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我討厭你,我要說謊話,讓你們都討厭!
爸爸,不要,我不要啦,我不要收玩具!
我要讓玩具被送去玩具國,我要讓玩具被沒收!
爸爸,我要把你變成玩具,送你去玩具國再也回不來!
討厭啦,你們在搞什麼鬼啊,在搞什麼鬼啊!
媽媽,你再說,我就會開始數123,就請你去暫停區!
 
現在的大寶,適逢人生的第一個反叛期,他,說起狠話,
眼睛不眨一下,臉皮不抽一下,所有的一切是那麼順其自然......
  
  
 
說狠話的頭幾遭,爸爸與我無法接受,覺得是天理難容,
才小小年紀,竟說出這幾句違抗父母,傷父母心的話,
等到長大成人後,儼然成為忤逆父母,殺人放火罪大惡極之人......
  
 父母呼,應勿緩;父母命,行勿懶;
父母教,須盡聽;父母責,須順承!
  
 事發前,千叮萬囑的話,言猶在耳,事發當下,全一掃而空,
事發後,以一句對不起,我下次不會了看似醒悟的話,
只不過是為下次的事件,提前在這一次的事發,起一個重蹈覆轍的頭!
  
 父母看在眼裡,全是惡意作對,蓄意唱反調,大不孝大不敬,
心裡想的是,有幾句狠話聽來耳熟能詳,在對峙的場合似曾相識,
不正是平時怒不可遏,不假修辭脫口而出,以制止脫軌行為的話!
  
 一切就緒準備出門,大寶坐在鞋櫃前,一雙手左右各持一隻恐龍,
正在玩弱肉強食的獵捕攻擊行動,兩隻涼鞋散落腳邊,鞋底朝上,
爸爸下達要出門了鞋子趕緊穿好的命令,因為是無可抗拒的口氣,
並沒有商量的餘地,大寶理應要遵守同時馬上展開穿鞋的動作,
但是他卻以兩隻恐龍相互頂頭僵持不下的暴力行為,忽視爸爸的命令,
第一次,玩得起勁當他沒聽見,第二次,玩得難分難捨當他太投入,
第三次,不放下恐龍穿上涼鞋當他太過份,爸爸怒氣難耐,
你再不穿上鞋子,我就要送恐龍去玩具國,再也見不到它們,
狠話既以出口,若不想壞了玩興又犧牲了玩具,交待的話就得趕緊照做!
  
 打開小門,抓起哈姆和太郎,放進一個小盒子裡,爸爸準備清鼠窩了,
和大寶事先約定好,不擾人安寧的前提之下,准許站在現場一旁,
安靜觀看清理鼠窩的進度,孩子好奇的心是外在行為難以駕馭的,
看見哈姆和太郎在小盒子裡東奔西跑,感染兩隻老鼠出籠的興奮之情,
大寶一把抓起小盒子東搖西晃,帶著盒子從客廳頭跑到客廳尾,
見狀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熱得像火山上的岩漿,爸爸怒髮衝冠,
大聲疾呼,你在搞什麼鬼啊,再這麼用力搖下去,哈姆太郎會受傷的!
  
 洗好澡要睡覺前,大寶看了一段長約三十分鐘的影片,唱完片尾曲,
爸爸起身準備關掉電視,看得意猶未盡的大寶起先跟在爸爸屁股後頭,
囁囁嚅嚅的說,想再看一段才去刷牙睡覺,以睡前不宜太過興奮為由,
爸爸拒絕了大寶的請求,不滿這個千篇一律的理由,大寶選擇在客廳裡,
來回踱步用力踩踏地板以示抗議,已是深夜十點多鐘了,爸爸口頭勸阻,
不聽勸的大寶變本加厲,跑上沙發,再從沙發上蹦跳到地板上,
不勝其擾,加上怕會叨擾樓下鄰居的良心作祟,唯有犧牲大寶的情緒,
爸爸只好選擇數123,我要開始數囉,只要數到三,就請你去暫停區!
  
