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要倩幫忙為分割好的麵團,準備待會兒做山東水煎包用的。才滾了一團,倩說,我滾好了,我要去玩了。------04/15/2010

 

  但是,麵團還沒滾完,等全數滾完再去玩。不要,我已經滾一個了呀,而且做一次就夠了嘛,我要去玩。倩甩頭就走。如果我像你一樣,凡事做一次就夠了,你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甩頭後的倩頭也不回的走向她的遊戲場,甩都不甩我。

 

  舉煮飯來說,如果我洗好米就放著,不送入電鍋,也沒按下開關,等到吃飯時間一到,聞不到噴香的白米飯,原本還應該冒著蒸騰熱氣呢,但眼前所見的只是一鍋泡了水脹大飽滿的米和浸米水。能吃嗎?反正我事情就只做一次嘛!

 

  和你一樣,滾一個圓,就不滾了,任憑麵團放著繼續發酵也不理,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它發酵過度。等到想吃包子的時候,咦,恍然怎麼沒有包子可吃,麵團沒滾圓,擀平,包餡,摺摺子,送入熱鍋裡煎製,有的只不過是一灘長滿氣泡疙瘩的麵糊,反正我事情只做一次嘛,當然沒包子可享了,等著餓死吧!

 

  好啦,好啦,我要滾了。

 

  倩走向我,躍上餐椅,拾起一顆我為她滾了一半的圓,繼續滾了。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