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習慣的養成,需要方法的培育,
  需要時間的蘊釀,
  要養成好習慣的這個習慣,
  就是一個方法,就是一段時間。
  


 -一個不簡單的習慣 愛家出品-
 
 
  好習慣觀念從書讀起,好習慣養成從小做起。
   
  -這是賴馬《早起的一天》故事的起頭-
   
  我今天好早好早就起床了。哥哥還在睡覺。
爸爸還在睡覺。媽媽也還在睡覺。
   
  奶奶呢?奶奶已經起床了。
我今天好早好早就起床了,因為我要幫奶奶的忙。
   
  天都還沒亮呢。原來有人這麼早就起來工作了。
   
  公園裡好多人在做運動。啊!爺爺在那兒練氣功。
   
  「這不是小珍珠嗎?你這麼早要去哪裡呀?」
公車司機是我的叔叔,原來他也起得這麼早。
「早安,叔叔。我今天要幫奶奶的忙。」
   
  太陽起來了,蝴蝶起來了,小鳥也起來了......
好像大家都起來了。
   
  市場好熱鬧。看!有我最愛吃的紅豆麵包。
原來姑姑在這兒開花店。好多花,又香又漂亮。
   
  「我回來了,我們買了好多好多東西。」
媽媽已經起床了。爸爸......也起床了。只有哥哥還在賴床。
   
  我今天好忙好忙,還畫了一張卡片呢。
   
  傍晚,爸爸回來了。媽媽回來了。叔叔也來了。
啊!姑姑也來了。大家都來了。
   
  我和奶奶準備了好多好吃的東西,因為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
「爺爺,生日快樂!」
   
  我今天好早好早就起床了。所以,我現在好睏好睏......
   
  -這是賴馬《早起的一天》故事的結尾-
   
  很喜歡賴馬繪製的這本圖畫書,鋪陳的方式給人慢活的感覺,
簡簡單單的描繪小珍珠在早起的這一天中,看見的人事物,
幫忙做的事,烘托出她內心的期待和喜悅,與一顆助人的心。
   
  半年前,約莫大寶三歲小寶一歲十個月的時候,
便開始讓孩子跟著我們一起參與做家事的任務,
從最簡單的佈置餐桌做起,孩子只要將放置在櫃子上的餐墊,
稍稍的轉移陣地,原封不動的擺放在餐桌的中間就可以了,
以為餐墊是航空母艦的大寶,想像使他完成的輕鬆愉快,
因此,當他見著小寶踮起腳跟還搆不到餐墊時,
心情愉悅的他主動提出想幫忙的打算,看在我們的眼裡,
有股半買半相送的僥倖心態,反正,這一切都是好的開始。
   
  等孩子做到當爸爸喊準備開飯,四隻小腳就會咚咚的撲向餐墊時,
該是進入家事任務第二階段的時候了,擦地板,有點難度的動作,
爸爸有意見了,孩子還小,擦地板要蹲又要伏,還得左右移動,
對他們來說,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而且,他賭性堅強的說,
沒教兩三下我一定會鐵青著臉,怒不可遏的舉白旗打退堂鼓了。
   
  就沖著他瞧不起人的心態,再怎麼覺得孺子這麼不可教的時候,
得要忍氣吞聲,給別人看扁無所謂,就是不能被自己人看扁。
於是,隔天一早,大夥兒喝過牛奶吃過早餐之後,
我拿了兩條沾濕的長方形抹布,呼喚著坐在沙發上看書的大寶,
哥哥,今天要為每天任我們踩踏的地板做一件特別的事。
是什麼事,大寶眉飛色舞的把目光從書本轉移到我手上的抹布。
   
  我們要為地板擦身體。為什麼,大寶丈二摸不著頭緒的問。
在回答你的問題之前,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為什麼你每天都要洗澡呢?因為我一直流汗身體都臭兮兮的。
為什麼你會流汗身體臭兮兮的呢?因為我會蹦蹦跳跳跑來跑去。
如果從今天開始,你不用洗澡了,你覺得怎麼樣?是不是很棒?
嗯,大寶搖頭晃腦,這樣我會覺得很不舒服耶!為什麼?
因為身體會很癢,我抓不到。還有嗎?不能和鯊魚、龍蝦玩水了,
我會不高興,小被被就不能和我一起睡覺了,我會很難過的!
   