 人是情緒的動物,為人父母有情緒,為人子女也有情緒,
作父母的與孩子相處遇上瓶頸,理性時或說之以理,或動之以情,
非理性時或怒目相向,或口不擇言,更遑論要求孩子在與父母對立時,
能好整以暇的聽著父母以理說之,以情動之,或許會隨父母的情緒,
起伏搖擺不定,你投以七分怒火中燒,我回敬你火冒三丈,
如此一來,事情一旦陷入困境也僵持不下,甚至嚴重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情緒就是情緒,它無關好壞,只是因人而異,時而形於色,時而隱藏於心,
喜悅時,話說的是不慍不火,生氣時,話說的是理直氣壯,
哀傷時,話說的是有氣無力,快樂時,話說的是翩翩飛舞!
  
 情緒就是情緒,它無關好壞,只是受歡迎與不受歡迎的分別,
無論何種情緒皆具感染力,只要一靠近,全身都喜怒哀樂了起來!
一大群人圍坐在一張桌子周圍,每個人心情愉悅的吃著慶祝會的披薩,
其中一位年過百半的同桌婦人,與一位坐其隔壁年約三十出頭的小姐,
即那位婦人的大女兒,對於吃披薩的數量起了爭執,婦人要小姐節制,
近來胖了不少,披薩熱量又高,勒緊褲帶就少吃一片吧,小姐不服,
婦人竟在人前談論起自己的身材和食量,她頭紅耳赤回以不屑的語氣,
少吃一片會影響晚上的睡眠,況且根本沒胖多少.說你胖還差不多!
  
  
 此時,鴉雀無聲一片,人與人相處,適時的沈默有必要,不過,
現在需要的是以聲音化解圍坐在桌子周圍的在場人士的尷尬,
如果可以的話,最好能對挽回婦人的面子與緩和小姐的怨憤起作用,
一位坐在百半婦人對面年約三十出頭的先生,首先發難開口提議拍照,
同桌人也同聲附議,以為就要事過境遷了,沒想到那位小姐當事人,
竟欠起身來,丟下一句使現場的尷尬達到最高點的你們拍就好了,
轉身朝浴室走去,最後照還是拍了,只不過大家的心情不愉悅了......
  
 可能將來的某一天,翻到那張不歡而散的照片,在大家的記憶裡,
那是一張不受歡迎的照片,倒不是影中人不是披薩不受歡迎,
是那種難以面對且不受歡迎的指責與怨憤情緒使它淪落到這番田地!
  
 情緒是全世界共通的無聲語言,不分國界,不分人種,不分貴賤,
一個面帶微笑以脫兔之姿半走半跳越過馬路的白人,你知道他是開心的;
一個面紅耳赤朝咖啡店員大聲吆喝的黝黑皮膚的人,你知道他怒氣沖沖;
一個眉頭深鎖坐在窗邊望著窗外不發一語的日本人,你知道他是憂愁的;
一個與友駢肩交頭接耳眉開眼笑樂不思蜀的泰國人,你知道他樂在其中!
  
 情緒就是情緒,它無關好壞,有情緒就應該發洩,若放在心頭,
積少成多聚沙成塔,有時難免樂極生悲,有時不免抑鬱成疾!
有喜悅的情緒,就給喜悅,有生氣的情緒,就給生氣,
有哀傷的情緒,就給哀傷,有快樂的情緒,就給快樂!
只是何時給,情緒就來就來,實難預期,如何給,表現因人而異,更費思量,
找對管道,情緒給的才心安理得,找對出口,給的情緒才會隨波逐流!
  
 不把快樂建築在他人的痛苦上,這是基本做人處世了然於胸的事,
要宣洩內心感受的不滿與怨氣,當以不妨礙他人自由,不傷害他人身體為準,
愛怎麼宣洩就怎麼宣洩,宣洩到情緒不再滿溢,宣洩到精疲力竭,自會停止,
大人的情緒如是處理,孩子的情緒更應該謹慎小心如是處理才是!
  
