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882smalltag.jpg 

04/14/2010 麥香雞蛋餅  

 

  今天送勛上學,想與老師淺聊勛的近況,順道交待要服用中藥的事。老師對於勛請過一個星期的假之後的課堂表現感到憂心。

 

  總是恍神,東西也忘記怎麼放,放在哪兒。團體討論時,以往會主動發言,最近幾次,必須向他提問,也未必會有反應,經常是若有所思的模樣,只好請他想發表時再舉手發言。相同的情況,繪圖時也不例外。畫一筆之後,接續的第二筆至少要等上好幾分鐘,問他,問不出所以,只是嘟嚷的說,他也不知道耶。

 

  我笑了,勛嘟嚷的反應像是將家裡出現的場景原封不動的搬到學校再度演出。關於發言,每回勛一返家,沒見到人,卻知道他已經到家了,因為啊,他嘰哩呱啦拼湊故事的聲音首先引他進門了,倒是不擔心老師憂慮可能影響表達能力的發展。至於繪圖,最近勛畫圖畫的很熱衷,舉凡恐龍,甲蟲,和鋼彈等,無一不是勛畫紙上的座上賓。沒有強迫,完全自願且積極,有靈感想畫,客廳一角的整疊畫紙隨時任由孩子取用。

 

  多點時間給他吧,我建議老師。生病請假是非預料中的事,而且也逼不得已,為了孩子的健康,是對自己好也對別人好的方式。從入學到現在,除了分離焦慮症已不復見外,每到星期日與星期一早上,勛大致都會表達不想上學,或非常期待星期五(玩具分享日),星期六,和星期日到來的渴望念頭。因為那是他能夠隨心所欲想發呆,想打盹,想吃點心,想出門,想騎腳踏車,想溜滑梯,想吃媽媽做的菜,......,想做任何事的任何時候。

 

  自由,是孩子可以盡情享有的。

 

  正如廚房的我,從一介平凡女性幻化為主宰者,主宰著流理台上的所有食材,我想怎麼做就想怎麼做。取出隔夜的漢堡,請倩打入三顆蛋,剪一支青蔥末進去,擱進鹽巴,混入一把起司絲,拌勻這事全交由倩掌握,熱油,倒入混合好的漢堡蛋液,煎至雙面金黃,剪成扇形四等分食之。不勞有人告訴我,哪有人把漢堡四分五裂,再丟進蛋汁裡頭泡,因為我知道懂欣賞的家人半句話也說不出口,早已被這熱燙柔嫩的麥香雞蛋餅給封了口了。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