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592_rotationsmalltag.jpg 

02/16/2010 午食披薩。燻雞絲蘑菇  

 

  披薩午餐為膩口的年菜解禁。------02/16/2010

 

  嚐的是新鮮滋味,海陸雙霸王,俗氣但強而有力的名稱,兩種口味同時並存於一塊餅裡,喜吃的拿取,不喜吃的留給喜吃的人,改吃燻雞絲蘑菇,各取所需,在兩大塊餅裡全然不抵觸。可惜,三妹不吃含起司類或名稱上有起司的食物,如起司蛋糕,起司漢堡,披薩,起司三明治等。但,究其內容,起司蛋糕裡的起司不同於披薩,起司漢堡,和起司三明治裡的起司,不僅產生誤解,且喪失品嚐各種起司的美好機會。不理起司不打緊,若依此類推,糟榻了的是佳餚珍饈。

 

  事實上,生活飲食裡中不乏三妹不敢嚐的起司隱身其中,只是她渾然不知,那經過加工處理,不再是她想像的模樣,也不是她以為的味道,搭配一個多麼美的名字,就這麼不知不覺中消失在她遲鈍的咀嚼裡。不知情的她捨棄了披薩,選擇排骨酥麵,不失是油潤唇齒的味蕾享受。

 

IMG_5593_rotationsmalltag.jpg 

02/16/2010 午食披薩。海陸雙霸王

 

  這件事衍生出記憶中另外一件事。芋頭,這我曾經宣稱的罪惡食物,去皮切塊整治烹調成依然看出是芋頭的模樣,如芋頭米粉,芋粿(如九份芋粿上頭會擱上幾個芋頭丁),和芋頭蓮子湯等,小妹欣喜嚐之。一旦芋頭失去它原本的樣貌,如磨成芋頭泥,成了芋泥土司,芋棗,或芋泥饅頭等,只聞其名,味蕾也退怯三步了。如同三妹,怎麼勸都不聽,同是母親所生,姐妹間脾氣拗的緊,臭的很呢!

 

  同住屋簷下,我的味蕾並沒有因此窠臼僵化。有了孩子,涉獵的飲食範圍遂從原本不擅長的領域逐漸擴展至今日的田地。只要健康,衛生,新鮮,合口的,不僅進灶房練工夫外,能夠品嚐大江南北的美食,我哪捨得拋棄這大好機會。且,用餐講求氣氛,熱鬧的團聚場合,就適合這看起來澎湃,吃起來方便,吮指回味無窮盡的大披薩。管它是不是芋頭泥,理它有沒有起司,大家吃,當然是無忌諱的跟著吃了。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