 與大人不同,大部分的孩子都是以截釘截鐵直接了當的方式處理內心的情緒,
興奮的時候,要不就引吭高歌,要不就叫囂喧鬧,再不就鑼鼓喧天,
生氣的時候,要不就歇斯底里,要不就蹬蹬跺跺,再不就口出惡言,
絲毫不理會也不曉得四周身處的環境或情況,調整或修飾情緒宣洩的程度!
  
 所以,才說是孩子,情緒需要大人的引導,以漸進方式學習控制情緒,
在學習控制情緒過程中,慢慢地模索找尋最適合自己情緒宣洩的出口,
這個過程切忌速成求快,為滿足大人短暫的優越感而犧牲孩子宣洩情緒機會,
只會拉長孩子學會控制情緒與找到宣洩出口的時間,跟呷緊弄破碗的道理一樣!
  
 孩子或許還弄不清楚情緒是什麼,孩子或許找不到合適的詞形容內心的情緒,
像無頭蒼蠅四處亂竄,只要不合自己的心意,就想對違反自己心意的人或事,
做出有違常理的舉動,以宣洩心中的不滿,突如其來的恐懼,或離別的焦慮!
  
 因為黏土被沒收了,心有憤懣難當,大寶抓起黏土用剪刀朝門用力甩出去,
爸爸和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我們心生默契,決定對脫序行為置之不理,
假裝繼續忙個自的事,爸爸看報,我看書,大寶鍥而不捨,持續展開攻勢,
他拾起桌上揉製好的黏土湯圓,往地上丟,配上他獨創我丟歌的歌詞,
我丟我丟我丟丟丟,我丟我丟我丟丟丟,我丟我丟我丟丟丟,唱一句就丟一顆,
湯圓有大有小,丟小湯圓無關痛癢,就由他去,開始丟大湯圓時,
原本坐在桌子角的爸爸,趕緊拍拍屁股逃竄到客廳的沙發上,我則不動聲色,
繼續倚著牆角看書,小寶倒挺識相的加入哥哥的丟湯圓大作戰,
與其冒著被丟痛的危機,還不如同流合污,要丟大家一起丟,倒是痛快淋漓!
  
 丟了一個爸爸看報紙的時間,瘋了一個我看完十二分之一本書的時間,
大小寶己經精疲力盡了,丟湯圓的次數減少了,我丟歌聽起來含含糊糊,
原本朋比為奸的相視而笑,也開始僵了,煩了,厭了,察覺沒戲唱了,
只好拍拍屁股摸摸鼻子早早收場,畢竟唱雙簧比唱獨角戲費的勁要多點!
眼看就要曲終人散了,我湊上前去,拍拍大寶的肩膀,比了比地板,
目光朝向那散落一地面目全非的大小湯圓,扁了,貼緊地板如膠似漆,
提醒丟過瘋過後的善後工作得由肇事者一肩扛起,幫凶也難辭其咎!
  
  
 若是孩子這麼好商量就好了,那不就叫孩子了,大寶免不了又是一陣抗議聲,
我相應不理,只回以想做下一件事之前,就得收拾好這一件事留下的殘局,
就繼續倚著牆角看下一個十二分之一本書的內容,發現事情到了這個地步,
選擇對峙終究對自己有害無益,最後還可能落得什麼事都不能做的後果,
大寶只好無可奈何的吆喝小寶要有難同當,把一顆顆貼緊地板的湯圓摳起來,
有的貼的太緊了,前摳後摳怎麼換方向摳依舊不為所動,只好發出求助信號,
投以無辜的眼神,商請我示範摳起對地板死纏爛打的黏土湯圓的方法!
  
