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風行於日本,之後也吹來台灣上空的這股水切風,其實水切優格早就成為歐美國家飲食餐桌上必要的風景之一,不僅根深蒂固,而且變化多端。在保加利亞(Bulgaria),「tsedeno kid elk mlyako」(譯自保加利亞語,意思是strained yogurt)一直被視為是國家料理的重要菜色之一,經常可以在琳瑯滿目的沙拉前菜和搭配的醬汁中找到水切優格的蹤影。

 

  在希臘,水切優格(或稱希臘優格會更貼切)則大部分運用在「tzatziki」(音譯:沙基奇,意譯:酸奶黃瓜)這道開胃菜沾醬裡的主要基底,此外,有時除了佐以蜂蜜或櫻桃糖漿一起食用之外,也會將水切優格製成小巧的一匙一口細致點心以在宴會時方便賓客取用。

 

  在中東地區,當地的人們以labneh(濃縮酸奶)稱呼去水後的優格,特別受到黎凡特(Levant)和阿拉伯半島國家(Arabian Peninsula)的喜愛。他們除了直接食用新鮮的labneh(如佐酒一起食用的mezze dish、還有三明治的內餡)之外,也會將labneh以香草與辛香料包裹並浸泡於橄欖油中延長保存。貝多因人也是labneh的擁護者,他們甚至將去除乳清後的酸奶,經過陽光曝曬後,再製成較原本labneh更乾燥且堅實的dry labneh。搭配一種名為khubz(pita的另一種稱呼)的阿拉伯麵包,據資料顯示,將khubz和dry labneh混合水,油脂,和鹽,搓成球狀然後食用,是這款dry labneh正統的貝多因人吃法。而且食用不完的khubzh和dry labneh的混合物,姑且稱它為濃縮酸奶球吧,可以泡在橄欖油中保存起來。📰參考來源:WIKIPEDIA

 

  這兩天一早就出遠門,也幾乎整日在外拋頭露面,三餐在外肯定是無法避免。因此,為了讓全家人即使在外打拼也能顧及身體的營養,於是在出門的前一日,事先將空的悶燒罐放入冰箱冷藏一晚。待翌日早上出門前,取出預冷好的悶燒罐,舀入日前做好的無糖優格,約莫每個人一日需要攝取的優格份量。成人最少200克,孩童大約成人份量的一半。接著放入水果丁,第一天是黃金奇異果丁和香蕉丁,第二天是鳳梨丁配基本班底香蕉丁,就可以覆蓋收進保冷袋中準備出門。待抵達目的地時,再拌入燕麥片和各種果乾,一份引誘人食慾勝過麥氏速食店超值早餐,且營養更加倍充足的家常優格以超級豐盛之姿端上桌。

 

  在此補充一點說明,就個人的經驗,與未事先預冷的悶燒罐放入無糖優格的效果相較,預冷好的悶燒罐裡的優格經過將近兩個小時的遠征,產出的乳清少了許多。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