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參觀「四季藝術幼稚園」,為大寶今年八月即將入園就讀中班即早作園所篩選的準備。

  會去四季參觀的原因無它,就是喜歡它的環境和教育理念-環境維謢相當整潔乾淨有條不紊,重視孩子自理與品格教育,以及主題教學-這三點是我主要考慮讓大寶上四季的主要因素。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我個人覺得在選擇幼稚園應該要注意的要項中,老師與行政人員也是列在我的priority(優先考慮)清單中。在四季,我看見的工作人員,無論是老師或行政人員,個個都是非常專業,而且發自內心的關心孩子與體貼父母,這一點尤是重要。

  一名帶領外子和我參觀校園的行政人員吧,我猜,慢條斯理的解釋孩子生活在四季裡的每個環節,學習和常規自理都囊括在內,同時另外一位老師則是主動的帶開孩子,陪他們一起玩園裡的設施,聽見孩子開心玩樂的笑聲,我們才能無後顧之憂的徹底瞭解園裡的一切。

  我會這麼重視園裡工作人員的態度,是在去四季之前的一所私立幼稚園得來的一個經驗使我警覺,一個在孩子都還沒入學就讀之前,只是因為孩子的好奇心不小心誤闖了禁地,帶領參觀的行政阿姨便面露不悅口氣不佳,試想,在父母看的見的範圍之內,態度是如此,那在父母看不見的範圍之內,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我,不敢想。沒等那位行政阿姨介紹完她們的豪華教學設備,我向外子示意該打道回府了。

  可是這些事和本文的標題「畫臉」有什麼關係?有,怎麼會沒有關係,關係可大著呢!因為參觀一間小班教室,看見垂吊在天花板上的作品,我不禁對照起大寶和教室裡那些孩子的表現,同樣是小班生(大寶正值讀小班的年紀),作品上滿是色彩繽紛的人臉,有頭髮、有眼睛、有耳朵、有鼻子、有嘴巴,而且這些特徵都是清晰可見的,不像大寶畫的,哦,不是,大寶根本就沒畫過一張人臉,即使是一張空白的臉也沒有。(唉呀,我又在比較了,不是在「比較」那篇文說別再比較了嗎?)

  不喜歡強迫孩子作他們不感興趣的事物(不過「二日一文」養成計畫除外),外子和我總是讓孩子自由發揮,即使大寶把好端端的畫筆當成畫筆精靈在對話,或當作拳擊手套打拳擊(用畫筆當拳擊手套對打真的好痛哦!),我們認為那是大寶正在發揮他的想像力與創造力(我想,世上的確沒幾個人會把畫筆當成拳擊手套吧?!)。

  但是,經過掛在天花板上的人臉畫的洗禮之後,我決定回家讓大寶試試看,在說之以理動之以情了半晌,終於以半推半就的方式,大寶勉強同意畫一張媽媽的臉。
  

  或許是受到賴馬的「我變成一隻噴火龍了」繪本的影響,在大寶準備畫我的眼睛時,他這樣說,媽媽,如果沒有眼睛會怎麼樣?我反問他,你覺得會怎麼樣?他帶著微顫的口氣同時閉起一隻眼睛說,會變成怪獸~~~。
  
  以下是大寶在構圖的時候,我(愛媽)和他的對話:
  • 愛媽:哥哥,你看媽媽的臉上有什麼?
     
  • 大寶:(眼睛盯著圖畫紙看,他正在想事情。)嗯~~~
     
  • 愛媽:哥哥,看著媽媽。(我比眼睛暗示他。)
     
  • 大寶:嗯~,眼睛。
     
  • 愛媽:佷好,那可不可以請你畫媽媽的眼睛?
     
  • 大寶:不要,我想畫甜甜圈。
     
  • 愛媽:好,等你畫好媽媽的臉,我們再畫甜甜圈。
     
  • 大寶:哦,好吧!(大寶拿起彩色筆開始畫圈圈,就畫在圖畫紙的邊緣處。)
     
  • 愛媽:這是媽媽的眼睛嗎?(畫這麼下面,那接下來的鼻子和嘴巴該往哪兒放呢?)
     
  • 大寶:是啊!
     
  • 愛媽:那媽媽的鼻子呢?你要畫在哪裡?
     
  • 大寶:在這裡啊!(拿起藍色彩色筆,在眼睛上面,一個小指的距離,畫了一個類似菱形的東西。)
     
  • 愛媽:這是媽媽的鼻子?!(我語帶訝異。)那媽媽的嘴巴呢?(我提心吊膽的問,深怕他會畫出一個四不像的我。)
     
  • 大寶:嘴巴在這裡。(他就畫在那個菱形鼻子的上面,在我看來是一張扁扁的嘴,這時他又在扁嘴的下面畫了一條比扁嘴要長一點的線條。)
     
  • 愛媽:這是什麼?
     
  • 大寶:這是胃啊!(一付是「小王子」的模樣。)
     
  • 愛媽:為什麼要畫胃?(一面問一面照著鏡子,看看自己臉上有沒有長的像胃的東西。)
     
  • 大寶:因為胃要消化食物啊!(我當然知道從嘴裡吃進去的食物會跑進胃裡啊,可是也不畫蛇添足的把胃畫在臉上吧?!)
     
  • 愛媽:那臉的輪廓呢?(擔心大寶不懂什麼是輪廓,我在臉上繞了一個大圓圈。)
     
  • 大寶:我畫好了。(只是在靠近鼻子和嘴巴的兩側畫兩條像極了蛇的線條就說畫好了,我都快瘋了。)
     
  • 愛媽:你確定這是媽媽的臉嗎?(跟四季小朋友畫的真的是天差地別啊!)
     
  • 大寶:是啊,媽媽,我可以畫甜圈圈了嗎?(我無言以對,氣人的是外子還在一旁邊笑邊說你媽就快抓狂的風涼話。)
     
  • 愛媽:好吧,你畫吧!
     

  
  這就是大寶畫的媽媽的臉,為什麼他會倒著畫,把我畫成像是在倒立中的臉呢?我實在不知道,我也不敢多所評論,我不想因為以身為大人的評論,成為大寶在六歲的時候就放棄作為一個畫家所可能有的輝煌事業的原因,如同「小王子」裡的小王子不被大人所瞭解的悲慘遭遇一樣。

  雖然我必須承認我已經是大人了,難掩心中淺淺的悲哀,不過,慶幸的是,家裡頭有兩個小孩,他們的一舉一動讓自己有機會享受孩子的天真與創意,更時時提醒自己要永保赤子之心,才能永存喜悅之心。

  其實,在畫胃的時候,大寶在圖畫紙的另一個空白處,還畫了一個腸子的放大圖,說是東西在胃消化之後就跑進腸子裡。不過,就在大寶畫完我的臉接著畫甜圈圈的時候,我再問他那是什麼,他的回答卻是,那是一塊很大的麵包。(我都快被他搞糊塗了!)有什麼辦法呢?誰叫他是孩子!

  看到圖畫紙上一點一點的藍點了嗎?大寶說,那是房子的碎片,還說這些碎片掉進火山的胃裡了。我問,火山的胃在哪裡?他指了指從腸子變成麵包的圖說,在這裡啊!天啊,什麼時候麵包又變成胃了!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