 大寶的憤怒得到了發洩的機會,藉由破壞被禁止東西的行為,丟黏土和工具,
表達他對爸爸沒收黏土的不快與不滿,待內心的滿腔怒氣隨著外力的施展,
而漸漸消去時,大寶開始有了理智,情緒也由濃轉淡,恢復到心如止水的狀態,
這時,我向他招了招手,示意要他走到我跟前,他站著,我跪坐著,
搓摸他的頭,摟在懷裡抱一抱,我問,心情好一點了嗎,他嗯了一聲然後說,
還是不好,為什麼還是不好,我接著問,因為黏土被沒收了,他回頭看爸爸一眼,
因為黏土被沒收了,你不高興,所以你才會把黏土往地板丟,他嗯一聲表示同意,
下一次如果因為玩具被沒收了,心裡覺得不舒服的時候,你可以告訴媽媽,
媽媽,我的玩具被沒收了,我覺得很難過,可不可以抱抱我,或是不想說話時,
你可以丟丟沙包,捶捶抱枕,跳跳彈簧床,搖搖呼拉圈,甚或踢踢球都可以,
不過,就是不要破壞要被沒收的玩具,為什麼,大寶打斷了我的話,
若你是玩具,我不想玩了就把你重重摔在地上,你會有什麼感覺呢,我假設說,
我會很痛,他感同身受的說,那你想再和我一起玩嗎,不想,他誠惶誠恐的回答!
  
  
 若在大寶丟黏土湯圓洩憤時,我隨即放下手邊的書,馬上出手制止他,
可能會招致兩個南轅北轍的結果,一個是俯首稱臣乖乖就範,
拾起一兩顆剛剛被丟出去的湯圓,同時對其賠不是,一個是他推開我的手,
變本加厲丟得更兇丟得更猛,我得使更大的勁兒,費更多的唇舌,
強行中斷他猛烈的破壞行為,肯定有百分九十九的機率,我會淪為湯圓的標靶!
  
  
 第一個看似你好我也好的結果,實質是你不好我好壓抑情緒的結果,
其實是一種對孩子宣洩內心情緒的扼殺,若孩子有八分的怒氣,
他可以藉由充分執行破壞行為,或呻吟呼號或惡言相向或動手動腳,
將怒氣從原本的八分,以一分兩分一點一滴,才能慢慢的釋放到最好的狀態,
那是產生怒氣前的狀態,不慍不火心靜無波,不過那無非是天方夜譚,
然而,至少怒氣有了宣洩的管道,不會累積堆疊到下一次的怒氣情緒!
第二個就是你不好我也不好最糟糕的結果,通常旁人的干預介入,
尤其是誘發當事者起怒氣情緒的人,只會讓情況達到無法收拾的最高點,
是你使我這麼怒不可遏,還想叫我對你的勸阻言聽計從,門兒都沒有,
你要我別破壞,我偏與你唱反調,而且唱的更兇更大聲,唱到你跪地求饒,
就讓孩子把內心裡所有的情緒宣洩出來,氣消了,心靜了,腦袋清楚了,
這時,才是父母介入輔導的最佳時機,告訴他當時你的感受現在你的期望!
  
 選擇執行何種破壞行為,是因人而異,每個孩子都有其獨特的呈現方式,
作父母的就是充分給予孩子呈現個自在宣洩情緒時執行破壞行為的機會與空間,
以是男孩的大寶與是女孩的小寶為例,面對同一件令人惱怒的事,
如不遵守規則導致黏土被沒收這檔事來說,大寶的反應如你所見所聞,
就是以丟這個破壞行為宣洩心中的怒氣,我給了丟的空間,也給了丟的時間!
依以往和小寶正面交鋒的經驗,她會直接衝到客廳的沙發旁趴站在邊上以示抗議,
呻吟呼號的空間與時間給了,有時她也會有樣學樣學哥哥用丟的,丟的全無忌憚!
  
