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上一次利用手指膏作畫距離現在,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已經整整相隔一年的時間了。
  什麼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我這個粗心大意的媽媽竟然把有這麼一個有趣又好玩的活動拋諸腦後,忘的一乾二淨了。怪只怪過年大掃除期間,眼看著遊戲房就要被孩子的玩具和書籍給淹沒了,簡直就快要到無法行走的地步。經常為了尋找孩子不小心掉在夾縫中的玩具,外子和我得要輪流側著身子勉強擠進那一小條窄如只有摸乳巷大小的縫隙中求生存,便只好來個大舉掃除一番,手指膏就這麼陰錯陽差的被我收到永不見天日的收納箱中。

  至於,手指膏這會兒怎麼會突然重現江湖,幸好多虧了這兩個調皮搗蛋的大小傢伙,吵著要打開收納箱一探究竟,才讓手指膏重見光明啊!

  看過幾本有關顏色的繪本,再加上生活經驗的累積,大寶對顏色的調配甚感興趣。一瞧見我拿出水彩筆、調色盤、和裝水用的布丁杯,不等我把一切用具準備妥當,大寶便快如閃電的從我手中用力接過,可以說幾乎是用搶的,大中小三支水彩筆中的最大的那一支,並興沖沖的嚷嚷著,「我好喜歡玩手指膏哦!」沒想到,一年前的記憶他竟然留存到現在,我猜想,當時他應該玩的很開心吧......

  以下的對話,愛媽就是我,因為格友們都這麼稱呼,我也順理成章的用了這個看似會到處留情的名字。

  愛媽:「哥哥,你今天想畫什麼?」

  問的同時,遞給小寶比大支要小一點的水彩筆。

  大寶:「我想要做實驗。」
  愛媽:「你想做什麼實驗?」
  大寶:「你看了就知道。」

  好樣的,這麼有自信,好吧,那我就等著瞧。這時,小寶早已等不及的在一旁吵著要我「擠一擠」她要的紅色顏料。交待他們使用水彩筆和調色盤的注意事項之後,便自顧自的開始了他們各自的彩筆生輝之旅。我呢?則是帶著一顆閒適輕鬆的心情,欣賞他們用一支小小的水彩筆揮出一幅幅心中的幻想與創意。

  小寶自言自語:「紅色的大野狼要追那一隻綠色的大野狼。」

  心裡才納悶著紅色的大野狼和綠色的大野狼在哪裡的時候,只見小寶繼續移動水彩筆畫她口中的「車子一起排排隊開車」的畫面。

  我心裡想,或許是小寶不經意說出了在腦海中預先鋪設好的想像畫面,只是還來不及用筆畫出來而已。

  果然,沒多久,那兩隻紅色和綠色的大野狼陸續的在畫紙上的左邊和右下角浮現,而其它角色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紛紛躍上畫紙了。

  在小寶左手大拇指的右方有一塊像是用水彩筆由下往上規律的點了五六下的地方,那一塊就是小寶口中的紅色大野狼,至於那一隻綠色的大野狼,相較於紅色那一隻,它倒是顯而易見多了,在它的上面還有一片像是雜訊般的黃綠色塊,追根究柢才知道原來那是一隻海豹,它就坐在那一隻綠色大野狼的頭上。

  愛媽:「你畫的這一塊是什麼?」
  小寶:「海豹坐上大野狼的頭?」
  愛媽:「為什麼海豹要坐上大野狼的頭?」
  小寶:「因為它要拜訪咕咕雞,想辦法嚇走這一隻大野狼。」

  一隻海豹坐在一隻綠色大野狼的頭上,準備去拜訪咕咕雞,一起商討對策打算嚇走紅色大野狼?難道這兩隻大野狼兄弟鬩牆,鬧的要找幫手來解決?還是這兩隻大野狼一點關係也沒有,綠的就是看紅的不順眼?難道在小寶心中,已經有了綠色就是安全而紅色就是危險的既定印象?

