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17新社花海   

 

  今天太陽公公真賞臉,是適合全家出遊的好日子,不過,天氣真的是太好了,好到大家都睜不開眼睛,大小寶遺傳到我本來就很小的瞇瞇眼,現在更是小得看不見了。 

    

  到達新社花海賞花地點時,下了車,蹲在路旁等外子的空檔,看到身後的景像有點瞠目結舌,兩旁大排長攏的攤販,錯錯落落著各式當地名產與夜市小吃,酥炸香茹的耗油味,與烤魷魚的焦香味,交織在攤販現場,香煙裊裊,熱氣蒸騰。兩大排的陣仗給人一股攤販才是這次花海主題要角,然而,花海,充其量只不過是陪襯點綴配角的錯覺! 
    


  不這麼做好像又無法彰顯台灣寶島獨特的飲食文化特色,逛一個地方,累了,腳痠腿軟了,總要找個地方歇歇腳,喝杯飲料,啖點小吃,今日的旅程才能劃下完美的句點,否則心裡多少會犯起疙瘩,嘴裡也老是咕咕噥噥的,「早知道就在那一家人煙浩穰的店家,耐著性子多等一會兒,或許,那是人間少有的珍羞美味,就這麼平白無故的錯過了。」


    
  尤其是老一輩的人,看到眼前那些泛起兒時回憶的零嘴,放在攤販上不買,心裡總是覺得怪怪的,走過攤子前時,還不時回頭望它幾眼,深怕不買它就會落入別人的手裡了,像檳榔婆婆,我母親,就是這樣一個念舊放不下過去的人。情緒來了,氣氛對了,她就會開始翻起陳年舊帳,即使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她依然我行我素,義憤填膺的數落多少對不起她的人的不是,毫無保留的吐露多少白手起家創業維艱的甘苦經歷,她總是說著說著,在不知不覺中,伸出她那一隻歷經風霜的手,粗略地抹掉幾滴落在臉頰上的淚水,看著攤子前的糖葫蘆,嘴裡還唸唸有詞的說:「這是我小時候最愛吃的零嘴呢!」
   

 

  即使如此,孩子才不管周遭的環境有多惡劣,總是能從中尋找樂趣,低頭聞聞大波斯菊飄散的淡雅香氣,伸手輕輕觸摸各種花兒柔嫩脆弱的艷麗花瓣,抬頭看看天空不時發出咕嚕咕嚕聲的巡邏直升機,在花海現場規劃的欣賞路線上玩起貓抓老鼠的遊戲,大寶當老鼠,我當貓,露出張牙舞爪的兇狠模樣,假裝追趕前方的小老鼠,假裝怎麼追也追不上,假裝氣喘噓噓的央求小老鼠,別再跑了,我投降了。
 

   
  天底下最開心的事莫過於在旅行中與多年不見的朋友不期而遇。那是外子大學時期的隔壁班同學,他帶著小名叫蘋果的小女兒,
身邊有母親和姐姐陪同,一起趁著周六休假的空檔,藉著賞花活動,享受兩代同堂的天倫之樂,煞是覺得他變了,和我認識的喜好畫畫尤其是畫漫畫勝過一切的他簡直是天壤之別,見著他為心愛的小蘋果拭汗,不時以手當扇子為她搧風解熱,呼喚小蘋果別到處亂跑的同時,還得轉頭忙著與我們噓寒問暖。在短暫的邂逅互道再見之後,看著他們漸去漸遠的背影,再回頭看看外子追著兩個小寶貝的背景,「人是會變的。」「不管再怎麼桀驁不馴的人,終有一天親情一定能軟化他的心,只是,要給他時間,要給他空間,更重要的是,要給他機會。」在邁開大步朝外子他們追去時,我心裡這麼想著............

    
  ★賞花插曲-小寶的鬼祟舉動★
   
  小寶:先查看一下四周有沒有人。

  小寶:好,就趁現在,看我的蜻蜓點水。

  小寶:好像沒人發現。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