 破壞行為執行的程度與時間的長短,端視當時孩子感覺備受威脅的程度而定,
如果爸爸說要沒收黏土的這句話,說的怒氣沖沖,說的不留餘地,
聽在大寶耳裡肯定是句句帶刺,為表內心無言以對的抗議,
他使出渾身解數以置黏土為死地之姿,管你三七二十一,閉起眼睛東丟西扔,
如果爸爸說要沒收黏土的這句話,說的慢條斯理,說的寬宏大量,
聽在大寶耳裡肯定是順耳動聽,為表內心違反規則的歉意,
他或許會心有不甘,但是仍舊會半推半就的拾起黏土,放在原來的位置上!
  
 透過情緒的充分宣洩,輔以父母的耐心引導,孩子慢慢學會控制內在的情緒,
漸漸地,外顯的破壞行為減少了,執行時間縮短了,執行程度也緩和了,
因為孩子找到了最適合自己也最能夠充分宣洩內在情緒的方法,
當心裡覺得不舒服的時候,他知道該怎麼做,既能宣洩情緒又不會傷害別人!
而且,在經過情緒充分宣洩的洗禮之後,默化潛移之中,孩子會循序漸進的,
將日積月累的外顯行為逐漸轉化為內在的一股能量,開始學會與自己的情緒對話,
我為什麼會生氣?我為什麼要生氣?是人讓我生氣?還是事情讓我生氣?
如果遠離那個讓我生氣的人,或把讓我生氣的事情說出來,我是不是就不氣了?
如果去做我喜歡做的事,看書,畫圖,打球,敲打樂器,或許心裡就會舒服多了!
  
 有人說使人愉悅的情緒才是好情緒,使人憤懣哀傷的情緒是不好的情緒,
情緒其實沒有所謂的好壞之分,會說給人喜樂是好情緒給人哀怒是壞情緒,
皆是當下感受得來的,因為喜樂的感受是甜的,舒服的,輕鬆的,無負擔的,
哀怒的感受卻是苦的,火辣辣的,緊繃的,有如肩負千斤擔壓的喘不過氣來,
所以才會仲裁只要引起心中不快的情緒是壞的,帶起內心快活的情緒才是好的!
  
 不過,人稱好的情緒,如果不妥善處置的話,可能會演變成人稱不好的情緒,
如樂極生悲,那麼當時感受到的人稱好的情緒,就被扭曲了,不是情緒不好了,
而是人的宣洩方式破壞情緒原本散發出來的質,它變了質,人也變了心!
  
 一個人心情好的時候,對同一事件,所感受到的情緒起伏,
會比心情不好的時候,要來得強些,也要來得多些..................
我今天心情不好,聽到你升榮助理教授,我只是輕描淡寫淡淡笑之;
我今天心情真好,看見你手上拿的聘書,我欣喜若狂拿起相機記錄這一刻;
我今天心情不好,聽到你因放手站立拍手叫好,一句嗯真棒敷衍你的進步;
我今天心情真好,看見你左右搖晃向我走來,我逕自衝向你緊緊擁入懷裡!
  
 心情不好的時候,我看書,以逃離情緒起波瀾的地方,看什麼書,
什麼書都看,手邊有什麼書,就看什麼書,情緒若是因教養而起,
就看無關教養的書,情緒若是因生理而起,就看有關食譜營養的書,
情緒若是因夫妻爭吵而起,就看幽默搞笑的書,情緒若是因誤解而起,
就看有關一笑置之的書,情緒若是因生離死別而起,就看有關愛是永恆的書!
  
 我看的無關教養的書,種類繁多,雖然族繁不及備載,不過最愛的還是旅遊書,
旅遊書琳瑯滿目各具特色,不過我看的不是那一種單純介紹景點和路線的書,
而是旅程中充滿景點與故事交叉錯落的這種旅遊書,它編織起我心中的夢想,
一個計畫在未來實踐的夢想,它設計出我想要的藍圖,一個有家人參與的藍圖!
  
