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到夜市,想起吃的觀念。



  有著里長身份的外公,以路口擺攤賣麵為生,母親自小生活算是優渥充裕。然而,外公驟逝使母親家頓時陷入困境。家道中落後,媒灼之言嫁給父親的母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身為女性,她努力維持傳統,為了討生活,家事與事業,她一肩兩頭挑。


  其中,飲食也深受影響。母親總認為,東西不難吃,衛生還過得去,也當作一餐飯吃了。或許是工作性質的關係,經常在與客戶電話來往間,必須即時在客戶交待的時間內順利遞送貨物抵達目的地,致使母親養成汲汲營營的態度。時間就是金錢,若能在十分鐘之內解決一餐,她決不會多花一分鐘時間決定該吃什麼。


  「有錢讓你賺,還叫我排隊,又不是沒錢」是母親的至理名言,尤其看見大排長龍的景象,她便會脫口而出。這次在宜蘭羅東夜市,看見羊肉爐攤子前到處擠得水洩不通,在不由自主被推著走的窘境下,母親還是老話一句。


  想吃宅配不就得了,況且現在網路這麼發達,根本不用人擠人,還可以省下交通費和費神的舟車勞頓,在家就能輕鬆享受美食,只要看見那些人坐在悶不透風又熱氣蒸騰的攤子前,摩肩擦踵的大家挨著你我的身子,就為吃那到處都可以吃得到的食物,我真的看得不禁悶熱還搖頭起來。


  這是生活的樂趣。有時不耐她那陳舊老掉牙的腔子,我會對她這麼說。偶爾,真的受不了她的連珠炮,乾脆以一句「唉,你不懂的啦」結束這觀念迥異的吃的話題。


  其實,從小與母親生活,自然許多方面深受她抱持的態度與價值觀影響。以前,也認為,只要能填飽肚皮,無論食物的美味,盡往嘴裡塞。生活在聲聲催促下,更不懂品嚐食物的滋味了。不過,與外子相處之後,一切都走樣,而且走樣的結果,隨著日積月累,我也漸漸的樂在其中了。心想,年紀也佔一部分吧。


  這樣的巧合,使我憶起《
掌生穀粒》的作者程昀儀和她先生李建德飲食習慣的對比,那是自小養成的。她,自小在著重功夫料理的家庭,而他,簡單的一碗白米飯便能打發一餐。我,只要能吃飽喝足,管它什麼鍋碗瓢盆,忙著照顧菁仔攤(連結)的生意,根本沒那講究的閒功夫了。反觀一樣出生在白手起家的家庭,外子不僅要吃飽喝足,還要不疾不徐,更要賞心悅目,本來嘛,生活中,除了掙錢,就是要懂得運用掙來的錢好好享受。
    

  美食,是一種象徵。它,突顯一個人的生活態度,一個人的故事。它,也訴說一個文化的傳承。它,牽繫人與文化之間緊密不可分的關係。


  享受美食,就是在經歷這樣的過程。唯有在當地,身在景中,親身接觸,才能感受美食帶來的象徵,這是在自家挨著餐桌,打開宅配盒裝,就著空調的徐徐吹拂下來的冷風,嚐不出來的感受,那種淚汗淋漓,滿足與喜悅的感受。親自從煮食人的手中端過的一碗一袋,滿載的都是煮食人背後的血淚與奮鬥,還有對美味的堅持。


  也唯有用心,美味的堅持才會齒頰留香。


  所以,我說嘛,這是一種生活的樂趣,有時甚或是另一種的心靈成長。唉呀,你不懂的啦。
表情符號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