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1月06日台南屏東之旅

  
 

今天起了個大早,全家蓄勢待發準備前往大寶念念不忘的海生館!
這是爸爸和我第一次帶孩子們長途旅行,心裡實在忐忑不安,
深怕孩子會坐立難安,絞盡腦汁想出幾個打發無聊車旅的方案,
車總動員裡的主要角色當然是首選,閃電麥坤,莎莉,拖線,和卡布!

 

暫時止飢和緩和情緒的零食更是不可或缺,日本Pocky功克力棒,
大寶的最愛之一,甜葡萄乾,小寶總會含在嘴裡個把分鐘才肯吞下肚,
除此之外,輕鬆熟悉朗朗上口的故事與音樂歌曲,是用來歡唱解悶的,
我變成一隻噴火龍了,Guji Guji,小鞭炮,嗚哇嗚哇變,踢踢踏,
一切好整以暇準備就緒,終於可以驅車往南台灣出發上路去了! 

  
 前往屏東海生館途中的頭一站,我們來到台南古蹟之一的赤崁樓,
爸爸和小寶身後有幾隻虎視眈眈的烏龜正注視著這對父女倆的一舉一動,
彷彿可以嗅出龜群們從鼻腔噴出具有濃厚警告意味的低鳴聲,
轟轟抖抖的說,千萬別越雷池一步,否則要你們吃不完兜著走!

  
  
 兩個小傢伙,一個向左走,一個向右走,
爸爸呢,向左走也不是,向右走也不是!

  
 我祈禱,我盼望,我企求,你們現在的向左走向右走,
走的是未來的志趣,而不是未來對老爸和老媽的拋棄!
  
 

終於,這兩個小傢伙願意待在同一定點,
好好坐著培養兄妹倆的感情!

  
 大概好久沒和哥哥這麼近距離的接觸,
不知怎麼的,妹妹看起來有點小鹿亂撞!

  
 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哥哥,只是以不停的狂笑,
應付妹妹難分難拾的仰慕之情!

  
 看著狂笑的哥哥,妹妹也跟著笑得人仰馬翻了!
  
  
 回頭看了看妹妹的笑,哥哥又傻乎乎的再笑了一下!
  
 笑累笑煩笑垮了的哥哥,已經舉雙手投降,
妹妹仍舊穩如泰山,無動於衷的繼續笑下去!

  
 笑,是開心的語言,是孩子輕易就透露的語言,
簡單的一個動作,不經意脫口而出的一個聲音,
都可以讓孩子在他們小小的腦袋瓜裡天馬行空,
聯想那個簡單動作在幻想的場域中的滑稽模樣,
將那個無意義的聲音想像成是從其它東西發出時的不對稱畫面......
  
 

終於等到小寶停止狂笑的那一刻,已是正午時分了,
牽起笑得意猶未盡的大小寶,我們來到山根壽司用餐,
就在赤崁樓的斜對面,只隔一條六米路就到了,生意挺好,
兩三百元就讓全家大小飽餐一頓,吃飽喝足,看看時間,
午後一點多,必須趕緊上路,否則,到屏東已是日落黃昏了!

  
  
 沒見過壽司全貌的小寶,看見我抓起海苔壽司的黏合處,
撥開一圈半的海苔邊放進一個空碗內的動作,挺感興趣的,
因為小寶一向不擅於咬碎一不小心就會黏在上顎的海苔片,
每當在她品嚐處理好的壽司時,壽司早已不成壽司樣了,
若是在壽司飯上再加點蛋皮和鮭魚卵,說是散壽司也不為過!
  
 傍晚前,我們抵達了下榻的悠活渡假村,爸爸在大廳登記住房,
兩個小傢伙,一個神情呆滯,一個生龍活虎,準備找點事情做!
  
 總算給小寶找到宣洩一整天耗在車上精力無處發的機會,
她邊搖邊不成調的哼唱著那一首魚兒魚兒水中游的兒歌!

  
 一向對只能搖搖搖之類的遊戲,大寶都敬而遠之!
  
 孩子玩的東西相同,玩法卻各有巧妙不同,是性別或個性使然!
大寶是男生,看的是車子恐龍甲蟲,玩的當然脫離不了碰撞打鬥情事,
小寶是女生,跟著看車子恐龍甲蟲,玩車子排排隊,腕龍當溜滑梯,
輪流讓車子從腕龍頭上由上往下溜,或甲蟲吸樹液之類溫和的辦家家,
大小寶對同一件事有不同的反應,呈現出男女教養的確調不同的端倪!
  
