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好友均的分析,可能是面對自己不擅長的運動項目,而在未察覺潛在壓力迫使的情況下,孩子的情緒因此經常陰晴不定。且,尚未學會控制情緒的他,不懂該如何釋放,冕不是破壞東西,就是傷害自己。

 

  日前因著「」一文稍事從壞思緒中短暫解放,卻在昨日一連串事件使鬆弛的心再度繃緊,直到筋疲力竭。

 

  午后,接孩子從足球場返家,準備好羽球拍和足球,再次出門至社區小公園運動兼遊玩。說好練習二十回運球,卻在無法順利控制好運球的方向和氣力,等不到第四回,火冒三丈的冕最終還是開了張,開了任誰都不願也不悅的「生氣」張。他氣得朝球場四周扔球,幾回後情緒仍舊無法在揮刀亂舞之下稍事平靜,接著將足球拋向空中的冕做出以頭頂球的動作,或交替著以指甲用力在手背上壓出痕跡的自傷行為,試圖表達他內心爆滿的憤怒。

 

  制止他,並勸導他,因生氣而做出的破壞和自傷行為無法解決事情,不僅可能使事情變得更糟,也讓看在眼裡的爸爸媽媽非常難過。然,氣頭上的冕非常任性,任憑怎麼想要疏通積聚在他心裡的洪水,他依舊我行我素,一意孤行,繼續扔球,拋球,繼續在手上壓出痕跡......甚至沮喪地說出這番話。「乾脆退費不要踢足球算了。」

 

  但,如此的野蠻行徑卻在氣力即將用盡時告一段落。見狀,且發現天氣有些變化,陣陣的微風稍事停歇,然而一團烏雲也正在前方的天空形成。於是,我指著天空對冕提議,要打羽球就趁現在,因此轉移了他對踢不好足球這件事的注意力。不過,求好心切的他卻在承擔幾次發不好球也接不到球的雙重打擊,情緒再次潰湜,猛然抓起球拍自顧往頭上敲。

 

  再度制止他,但不再好言相勸。我放下球拍,丟下一句「不打了」。原本打算採哀兵政策,滿足自己想打羽球的欲望,卻在一再重蹈覆轍,再次承諾卻又再次食言,輾轉反覆的背信行徑,不得不驅使他的策略不攻自破。我無動於衷,只是聳了聳肩說,「你違返了規則。」

 

  如此冷酷無情的回應免不了又是孩子一陣一陣躁動的抗議。但,如果他因此認清一味生氣對於解決事情和處理情緒並沒有幫助的事實,那麼,我願意忍受宛若一座隨時都可能爆發的活火山,那痛苦的煎熬與掙扎,希望陪伴孩子走在情緒管理的艱辛路程中,換取得來的是孩子的深刻體認,與面對挫折時,如何振作起精神。

 

  當知道自己球踢得不比人家好,不是因著羨慕而盲目崇拜,不是因著嫉妒而貶低自己的價值,反而更要加倍努力。虛心向羨慕的目標學習,在嫉妒的對象面前重振旗鼓才對。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