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力屋的生活工場和台中酒廠的海角七號,
讓原本被蚊子搞得烏煙瘴氣的心,
被忽晴忽雨的天氣染得陰晴不定的心,
添上一抹天晴的絢麗色彩。
 研究蚊子的專家除外,我想,大部分的人都怕蚊子、討厭蚊子,
而且,大部分的情況下,都有想一手拈死它、一掌拍死它的衝動,
我是大部分的人,我在大部分的情況下,我現在就有這樣的衝動。
  
 無論季節與天候,睡覺時間一定都會鋪設蚊帳,一來圖個好眠,
二來保護孩子不被蚊子叮咬,孩子的皮膚細皮嫩肉,一旦被咬,
紅腫處不旦清晰可見,無法抑制搔癢感覺的孩子,
肯定是卯足了勁地猛抓,抓到破了皮,流血結痂,成了紅豆冰。
  
 遺傳到我的過敏體質,小寶對蚊蟲叮咬的症狀反應,要其他人嚴重。
別人可能只是腫起一個小包,也會癢,但不到奇癢難耐的地步,
大概經過幾十分鐘,癢的感覺通常都會逐漸減退最後消失不見,
像外子和大寶就是這樣的體質,剛開始只是抓個幾下止一止癢,
不再去理會它,沒多久,就不癢了,或許是身體已經習慣了癢,
也就不覺得它癢了............
  
 蚊蟲叮咬的包搔癢腫脹程度,和一個人的體質有關係,
而會不會去搔癢和會搔多久,和一個人的處事態度習習相關。
  
 外子在工作遇上煩人瑣事時,通常會去租部影片回家看,看完了,
心煩意亂也跟著完了,隨著影片的起承轉合,心也起承轉合了,
不再眷戀之前的煩人瑣事,轉而選擇面對它,同時想辦法解決它。
如同被蚊蟲叮咬之後開始覺得癢的那一剎那,外子會找出綠油精,
塗抹在那一顆紅腫包上,暫時止癢,等紅腫包消了,包也不癢了。
心頭有事,先擱置一旁,待腦子準備好了,找出解決之道,
或者,找到情緒的出口,便可以蓄勢待發,重新面對心頭的事了。
  
 但是,相較之下,我和小寶就不一樣,只要一被蚊蟲叮咬,
包就會腫得又大又紅,整個包呈現發熱發脹的狀態,
而蟲的咬痕早已被周圍的腫脹擠得不見蹤影,只能以目測方式,
猜測咬痕大概就在包腫得最尖最凸起的地方,其實,
抺上綠油精也於事無補,因為腫脹的痛勝過搔癢的感覺,
綠油精的泌涼刺鼻味充其量只是發揮它提神醒腦的作用。
有時真的腫脹得難以忍受時,冷凍庫裡的冰袋暫時可以鎮痛解熱,
但是,只要停止冰敷,過不了多久,又再度脹痛搔癢起來。
  
 就好像當我心煩意亂的時候會一直鑽牛角尖一樣,
那一根牛角尖使我的腦子裡亂成一團,蒙蔽了我的視覺神經,
找不到任何一處可以暫時宣洩情緒的出口,
只好任由心頭的事脹滿擴大,愈脹愈腫、愈擴愈大,
推擠著那一根牛角尖的周圍,直到忍無可忍的地步時,
所有的情緒便從牛角尖的插入處傾巢而出,而且是一發不可收拾,
即使有外子的安撫勸說,大寶的鬼臉扮相,或小寶的柔聲細語。
  
 事實上,會提到惹人厭的蚊子是有原因的............
  
 前一天晚上,小寶被一隻趁虛而入進了蚊帳裡的蚊子叮了滿頭包,
和小寶同睡一張床的我,早就察覺蚊帳裡似乎有點非比尋常,
因為有幾次在半夜裡被搔癢的感覺給吵醒了,
睡眼惺忪的我在蚊帳裡搖頭晃腦,試圖揪出那一隻擾人清夢的蚊子,
但是少根筋的我,只是瞧了幾眼蚊帳四周,便倒頭呼呼大睡了,
根本就忘了要抬頭檢查蚊子最有可能停留在靠近天花板的地方,
沒想到自己的疏忽,卻害苦了小寶,得忍受好幾天的腫痛搔癢。
  