  你覺得地板會不會和你一樣會流汗,和你一樣身體臭兮兮的呢?
他的眼球轉了一下,我的話在他的腦袋裡也跟著轉了一下,
嗯,會啊!為什麼,我追問,好奇他會蹦出什麼出人意表的話來,
它每天和我們玩抱抱的遊戲啊!抱抱的遊戲?我的聲音高了八度。
是啊,我都會趴在地板上想事情,我臭臭的,它也會臭臭的。
它也會髒髒的,因為我們會穿鞋子在它身上踩來踩去的。
   
  嗯,好像是耶!那該怎麼辦呢?我試圖探出他想擦地的意願,
來吧,媽媽,我們來幫地板擦身體吧!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我,
壓根兒沒想到大寶會這麼自動自發,我傻愣愣的遞上沾濕的抹布,
他和我就這麼前擦後擦,左抹右抹,著實花了一番功夫,
才把管轄區擦得一乾二淨,坦言之,話總是說的比做的容易多了,
其間,我們周旋好幾回合,不是抹布樣子不合大寶心意,
說什麼皺皺的一團,再不就是卡在地板上的碎屑擦不起來,
前擦後擦,還是見著那一塊小碎屑湊近抹布跟前跟後,礙眼死了。
   
  在進入這個難搞的家事任務第二個階段之後,家裡就永無寧日,
每當或躺或坐在沙發上沈思的大寶,撇見我手上的那兩塊濕抹布,
起床氣小一點,他只會曲身縮成一團,面露不想動的哀怨神情,
起床氣大一點,他會抓起小被被東甩西扯,呲牙裂嘴喊不要,
頓時,有股難道日子得以這種拉鋸戰形式過下去的憂慮油然而生。
   
  坐而憂不如起而行,爸爸和我各司其職,雖說兩人做法不同,
不過各有巧妙不同,奏效程度也不同,不興說教的爸爸採遊戲制,
比賽看誰是最棒的擦地高手,然而,持以有理走遍天下態度的我,
則採柔性勸說動之以情,輔以態度的導正與觀念的灌輸。
我對爸爸說,他的做法非長久之計,打打鬧鬧一付不正經,
怕孩子不會重視做家事,那是一件要全心全意參與的事,
他,一付對我的杞人憂天不屑一顧的模樣看著我,哈哈大笑說,
誰規定做家事一定要一本正經,難道還要對著地板誦經唸文嗎?!
做家事,最重要的是要保持一顆愉悅的心,事情才會做得好嘛!
   
  好吧,算他言之有悟,只要他視之為絕招的遊戲法奏效
小肚裡也能撐大船的我暫時不與他計較,我心裡暗自算計,
要不了多久,爸爸就會哀哀求饒討救兵了,果然,不出我所料,
遊戲法玩了約莫三天,小孩的故態復萌心開始在大寶心中滋長,
他賴皮,他推三阻四,甚至撒起嬌來,要爸爸兩人共事一人當,
見爸爸對他好說歹說,來嘛,我們一起來比賽啊,看誰第一名,
我們都會為第一名起立鼓掌拍手叫好的,快來啊,我心想,
如果孩子這麼好打發,我這個媽也不用做了,教養書也不用出了。
   
  使出渾身解數卻仍不見大寶有任何動靜的爸爸,轉頭向我求救,
我讀出了他的眼神傳達出來的訊息,一是心不甘情不願,
是我都叫不動了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能耐的訊息,二是幸災樂禍,
是你這渾小子敬酒不吃吃罰酒看你老媽怎麼好好修理你的訊息。
我邀請大寶坐在地板上的動作,卻惹得爸爸大感不解驚呼連連,
我說,天底下所有的事情都是靠每個人的勞動去取得的,
因為爸爸上班的勞動,我們才有衣服穿,有地方住,有玩具玩,
因為媽媽持家的勞動,我們享受食物的美味,沈浸於無憂的環境,
每個人的付出,都是為了能有更好的生活而盡其所能的付出,
爸爸和我都希望我們親愛的大小寶也能為家裡付出一點心力哦!
   
  嗯,大寶似懂非懂的瞪大眼睛,一骨祿的站起身,隨即高舉雙手,
耶,地板,我要幫你擦地了,把你身上的細菌擦光光。
我心裡明白,大寶是衝著有玩具玩這個誘因,才肯跪在地上擦地,
不過,至少他肯去做,而不是賴在地板上一動也不動,
至於他有沒有心去做,我實在看不出來,但是,我知道,
要培養大寶一顆願意幫忙擦地的心,我唯一要做的是,
和他一起,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持續不間斷的擦下去。
   
  大寶撒嬌賴皮不想擦地的舉動,使我想起一位媽媽蔡穎卿,
她是一本親子生活教養書《媽媽是最初的老師》的作者,
在今天可不可以不要洗碗的篇章裡,她寫著:
   
  -這是《媽媽是最初的老師》內容的片段起頭-
   
  晚餐結束後,孩子們和家惠(我們請來的幫手)開始清理餐桌,
我回書房繼續黃昏前進行到一半的期刊整理工作。才幾分鐘,
樂旂走進房裡用商量的語氣問我:「媽媽,
我明天要交的功課還有一項沒做完,今天可不可以不要洗碗?」
我從滿地的書裡站起來,扶著她的雙肩對她說:「不差這一、
二十分鐘,大家一起把事情做完再去完成妳的功課吧!」
   
