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078_rotationsmalltag.jpg01/24/2010 螳螂大變形金剛 

 

  勛利用俄羅斯方塊組合成一隻螳螂大變形金剛,當我驚喜於勛擁有完整的對稱概念且對於甫送到的教具這麼快就能俐落上手,反覆說著他組合的變形金剛名稱,一旁的倩卻打著邊鼓訓我,媽媽,不可以說"大便"的話。

 

  任我如何解釋,倩始終無法明白"大變形金剛"由的"大"和"變"和"大便"有什麼不同,反正,白費唇舌了,愛管事的她說我說的"大變"就是"大便"。

 

  玩過俄羅斯方塊,勛的心意轉而放在削鉛筆機上,為著能削出又尖又長的筆心,他努力拼命地轉動手臂。一向沒事便把操心先擱著,外子戰戰競競的看著勛拙手拙腳,打算將鉛筆放進更裡面的洞裡,深怕勛扶在削鉛筆上的另一隻手會被突如其來的什麼動作給夾的正著,外子自告奮勇放下手上的書,為孩子削鉛筆。

 

  削,削,削,削好了,遞給勛,勛嫌不夠尖,要再削,削的人說,已經很尖了。只好,勛嘟著嘴,接過鈍鈍的鉛筆。

 

  事後,趁著孩子觀賞影片時,我和外子分享今天他對勛做的事,以及表現出來的態度,裸露了一個事實。你不信任他,還有,他有極大的可能成為另一個你。一向不會太過干涉孩子的想像,如玩俄羅斯方塊時,外子會任由孩子發揮,興起時,也會和孩子運用其它教具一同拼湊出更多有趣驚奇的組合。繪畫也是,我們從不要求依樣畫葫蘆,而是攤給他們一張全白的紙,想畫什麼就畫什麼,他們告訴我們什麼就是什麼。

 

  因此,當孩子表達心裡的想法時,身為孩子的父母應該做的是認真傾聽他們的心聲,而不是以大人的視角,習慣,和自己對於生活的所有價值觀加諸於孩子身上,然後一味的否決。以更明確的說法,不要訓練孩子成為自己,而要嘗試學習欣賞與包容孩子與我們不同的一面。

 

  回首以前的時光,我反問外子,不也對周遭凡事都感興趣,也因為父母的放牛吃草,使他能夠徜徉於肆無忌彈,悠遊的自由自在,隨心所欲,探索激起自己無窮好奇心的所有一切。也由於經驗這樣的日子,才能成就現在的你,為何不給予自己孩子一樣的自由,一樣的隨心,一樣的成為他自己的機會。

 

  想當初,筆尖削的要尖不尖,誰管你啊!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