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大寶和住在樓上的Ethan玩,他們玩的很盡興,沒有語言的格閡,存在於之間的是一種共通的語言,那是大人不懂的語言,玩。

  玩,我多久沒好好玩了,捫心自問,嗯,我每天都和孩子一起玩啊!不不不,自己好好玩,和孩子一起玩,完全是兩回事,不能混為一談。

  其實,要像孩子一樣盡情自在、肆無忌憚的玩,在長大之後就沒那麼容易,也很少有機會了。為了彌補這樣的缺憾,除了盡量融入孩子玩樂的行列,沒事的話,我會靜靜的待在一旁欣賞與享受孩子沈浸在玩耍的幻想空間中。

  玩,是孩子的權利,是孩子學習長大的過程。

  Ethan,一歲十個月,是一名混血兒,父親是英國人,母親是從小旅居國外的台灣人。

  今天,Ethan的外婆牽著他走到社區的小公園,正巧遇上我和孩子,寒暄幾句之後,外婆轉頭對Ethan說,「go to play with  哥哥」。不太會說中文的Ethan有點羞怯的看著大寶,他正拿著一根枯樹枝撥弄著在地上到處亂爬的椿象。見著大寶撥弄椿象的誇張動作,Ethan咯咯的笑了出來。

  想加入撥弄行列,Ethan四處張望像是在尋找和大寶手上一樣的樹枝,外婆猜透他的想法,於是,鼓勵他向大寶求助,「go to ask 哥哥 for the branch」。不懂Ethan外婆說的話,面對直撲而來的Ethan,大寶手足無措的退後了幾步。

  不過,待大寶回神過來,透過Ethan的肢體動作,他伸手想抓取大寶左手上的樹枝,大寶這才明白Ethan的動機。於是,他在地上撿了另外一根枯樹枝,交給Ethan說,「這給你」。只見Ethan滿心歡喜的接過樹枝,同時點了點頭,Ethan外婆說,他點頭表示謝謝的意思。

  撥弄椿象好一陣子之後,孩子覺得無趣了,開始尋找其他的樂子。這時,大寶發現溜滑梯旁掉落了一大堆的枯葉,因為換季的關係,公園裡的樹木開始要更換春天的衣裳了,所以,舉目所見地上到處都是枯枝散葉。

  這時,突然有一個人開始動作了,小寶撿起一片樹葉朝著大寶的身上丟去,看見大寶一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樣子,小寶笑的合不攏嘴,同時彎腰再撿起一片枯葉,這次是扔向了正要找她理論的大寶他那張狀似兇惡的臉。

  在一旁看在眼裡的Ethan不但沒有被大小寶幾乎要扭打在一起的動作嚇哭,反而模仿起小寶的動作,從地上拾起一把的枯葉,朝他們兄妹倆仍去。這麼一扔,一發不可收拾了,靠著彼此的表情與動作,三個小孩玩起打「葉」仗的遊戲。

  一個拾起的葉子比另一個多,一個丟一個,一個丟兩個,兩個合力起來丟一個,最後是三個臭皮匠乾脆聯合起來對付那一個躲在溜滑梯後面的諸葛亮,不甘示弱扮演大小孩的我被迫加入這場戰局,將葉子用雙手高高捧起,再從他們的頭上大把大把的灑下去。「耶,下雪了,媽媽,你看,下雪了。」小寶手舞足蹈的說。雖然聽不懂小寶說的話,Ethan也跟著興高采烈的繞著那一堆散落一地的枯葉跑著。大寶則是繼續努力的將枯葉聚集起來,打算再和我一較高下。

  從一開始的害羞彆扭到後來的三個小孩捧著樹葉邊跑邊丟,就足以證明即使代表兩種文化的語言不通,只要透過玩樂,一個動作,一個表情,一個微笑,孩子就能夠創造出屬於他們彼此之間的共通語言。其實,那個連繫孩子之間的語言,只要用心,大人也懂的。



【後記】

IMG_5210_rotation.JPG

小寶把椿象撥到水溝裡了。

IMG_5223.JPG


  在拍攝時,我實在沒有辦法像初生之犢的孩子觀看它們,甚至以撥弄它們的距離,近拍樁象,總覺得愈靠近它們的時候,有一股只能遠觀不能褻玩的想法油然而生。正值繁殖時期,在公園裡低頭一看,都可以看見樁象成雙成對邊走邊交配的有趣景象。

IMG_7047_rotation

  
  和Ethan玩的那一天,粗線條的我忘了帶相機,只好改放這一張大小寶玩打葉仗玩的不亦樂乎的照片,彌補一下我的疏失,欸......。表情符號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