 接觸到一個新的詞兒或新的動作,大寶都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
運用在玩樂時的各場情境甚至現實生活中,舉碰撞這個動作為例,
在他認識碰撞一詞時,爸爸和我都會儘量適時的給予機會教育,
執行碰撞行為可能引起的感受與結果,會痛,會受傷,會不高興,
他的點頭稱是會讓我們有他感受到也明白了碰撞後的痛與不悅的錯覺,
誰知耳提面命後的下一分鐘,便瞧見大寶左手拿一顆小手右手拿大球,
在第一時間內同時將大小球往左右丟出碰撞,演起隕石撞地球的戲碼,
玩膩了大小球,他轉移目標改以恐龍為相互碰撞的對象,哼啊個半天,
要說他不對,他是在類化,要叫他停止執行碰撞,他是在玩角色扮演!
  
 玩相同的東西,小寶的玩法就溫和正派多了,同是女生的我就愛和她玩,
少了碰撞打鬥之情事,玩起小女孩的辦家家,就覺得輕鬆自在舒服多了,
恐龍們碰面打招呼,噓寒問暖話家常,邀請彼此來作客,你煮我吃,
我煮你吃,吃飽喝足一同揉搓麵團作點心,你一塊我一塊吃得唇齒留香,
皆大歡喜,在門口互道再見,相約下次的辦家家酒派對,可別缺席哦!
  
 

我們住的是樓中樓房間,小寶和我睡一樓,大寶和爸爸睡二樓!

  
 孩子就愛動,尤其追趕跑跳蹦,可以動的對象他們隨處可見,
貓追老鼠,跑操場,溜滑梯,踢球,騎腳踏車,聞歌起舞,
大小寶幾乎天天照表操課,睡前最壓軸的跳床更是不會錯過,
限時五分鐘,在時間內任憑大小寶以各種姿勢盡情的跳,
拿起枕頭當攻擊武器忘情的相互追打,到頭來總有人哀痛求饒,
或將雙人被單使勁往自個兒的頭上套,來個鬼抓人作結尾!
  
 

悠活,環境清悠,待人如謙謙君子,不過,就是動作懶了些,
登記住房時,櫃台人員要求我們拖著三大包行李袋,
牽著兩個等同兩袋十幾公斤行李的小傢伙,走回地下停車場,
坐回車上,從A區開車移到E區,再拖著3+2的行李,
尋找登記我們的房號,那三名服務人員始終晾在櫃台曬魚乾!

  
  
 隔天一早,全家在紅魔鬼餐廳享用自助早餐,儲備一天的活力!
  
 一天當中,最可以隨心所欲想吃什麼就吃什麼的一餐,
就是早餐,年紀大了,得對吃進肚裡的東西錙銖必較,
所以,前一晚再怎麼疲憊不堪,還是會挖起全家大小,
畢竟早起的鳥兒有蟲吃,而且可以吃的不只一隻!
  
 爸爸爸爸吊床搖,搖來搖去樂消遙!
  
 善體人意的爸爸,總是以家人為重,在工作空檔之餘,
找合適的地點,消耗孩子的體力,鬆懈我和他的精神!
  
 怎麼小寶的動作總讓人有種想大便的感覺!
  
 小寶不但脾氣執拗,還很愛搞笑,略遜一籌的大寶,
見著小寶又用她那第一百零一個誇張的語氣和動作,
詮釋內心的想法與感受時,總愛說妹妹又在耍寶了!
  
 海天一色,讓人心曠神怡!
  
 因為兩點因素,我們鮮少去海邊,第一個是年齡因素,
兩三歲的大小寶尚不懂水可以載舟亦可以覆舟,
若真想玩水在家中的浴室裡玩就足足有餘了,
第二個是心理因素,見識過水深不可測的我,
是一朝被蛇咬十年被草繩,年輕時在花蓮泛舟的翻覆意外,
船身以180度大轉身,鋪了我的天,蓋了我的地,
在船底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即使是全副武裝的我,
旱鴨子一個,水進了口嗆了鼻,腦海閃現一抹畫面,
原來溺水就是這麼回事,我使勁兒的呼天搶地,
歇斯底里的胡亂揮舞,為的就是掙脫這一抹畫面的真實感受,
最後,是爸爸那一雙孔武有力的臂膀,抓起掉入生死關頭的我!
  
