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062smalltag.jpg 

03/27/2010 龍鬚菜拌蒜香花生  

 

  龍鬚菜是盛產於夏季的青蔬之一,是佛手瓜的嫩芽,原屬於野菜,近年多出現於平地菜攤上,那是起源於養生風氣,和地瓜葉一樣,使原本用來餵豬的粗菜,猶如麻雀變鳳凰般,龍鬚菜和地瓜葉連袂成為現代人的營養補足聖品。------03/27/2010

 

  其實,起先在菜販阿珠那兒以為龍鬚菜是過貓,興沖沖的挑了把過貓放在櫃台上詢問阿珠過貓的料理方式,而阿珠好像也順理成章的以為我拾起的那一把就是過貓,頭頭是道的要我先入水汆燙洗去澀味,再與蒜或薑同炒,起鍋後再拌入生蛋白,既鮮嫩又滑口,是老饕的都這麼吃。

 

  待真正洗淨切段才猛然察覺,鬚鬚這麼多,不就是龍鬚菜,哪會是過貓,怎麼連菜販子阿珠也與我瞎起哄呀!算了,同是山裡的野菜,猜想整治方式是大同小異,依然切段,接著入水汆燙,熱油爆香蒜末和薑末,放入瀝乾的龍鬚菜,調味後再拌入蒜香花生即成一道口味清爽,連帶酥脆的龍鬚菜拌蒜香花生。

 

  龍鬚菜和過貓一樣,挑選直鬍鬚的,芽體肥壯的,且買回家以後須趁新鮮整治,最好是當天,因為隔一個夜,龍鬚菜的葉就會泛黃,芽體就會變老,當然炒出來的龍鬚菜不僅賣相不佳,也不美味。

 

  談到不美味,突然想起前幾天倩對我說的話。那是一早的事,而且是在擺著早餐的餐桌上,內容物是燕麥豆漿和地瓜乳酪雜糧麵包。因為吃早餐的態度拖拖拉拉,最近的倩都這樣,不僅早餐,沒有一餐飯是例外的,因此提醒了幾次,仍不見改善,我便離開餐桌逕自做自己的事。平時若是她央求我,我會陪在她身旁,等她或餵她吃完。但,今天我拒絕了。我想要殺雞駭猴。

 

  受到冷落,倩心裡愈想愈不是滋味,碎碎念之後,抽噎了幾聲也沒人搭理,最後只好放聲大哭。嗚......,我覺得豆漿慢慢不好吃了,嗚......。耐住性子,坐在沙發,我隔空問她理由。因為妳生氣啊,嗚......。那如果我不生氣,豆漿就會變好吃了嗎?倩搖搖頭,哭聲漸漸壓底了,也不會好吃啊,她說。為什麼,我翻閱著擱在桌上的菜譜,徐徐的問。因為妳那麼生氣,豆漿當然不好吃啦!

 

  原來,孩子把心情寄託於食物上了。如我將思父之情寄託於龍鬚菜上,記得父親生前,如果有機會,趁著上山工作的空檔,會偷空帶我們去吃山產,除了白斬土雞,桂竹筍料理,龍鬚菜是他必定欽點的。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