  也許是因為我的態度很堅決,只見她爽快地答了一句:
「噢!好。」就轉身往廚房走去。我坐下來繼續工作,
腦中不斷浮現有關家事的教養問題。
   
  這個學期樂旂的功課的確很重,加上她的自我期許很高,
因此時間總是不夠用。我看到她預習功課、複習功課、
準備口頭演講、打著一篇又一篇的報告,甚至連週末也不輕鬆。
每天,她不再像五年級一樣,
五點多就無事一身輕的下樓去打籃球或游泳,
而把時間花在討論報告的內容、檢查文法的問題;
看得出來她對課業全力以赴,並深深引以為榮。
   
  然而,當她開口要求我能不能免去她的洗碗工作時,
我還是斷然拒絕了。我一邊整理書、一邊細想餐後的整理工作。
通常是一個人負責擦桌子、整理餐墊和檢查地板的清潔,
一個專司洗碗,另一個負責把碗盤上架的人,
則同時擦拭爐台和調理櫃。一切就如我跟樂旂所說,
工作是在一、二十分鐘內就能完成的。
   
  洗碗很重要嗎?我想,任何照顧自己的生活技能都很重要,
更重要的是,這些一起分工完成的家事代表家人同心協力、
相互體貼的情感。
   
  我心裡衡量,樂旂可以晚些上床,也可以學習節省其他的時間,
來補足這一、二十分鐘的工作。這個堅持,
除了要幫助她不脫離家庭互助的軌道之外,
還要幫助她面對一個永遠存在的事實-人人需要一種平衡的生活。
不能因為用功讀書,其他事情就由別人代勞。
不親近生活瑣事的人,會失去生活的情感,
也會減損體會快樂的能力。
   
  在我求學時代,母親執意要給我們最好的家庭教育,
即使是聯考的前一天我們也照常洗碗、拖地。
教育與日常生活是緊緊相連的,知識也不是只存在於書本課業中。
這些學習與磨練在進入社會後,使我受用無窮。
   
  如今在我的小家庭中,我因為有時得出門遠行而不得不雇請幫手。
我所面臨的問題是如何在一個有幫手的家裡,仍能好好教養女兒,
教會她們關心家事以及用心整理自己的生活環境。
   
  做家事和帶孩子長大一樣,如果完全假他人之手,
便不容易產生深厚的情感,我喜歡自己熟悉家中的所有事務,
所以每個星期會刻意挪出一兩天留在家裡做家事。有時候,
我用一整個上午重新布置家裡的擺設;有時候,
我流一身大汗拖地洗衣、給櫥櫃換香紙、檢查孩子們的衣櫃;
哪些衣物該送人、哪些該汰舊換新。
因為一星期中有那樣的一兩天,雖然家裡有幫手,
我仍然與居家生活維持緊密的聯繫。
孩子漸漸長大的這幾年,我更積極地教導她們操作家事。
   
  我常常擔心家惠為孩子們做太多事,所以得花很多時間跟她溝通,
比如說:八歲的書旂不應該一邊看書、一邊讓她吹乾頭髮,
或者洗衣籃裡的換洗衣服如果沒有翻面,應該請她們再做一次。
所有對大人來說只是舉手之勞的事,要用來教導孩子往往是最難。
不過,堅持是處理這種狀況最好的方法,這除了是家事的學習,
也是讓孩子懂得正確對待人的好機會。
   
  曾有朋友晚餐後來訪,
看到我帶著女兒和家惠,分工在清理廚房而大惑不解。
我想那是因為他們不了解我的成長經驗。
母親曾花費許多時間,教會我逐漸加深的生活功課,
她的心血成就了我的生活能力與創造力。我愛我的孩子,
希望她們也能了解我曾體驗的快樂,學會我所擁有的生活技能。
   
  -這是《媽媽是最初的老師》內容的片段結尾-
   
  如同蔡媽媽的感受,我也很享受和孩子一同做家事,
一同為家裡的一切而努力的感覺,那種和樂融融的氛圍,
那種你幫我我幫你的埸域,使我心醉神迷,
希望時間就此停止不動,讓這個美好的事物能永遠保留下來,
以它原始的面貌,散播給所有人去感受、去品嚐、去體會。
   
  現在,依舊是每兩天擦一次地,已經擦了好幾個月的大寶,
有時還是會賴在沙發上,不肯下來擦地。
本來,習慣的養成就是一段政策與對策之間的長期抗戰,
只要在上位者或決策者能持之以恆繼續施行當初訂下的政策,
那麼,即使在下位者或執行者持續不斷的使出對策與之抗衡,
終有腸思枯竭的一天,如果決策者能藉此趁勝追擊,
想要執行著心悅諴服的執行預定的政策便指日可待了。
換言之,想要孩子養成一個惜福感恩與幫忙的習慣,
只要稍安無躁、沈著冷靜、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會等到孩子自己拿起沾濕的抹布邊吹口哨邊擦地的那一天。
   
  在擦地這件事上,紮穩孩子願意幫忙的心,
再進展到要求孩子幫忙如摺疊衣服這類的家事,便輕而易舉了,
如果不是輕而易舉,不過,至少是事半功倍。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