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298_rotationsmalltag.jpg

12/28/2009 便當

 

  記得,外子曾經與我分享一次他在學校用餐的情形。研習教室裡,放眼望去,幾乎所有在場老師埋首吃著系上助教代訂的午餐飯盒,......

 

  唯獨他吃著早上我特地為他準備的便當。在許多人好奇的詢問與羨慕的眼光下,他覺得自己神氣,幸福無比。

 

  有一回,和學生用餐討論專題事項,望著外子火紅的便當裡,裝的是匈牙利牛肉燴飯,興起了學生和他交換手中便當的衝動,"煞"牛肉煞好久的外子,怎麼可能輕易上演師生間"孔融讓梨"的戲碼。他啊,等不及答覆學生的請求,早就稀稀呼呼的吃了起來。

 

  以前,學生時代,其實並不喜歡帶便當。當時是大鍋蒸的,每回從鍋裡熱蒸出來的內容物,都面露菜色,原本可口美味的滋味全給蒸騰的熱氣蒸揮發了。還是比較喜歡母親一早沒空準備,託父親送貨時順便帶來學校給我的便當。雖然不是母親親手煮製的,便當菜色也通常是千篇一律,卻享受著站在穿堂,在忙著搬運蒸好和訂購的便當的同學,他們羨慕眼神的簇擁下,原本在班上成績不怎麼亮眼的我頓時成為許多人注目的焦點。我喜歡等便當,它使我擁有別人享受不到的特權。

 

  外子的心情,我能懂。所以,只要有空,我會為他特製便當,好讓他午休時能夠不用操心午餐的著落,又能在用完便當後有充足的休息時間。閉目養神,或準備下一個班的課程內容,便當帶給他的飽足與能量,足夠應付了。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