  
 最近看過的其中一本旅遊書,是名嘴于美人的于美人FUN長假,
平裝本出版社出版,文字淺顯易懂,即便得時時侍候兩個小蘿蔔頭,
讀來也快意輕鬆,書裡的景點沒一個地方我去過,書裡的餐食我每一個都想嚐!
仔細算來真正坐飛機離開台灣本島出國的次數屈指可數,日本轉機一次,
美國一次,若加上去金門的兩次,總共是四次,去日本和美國有爸爸,
和肚裡的只有一個星期大的大寶陪同,金門則是形單影隻孤家寡人獨自前往!
會去日本是託去美國途中的福,當時抵達日本機場時己是晚間七點多鐘,
不用簽證出了機場,一群人坐上當地的小巴,入宿一家離機場不遠的飯店,
行李包袱安置妥當梳妝整理一番後,牆面時鐘上的鐘擺左右晃動答答了九下,
猶如頒獎典禮奏樂前的節拍聲,提醒我該是餵飽飢腸轆轆的肚皮的時候了!
  
  
 既已到九點,在人生地不熟的環境中,能去的地方已然無從選擇,
更遑論找一家藏匿在靜謚的小徑小巷裡的小店,啖食當地平價的小菜小吃,
雖然沒能模效于美人預先找好店家,享受慢工出細活的東京精進料理,
不過,飯店的自助式All You Can Eat餐廳提供的餐食倒也色香味俱全,
生魚片新鮮沒話說,生菜沙拉當然一應俱全,白飯肉品相得益彰,
飯後甜點真的是吃進嘴裡甜在心坎裡,抹茶,咖啡,果汁飲料任君選擇!
  
  
 以吃體驗當地的人情風味,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填飽肚皮是一定要的,
明查暗訪倒也不可少,對日本人溫文儒雅必恭必敬的印象皆來自於日劇,
餐廳用餐的經驗著實讓我對服務生九十度的鞠躬屏氣輕言細語大開眼界,
我因腳抽筋想喝點什麼可以迅速補充鈣質的飲品,便向一位站立在門口,
直挺挺朝餐廳內部環顧的服務生詢問販賣部的位置,以一句你好的破日文,
我開啟與她雞同鴨講的話匣子,雖然她點頭如搗蒜,對我嗨聲連連,
我仍舊聽不到任何販賣部位置的蛛絲馬跡,只好祭出較擅長的英文,
嘗試以慢條斯理的方式,一字一句說出我的來意,她依然聽得一楞楞的,
後來是怎麼從她口中得知販賣部的位置,早已忘得一乾二淨,不過,
倒是對於日本人的不疾不徐,認真工作的敬業精神,誠心的佩服備至!
于美人品嚐的月心居精進料埋,印證日本人對所從事的人事物的執著與尊敬,
這種超乎以往經驗可以想像的精神,起了我在養兒育女的過程中,
遇著瓶頸有什麼大不了的羞愧念頭,只要轉個彎兒換個想法,無須糾纏爛打,
教養難題自會不攻自破,然而,精進料理卻是要潔淨身心靈,
以此為一生職志,製作以傳統為根基求不斷創新的料理,實令人震懾誠服!
  
 于美人的那一趙送給人生中途300天的旅行,有家人隨侍在側的喜怒哀樂,
我也嚮往未來的某一年裡,有這麼一次長征旅行,陪伴的是孩子的嘻笑,
免不了穿插為人父母的怒罵,不過旅行中的怒罵倒是不同以往在家裡的潑婦罵街,
出門在外嘛,就是要散心,無論什麼事,寛心最重要,不聽話當然得罵,
只是無須那麼執著,難得在外恣意妄為,痛快玩瘋個把天,甚或幾百天,
激起父母孩子間相處的火花,發現孩子潛在的特質,瞭解孩子的內心世界,
或許經過一次長征旅行的洗禮,父母會發現,孩子不再是以前那個搗蛋鬼破壞王,
只不過是一個隨時需要父母關愛,處處討擁抱,要人親親的小小孩而已!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