,
對後人耳提面命,為的就是不要重蹈不聽前人言吃虧在眼前的覆轍!
   
  現在的跌跌撞撞引來回首過去的平平穩穩,至少過去遇上跌撞時,
有人扶持,現在遇上跌撞只得自立自強,為自個兒算計衡量,
該何時爬起,如何爬起,爬起後傷口如何處置,何時再上路,
等傷口完全結痂癒合再上路,還是一顛一跛拖起步伐繼續往前走?
再上路之後,走到類似的崎嶇與不平,結合前人和自己的經驗,
終於懂得走過崎嶇不平不跌跤或繞過崎嶇不平到達終點的方法!
   
   
  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
你和他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
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7/22/2008大小寶在木柵動物園裡奔跑)
   
  這是龍應台在目送一書中寫的一段觸動我內心的話!
   
  心思還停留在襁褓中天真柔嫩的稚氣模樣,才一晃眼的功夫,
成了一前一後愛說反話愛唱反調偏愛往反向跑的古靈精怪!
當孩子說想和你玩追逐遊戲時,在開始跑的那一剎那,
他會回頭看你開始追了沒,再轉頭死命往前跑給你追,
一個三歲一個兩歲的小蘿蔔頭,若你認真追的話,沒三兩步,
就追到手了,不過太投入的話,孩子可能會覺得了無生趣,
適時放水,或假裝跌倒,或假裝追丟,可以延長遊戲的樂趣!
   
  孩子再大一點,偶爾會想玩官兵抓強盜的角色扮演遊戲,
他當強盜,你當官兵,和以前一樣的是,他跑前頭你後頭追,
和以前不一樣的是,他沒回頭了,只是一根劍似的往前衝,
能跑得離你愈遠愈好,畢竟沒有一個強盜想被官兵逮個正著!
孩子更大了些,已經不玩什麼貓抓老鼠那種小家子的把戲了,
他只想離家出走,過獨處無人干涉的生活,他默默走出家門口,
等你發現奪門而出時,就在你追出的巷口轉彎處,他消失了,
你想追也追不上,你想找也找不到,你想喚也喚不回,
二十歲的他,十歲的他,五歲的他,三歲的他,襁褓的他!
   
  以一對三十二歲的父母,育有一名三歲的兒子為例,
將這兩個代表年紀的數字,套入一個數學除法公式,
即父母的年紀除以兒子的年紀,會得到一個商數,
這個商數代表的意義是,兒子需要父母陪伴的程度!
父母和兒子的年紀每增加一歲,兒子需要父母陪伴的程度呈遞減,
父母三十二歲兒子三歲時,兒子需要父母的程度是十,
父母三十三歲兒子四歲時,兒子需要父母的程度是八,
父母三十四歲兒子五歲時,兒子需要父母的程度是六,
父母三十五歲兒子六歲時,兒子需要父母的程度是五,
父母四十歲兒子十一歲時,兒子需要父母的程度是三,
父母五十歲兒子二十一歲時,兒子需要父母的程度是二,
依此類推,等到父母六十歲兒子三十一歲時,幾乎不用父母陪了,
然而,從這個時候開始,父母卻是最需要兒子的陪伴與照護!
   
  人年紀大了,心思變年輕了,年輕時的事如涓滴細水從口中流淌而出,
每日每夜訴說著少不更事的心高氣傲,奮鬥打拚的豐功偉業,
人世情感的愛恨糾葛,悔不當初的哀哀欲絕,情感宣洩後的默然不語!
人年紀大了,身體變沈重了,年輕時奮鬥打拚的痕跡,
正一步一趨尾隨而來,侵蝕著老來早已枯槁乾黃腰桿挺直不再的形體,
七情六慾的心路歷程鞭抽早已柔腸寸斷的五臟六腑,老來形孤影寡,
得獨自面對人上年紀後生命結束前的這一段身心交迫的一定得走的路!
   
  這一段路,我,沒走過,是還沒走,以後一定會走,我希望,走的好,
更希望,老人家走的好,老人家走的好,心就安,就平,就了無牽掛!
年輕人,存關懷的心,說順耳的話,聆聽枕邊細語,付諸於真誠的行動,
老人家歡喜在心,自會了然於胸,日子過得輕鬆自在悠閒自得!
   
  所有的大人都曾經孩子過,所有的大人都曾經追求自由過,
所有的大人都曾經懊悔過,所有的大人都曾經彌補挽留過,
所有的大人都曾經想再當回以前那一個無煩無憂天真浪漫的孩子,
所有的大人都想從頭再來一遍,而這一遍一定會認真努力的過!
   
  這趙旅程雖然只有短暫的三個小時,卻滿足了三代同堂出遊的心,
一顆是米糕爺爺愛你在心口難開的心,那是一顆難以取悅的心;
一顆是米糕奶奶喜怒哀樂形於色的心,那是一顆甜言蜜語的心;
一顆是爸爸不善言辭但體貼備至的心,那是一顆渴望撒嬌的心;
一顆是我滿足三代同堂攜手同遊的心,那是一顆怡然自得的心;
兩顆是大小寶活蹦亂跳肆無忌憚的心,那是兩顆野馬無韁的心,
最後再多一顆我想表達對老人家說不出愛的心,一顆付諸行動的心!
   
  為此我和孩子動手製作了一款桂圓蛋糕,送給這次旅程中所有的人,
想知道桂圓蛋糕的作法,詳情請看~桂圓蛋糕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