  於是,今天一早,心疼的外子拿起電蚊拍,像雷達似的,
四處尋找著那一隻吃飽撐著的蚊子,「找到了,在天花板上。」
「啪」一聲,那是蚊子被電流擊中四分五裂的聲音,
「真是該死的蚊子,」那是外子吐一口怨氣的聲音。
  
 嘴裡一邊嚼著一口花生吐司,一邊看著小寶東抓西抓的舉動,
原本想去公園走走的外子,心情頓時降到谷底,思緒更是陷入兩難,
「萬一出門又被叮咬的話,晚上你和妹妹別想有好覺可以睡了。」
「被蚊蟲叮咬是在所難免的事,做好防護措施就行了,別擔心。」
「不然,我們去台中酒廠看海角七號拍攝的場景,你覺得怎麼樣?」
外子看完聯合新聞網的介紹之後,他這麼提議。「好啊!」我附議。
  
 沒想到,車子才開出停車場大門,毛毛細雨便滴落在擋風玻璃上,
「哇,下雨了,可能去不成了,」外子帶著失望的愁容說。
不過,抱著一絲放晴的希望,他還是繼續開在前往台中酒廠的路上,
但是,天公仍舊不作美,不想就這麼兩手空空思緒空空的出門,
既然心裡沒有感受到海角七號的悸動,至少兩手也要滿載而歸,
外子於是下了前往特力屋的生活工場大肆採買的命令,
他就是這樣,當下不好的情緒,就當下釋放,從不拖泥帶水............
  
 牽著小寶的手坐下手扶梯,我看見幸運之神正在向我們招手,
引領我們跨進生活工場大門,參與一場相請不如巧遇的活動。
我喜歡去這一家生活工場,不過,是有空或有需要的時候,
才會造訪,它的經營型態和其它分店不同,它是一家outlet,
過季或瑕疵商品都會在這裡找到中意它們的買主,我是其中之一。
  
 既是過季和瑕疵,當然特惠的價錢會比原價有所差距,
花原價的錢得到兩種商品的享受,這是吸引我且愛上這裡的原因。
或許有人會說,何必省小錢委屈自己的視覺、觸覺、甚至味覺,
其實花錢事小,我根本在意的是在好幾堆的雜物中翻箱倒篋,
找到自己想要的寶藏那一種如獲至寶的樂趣............
  
 上門的時候,這家生活工場正好舉辦滿六百送一百的活動,
初衷並沒有湊到六百的打算,挑選兩只有花辦輪廓的盤子,
盤身是淡雅的粉紅色,上面有類似用色筆隨意勾勒出來的花草圖樣,
盤邊是艷麗的桃紅色,我非常喜歡這只盤子,配上賺到的心情、
配上美味的食物、配上愛它的人,嗯......,真的是對極了。
  
 一個不修邊幅的人,如果想在一群精心打扮的人中脫穎而出,
最快且最立竿見影的方法,就是和那一群人一樣,
套上一件可以吸引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服裝,但,要帶點不一樣,
那一件服裝是要為自己量身訂作的,若只是為吸引目光,
選擇一件與自己不相襯的服裝,那種稍縱即逝的目光不會維持太久,
而且,目光轉移之後就不會再回來,無論如何挺直腰杆,抬頭挺胸。
  
 一張沒有框架的照片,如同一個不修邊幅的人,
它單純記錄著生活點滴,真實而平凡。
家裡有兩面照片牆,貼滿孩子們的生活照,每張照片都沒有框架,
走過走廊,若沒有稍作停留,通常跳入眼簾的是一抹黑影,
從兩旁呼嘯而過,兩百多張的照片剎那間糊成一團,
一團看不清是孩子坐在安平古堡的開懷大笑,
還是在櫻花林迎著幾近零度陣風吹拂皮笑肉不笑顫抖僵硬的面容。
  
 一張給了框架的照片,如同一個精心打扮的人,它搶得先機,
吸引目光使人駐足觀看,感受到隱藏其中的情緒,唯美而感動。
家裡的電視櫃上擺滿了幾個有框架的照片,框架樣式不一,
不同的顏色在其中錯錯落落,交織出不協調但可接受的氛圍,
每回走過電視櫃前,總會停下腳步,目光隨著邊櫃往上移動,
落在那一張大寶出生滿二十四天剃光頭的照片上,
憶起三年多前大寶剛出生飢腸轆轆時,哭得面紅耳赤的模樣............
  