 去海邊不只玩水還可以玩沙,沙好比黏土,可以盡情揮灑創意,
將想像化為實體,捏造出獨一無二的人事物,可是,少去海邊,
就少了玩沙的機會,少了玩沙的機會,就少了發揮創意的機會?
這是言過其實,事情並非如預料的會有那麼嚴重的後遺症,
少玩沙,根本不會阻礙孩子的創作想像,在日常生活中,
到處皆有揮灑創意的媒介,一條繩子,可以是叢林裡的蟒蛇,
可以是搔首弄姿的彩帶,可以是海味十足的墨魚麵條!
想像是無邊無際的,一張四開的海報紙,充當一大片的沙灘地,
鋪上綠色海報紙,就是綠沙灘,鋪上紅色海報紙,就是紅沙灘,
再擺放幾樣玩沙工具,鏟子,水桶,製沙模型,人就在海邊了!
  
 

在海天一色的沙灘旁,下盤西洋琪,
宛如坐上時光機,來到了霍格華滋!

  
 在我身後是骨子裡包著石頭的海豚!
  
  
 簡單幾塊石塊的堆砌,即能成就一個非凡的藝術作品,
從簡單裡看出它的不簡單,從簡單中呈現它的不簡單!
在大人眼中看似再簡單不過的東西,藉由孩子的雙手,
經過內心的詮釋,將那些簡單的東西徹底的改頭換面,
我們看見了東西存在的價值,而不再只是顯露的外在!
  
 雨過天晴的籃球場上,佈滿大大小形狀不一的小水坑,
呈現要乾不乾的狀態,抬起右腳才踩進籃球場外圍時,
倏地聽見緊跟後頭的大寶高喊那是魟魚如獲至寶的聲音,
那是其中一個略顯橢圓的小水坑,後面拖著一條細長水痕,
乍看之下,彷彿在畫水彩畫時,會運用最小尺寸的水彩筆,
為了彌補掩蓋在不小心滴在圖畫紙上的一小滴水彩顏料,
從顏料周圍由裡到外慢慢拖曳出來,若是畫風景畫,
不如將錯就錯,高的話就充當太陽,低的話就當是野花野草!
  
 一個理所當然的小水坑,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小水坑,
一個輕易從我們眼中閃過的小水坑,卻激起內心的不簡單!
  
 提醒大家,這是魷魚,不是烏賊!
  
  
 大部分的人在不滿一歲的時候就能作簡單的指物命名,
從父母看著海報上的各種昆種問抱在懷裡的小寶貝,
它會嗯嗯啊啊的指對大部分昆蟲的位置便能窺之一二!
最初的指物命名,充滿著對周遭世界的期待與衝動,
任何接觸的人事與物,無不囊括在認識世界的範疇裡,
然而,隨著年紀的增長經驗的累積,後來的指物命名,
卻成了一種對周遭世界抱持理所當然與平淡無奇的態度!
  
 第一眼瞧見這個利用不銹鋼管雕塑出來的海天一色消遙魷,
以為它們只不過是一群偌大的鐵灰色烏賊在空中嬉戲而已,
並沒想過要專程湊近仔細端詳它們遨遊的姿勢與附帶說明,
僅僅憑藉大寶對周遭世界初淺的認識與他對人事物的好奇,
喚起我們重新認識以為早已瞭解透徹的世界的慾望與衝動,
我們決定攜手走向前探詢究竟解開大寶對大王魷魚的疑惑,
他看見了魷魚,我卻看見了內心裡對自以為是的恍然大悟!
  
 

在踏上歸途前,我們在海生館裡的星巴克點了三樣糕點,
乳酪蛋糕,叉燒波羅,和司康,解決了全家人的午餐,
屏東海生館,明年再見!

  
  
 愛深酌咖啡的我,星巴克總給人一種曼巴(咖啡豆名)的感受,
有輕鬆,有節奏,有味道,有對話,有傾聽,有情感,
下班後,返家途中,點上一杯熱本日,沖淡整日的疲累煩躁,
上學前,刻意繞遠路,來上一杯熱拿鐵,喚醒昏昏欲睡的腦袋瓜子,
那一杯熱本日給了我價值感,以辛勤工作回饋給我存在立足的社會,
這一杯熱拿鐵給了我安全感,以儲備活力從容不迫迎接到來的一天!
  
 父母需要價值感肯定自我,孩子更需要價值感得到自我存在的真實感,
父母需要安全感保護自我,孩子更需要安全感面對內心與外在的碰撞!
孩子的價值感來源取自於父母正面的肯定與同理心的認同,
孩子的安全感來源取自於父母體貼的安撫與細膩心的關懷!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