  好精彩的故事,好想繼續聽下去。

  我指了指畫紙的左邊,那一塊小寶用水彩筆看似以不規則的方式隨意亂點的區塊表達了我的疑問。其實,問到這裡的時候,隨著小寶的敷衍塞責,有一句沒一句的回答我的問題,一陣心虛倏地湧上心頭,是我毫無創意的思緒使得儼然已經以小王子身份自居的小寶不勝其擾,以致於顯露出「你再問我就不畫了」的瀟灑,一如小王子在得知他的畫作得不到大人的青睞時,他便選擇不和大人談論有關他畫作的事。

  還好,停了半晌,愛說話的小寶依然按捺不住想說話的衝動,滔滔不絕的揭開了那一塊綠紅相間的秘密。

  小寶:「那一隻紅色的大野狼,它在滑雪,還弄的身上髒兮兮。」

  繼續作畫,然後接著說。

  小寶:「所以它要換衣服了。」

  如果我不問,我會以為那又是一張和大寶一樣,用彩筆胡亂在紙上撇個三兩下出來的結果,如果小寶不解釋,我還真的看不出來原來這張圖畫有這麼精彩的故事情節。幸好,我問了,才能看見在彩筆下的小寶,她是多麼渴望的想要表達與分享她內心裡的一切,一個純淨未受污染的內心世界。

  或許小寶只是想傳達「那一隻坐在紅色大野狼頭上的海豹,正打算走去拜訪咕咕雞家,為的就是想出一個可以嚇走那一隻就在那一排排車陣後面,正在雪地裡滑雪,把身體弄的髒兮兮,打算回家換衣服的紅色大野狼。」的想法而已。沒我想的那麼複雜罷?!

  現在鏡頭拉到大寶這一邊。碰上大寶的不按牌裡出牌,我有時也是拿他沒轍,只好順著他的牌理跟著走下去就是了。

  愛媽:「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在做什麼實驗嗎?」
  大寶:「當然可以啊!」
  愛媽:「那是什麼試驗呢?」
  大寶:「就是紅色加藍色的實驗啊!」
  愛媽:「那紅色加藍色的實驗結果是什麼?」
  大寶:「是紫色。」

  只見他話一說完,馬上又拿起藍色的手指膏猛擠猛壓,應該是實驗結果不合大寶的心意,可能是藍色不夠調不出他要的紫色,我想。

  為了能趕快擠出他要的藍色,用力過猛的大寶就變成這付德性。「這樣也沒關係,擦一擦就好了,」他說。
  
  怎麼又是一團一團擠在一起的東西啊,一點蛛絲馬跡也沒有,讓人猜不著更是摸不著頭緒,在我的眼中充其量只不過是一團團藍的不像樣的「白雲」,我只好再次發問。

  愛媽:「這是什麼?」
  大寶:「這是火山。」
  
  是個藍色的火山,我倒是想都沒想過。

  話說完的同時,大寶接下來拿出黃色,繼續他的調色實驗。

  不到一盞茶的功夫, 大寶的火山大作就完成了。乍看之下,還是覺得和一開始的畫況沒什麼兩樣,只不過多了幾種顏色深淺不一的「白雲」。他說,紅紅紫紫的地方就是火山爆發之後流出來的岩漿。  
 
  才轉身察看小寶的狀況,回過神來時,大寶的火山又在神不知鬼不覺當中又多了一大片綠色的草地,點綴的火山已經不是我原本認識的面貌了。雖然有股無法想像他的小腦袋瓜裡到底裝了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之慨,不過倒是還能欣賞他那超乎我所能想像的創意與發想。我問大寶綠色的草地是怎麼調出來的,他回答是黃色加藍色。

  即使是作畫,怎麼能不趁此機會大舉肆虐一番,這就是孩子的本性。正當活動告一段落,趁著我忙於將大小寶的畫作放到外頭的陽台上晾乾時,兩個孩子像是說好似的將殘留在調色盤上的顏料混在一起,不僅如此,大寶還擠了顏料添了水,顏色全部糊成一團,要黑不黑,要灰不灰,怎麼看都覺得那一團糊像是在糞坑裡會看到的東西。

  當我發現時,畫紙上已經是一灘「黑水」了。 玩的正高興的大小寶不時拿著水彩筆互相揮舞,同時還向四周揮灑,眼看再不制止就要淪落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趕緊命令大寶抽幾張衛生紙,吸乾那一灘「黑水」,再把水彩筆和調色盤拿到洗手台,......

  你以為事情就這麼結束了嗎?你以為大寶會安份的把調色盤放到洗手台上?那你就錯了。

  不過,你可以以為的是,有人要獅子大開口,因為我已經朝著大寶把調色盤上的水倒在地板上的行徑大吼大叫了,@_@......

  而小寶依然聞風不動的坐在原地繼續用那一灘沒吸乾的「黑水」在桌上作畫......

  Oh! My Goodness!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