 是包覆著那張照片的框架,在一行交錯排列的框架中,
吸引我駐足觀看的原因,不是它艷麗突出,更不是它尺寸特別,
是它配上照片呈現的自然不矯作隔開了那一行五顏六色的框架,
它跳出來了,跳入我的眼框中,跳進我的心坎裡............
  
 「一張相片加了框,感覺就不一樣,不過要是對的框。」
外子把一張大寶吃藥痛苦的照片放進剛買來的相框時這麼說。
在生活工場裡,外子瞥見一層堆疊了幾組風格迥異的相框,
東挑西撿之後,他選中一個有檜木色澤長方形的木質相框,
在相框右下角L型的木質面板上,刻有三片宛如蜈蚣外觀的葉子,
它的身上只有一種顏色,就是它本來的顏色,外子說:
「看似平凡無奇的相框,卻能烘托出框在其中的人事物。」
  
 那一張大寶吃藥時用手抹過殘留在嘴角藥水的照片,粗魯的動作,
加上痛苦的表情,放在框裡,彷彿嚐到了那一抹的藥水.............
  
 那個木質相框,外子買了三個,準備拿來裝孩子的照片,
還有小寶愛不釋手的生活小熊,就這樣,無意間湊足了六百,
也無意間,讓採買購物的好心情撫平了原本事與願違的心。
  
 等待外子結帳的空檔,好奇心驅使孩子走向一片垂掛空中的門簾,
那片門簾是由好幾串珠子串成的鍊條連接而成,不同顏色的珠子,
交織在一條條的鍊條上,站在稍遠處看它,在室內燈光的照耀下,
還會閃閃發亮,貼在我身旁的小寶大聲嚷嚷著說,「是星星耶!」
從門簾底下走過,會發出珠子彼此敲擊所發出來的叩叩聲,
就是這個聲音讓孩子們留連忘返,一會兒用頭鑽過門簾底下,
玩探出頭來的遊戲,一會兒用手拍打門簾,演奏起不成調的敲擊樂,
一會兒兩個孩子各站在門簾的前與後,玩起猜猜我是誰的遊戲......
  
 「好了,停止,萬一不小心扯下門簾就糟了。」
外子的吆喝聲制止了孩子肆無忌憚玩樂的興緻,
也喪失了我原本想要觀察並試探孩子克制內心衝動的機會。
  
 幸運之神再度招了第二次的手,它讓天公作美,太陽露臉了。
上午將近十一點鐘,開車返家的路上,我問:「還要不要去?」
外子,下午一點鐘有課,靜默無語,思考著行程的安排,
「好吧,就去吧,人都已來到這裡了,不去看看有點可惜。」
說好了中午吃麵包裹腹,便驅車前往台中酒廠找海角七號了。
  
  ★去台中酒廠找海角七號的精選照片★
  
實在忍不住想抓的衝動,才抵達海角七號的片場台中酒廠的出入口,
小寶便不計形象的彎腰蹲下去,開始忘我的抓起癢來,
腳上叮了五六個包,奇癢無比,無怪乎小寶顧不得熙來攘往的海角迷,
拚了命地想一次抓個夠,抓個痛快淋漓,「好了,再抓就破皮了。」
指責的文字帶著疼惜不捨的語氣,外子抱起小寶往前走............
「爸爸,請你幫我呼呼,好不好?」「好~,來,爸爸幫你呼呼。」
  
  

在海角七場宣傳活動的布幕前,著實費了點工夫才喬好拍攝角度,
然而,卻只有蹲坐在中間的外子最捧場,正經八百的朝鏡頭微笑,
兩個小孩則是不安於室的左右扭動,雖然小寶的手和大寶的微笑,
都朝向鏡頭,但,他們的眼睛卻情不自禁的盯著我身後的人群走。
  
 
在拍這張照片時,我聽見小寶向外子撒嬌說:「爸爸,幫我脫襪子。」
外子問:「為什麼?」小寶回答:「因為我不舒服呀!」
外子邊掀開小寶的襪子朝裡面探頭探腦,邊問:「哪裡不舒服?」
「是這裡,在這裡呀!」小寶有點急切的說,「爸爸,我好痛哦!」
「好,乖,爸爸惜惜呼呼就不痛了。」「嗯,謝謝爸爸。」
很喜歡小寶坐在外子的手臂上溫存撒嬌的畫面,
那麼自然,那麼安心,那麼真情,那麼愉悅,那麼幸福............
再配上海角七號主角的特寫鏡頭,更有一種時空交隔的氛圍,
其中,隱含著錯綜複雜的,難以道盡的愛恨情愁...........
  
 

愛發呆出了名的大寶,就連短短幾秒按快門的那一剎那,
他也可以入神到外子呼喚他繼續向前走時,他依舊故我的,
一楞一楞地注視著人來人往的地面,那些散落一地的宣傳旗幟......
大寶就快要到讀大班的年紀了,外子和我其實都很牽腸掛肚,
他這樣我行我素、愛幻想、愛自由的個性,
該如何融入處處受限的團體生活,要是和同學一言不合打起架來,
要是不能隨心所欲做他想做的事,要是事情不照預期的計畫走............
  
 

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寶,就怕媽媽不陪她睡覺,拗脾氣的她,
好勝心強又不認輸的她,就怕媽媽噘起嘴來,生氣不理她,
做任何事都勇往直前的她,就怕與人分享媽媽溫柔的擁抱。
看著照片,我心裡明白,再過不久,小寶長大了,
就不再害怕我不陪她睡覺,因為她可以自己睡一張床了;
就不再害怕我噘起嘴生氣,因為她可以關起門視而不見;
就不再害怕與人分享擁抱,因為她可以獨自出走尋找慰藉。
  
 
在現實生活經驗中,不曾見過這種沒有方向盤的四輪推車,
大寶心生好奇,一骨碌地低下頭鑽進車子前方的ㄇ形拉桿,
尾隨在後的小寶也想加入大寶的探索行列,一味地往前衝,
一個不留神右手甩到推車後頭用來支撐貨物鐵銹斑駁的板車,
外子見狀,心想大事不妙了,四肢被咬傷,現在手又撞傷,
趕緊驅前抓起小寶的小手,檢視撞傷的地方與程度,不過,
出乎意料,她沒有痛得哇哇大哭,只是盯著撞到的地方瞧,
她很鎮靜的學著大寶弄壞玩具時會說的話:「沒關係,爸爸。」
  
 
離開海角七號片場前,瞥見了這台腳踏車,行色匆匆的拍下它,
便轉身追趕外子和大小寶的腳步,結束一早的行程準備打道回府。
在車上,我迫不及待地拿起相機按瀏覽鍵,審視拍攝的結果,
按到這張照片的畫面時,或許是因為當腳忙手亂,
我並沒有多餘的時間和空間調整拍攝的最佳角度,但是,
它卻隱含一股缺陷的美,夾雜著淡淡的憂傷,淺淺的思鄉情怯............
我想起孩提時代,父親扶起從腳踏車上摔下來的我,拍掉塵土,
扶持我騎向六歲的我、十二歲的我、十五歲的我,
騎到十六歲的我時,父親他不再隨侍在側在我萬一跌跤時扶我一把,
他不再叨叨唸唸要我小心坑洞水窪,他不再站在遠處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選擇飛上天空,在那裡他視野無礙,在那裡他可以自由自在,
鳥瞰我騎著腳踏車四處奔馳,奔向我的目標、我的家庭、我的人生。
  
 
在生活工場買的兩只盤子,那種花邊的樣式,那種淡雅的粉紅色,
很少出現在我們的生活裡,我們的喜好裡,我們的餐桌上,
因為家裡有三分之二的鍋碗瓢盆都是檳榔婆婆添購或人家送的,
那是在我還沒嫁作人婦,還沒孕育孩子,還沒洗手作羹湯的時候買的,
那是在我剛從大學畢業,剛要修習學分,剛要進入教職的時候送的。
當時的我對烹飪興趣缺缺,一想到柴米油鹽醬醋茶會搞得我灰頭土臉,
在滿是油煙味的廚房,拿起鍋鏟,在熱氣蒸騰的火爐邊,揮汗如雨,
翻炒著當晚的幾樣菜色,我經常望而卻步,我不想陷入那樣的生活。
現在的我在飄散著水果的淡淡香氣混合著咖啡的濃郁香醇的廚房中,
在不鏽鋼的平底鍋中裡倒入少少的油,灑點蒜末爆香,
放入一把把的青菜,翻炒幾下,調味起鍋盛放在生活工場的盤子裡,
這是我正在過的生活,是我現在想過的生活,
更是我現在樂此不疲的生活,主宰著家中所有人的味蕾,那種感覺,
是信任,是得意,是愉悅,是幸福,是無可取代............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