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饅頭,在主婦聯盟店裡沒找著中筋麵粉,架上沒有就是賣光了,櫃台小姐(之後以E小姐稱呼)說。------03/05/2010

 

 

  不然,你可以等等看,待會兒送貨的會來,是她見我失望的神情之後接著說。心繫家裡洗衣機裡脫水的衣物,選了架上的高筋,包含其他食材,其中有兩個梅子果凍,一個給倩當早午餐點心,一個留給放學回來的勛。改做麵包好了,當E小姐問我買高筋啊,我這麼回答她。

 

  不久,送貨真的來了,在我離開前,E小姐幫我找到補貨的中筋麵粉,問我要買,還是要換。要買,我答。今天做饅頭,明天做麵包。我是麵粉不嫌多,只怕用時方恨少。依稀記得,與那位E小姐第一次見面,刷著我買的在來米(秈米),且得知我打算自己磨米漿做發糕,她那不可置信的臉情至今仍深刻留在印象裡,當時她的反應是,看不出來你這麼年輕竟然會願意土法練鋼。

 

  終於買到,心情輕鬆極了,倩也是,是衝著那一杯吸得凍(動)的果凍。待午后,留外子和倩在客廳拼湊積木,好給自己充分專心做事的空間與時間。愉悅的放入各種材料,攪和攪和,卻聽到幾陣陌生的聲響,從料理機裡傳來。檢視一番,唉呀,怎麼這麼差勁啊,竟然將置放於白芝麻裡的乾燥劑不知什麼時候被我錯放入料理機裡,不會吧?!彷彿再次看見E小姐的臉情,且是真切的複刻在我的臉上,實在難以置信。

 

  怎麼會犯這樣的錯?

 

  早知道自己是一個monitor learning的學習者,想必是從以前的經驗慢慢累積而來,因此對於自己在學習的過程與學習的成果總是會放大與檢視。所謂monitor learner即監控學習者,粗略的定義是有意識監控或編輯學習到的內容,同時確認或更正。舉一位以英語為外語的學習者為例,當要說出"Andy loves to play basketball and he always plays with his best friend, Fred."時,在他說完第一句話接著要第二句話的時候,會略作停頓思考第二句的主詞該使用he或she為代名詞時的過程,或是當他原本應該說he卻說成she,在發現之後予以修正的過程,都是典型monitor learner會有的心理反應。

 

  也許以前犯過錯,且犯錯招致的後果影響層面巨大,或激起的反應激烈,奠定了從此以後自己凡事錙銖必較於完成一件事需要付出的任何代價。我記得,小時候很愛哭,也總是帶頭哭,只要我哭,姐姐妹妹也會跟著一起哭。所以,每當看見大家哭的稀瀝嘩啦的時候,便是我挨罵的時候。擔心我犯錯,每回過年當我好奇的追問耳聞來的忌禁與習俗,母親經常回以小孩子不用懂太多,或呸呸呸呸的呸掉我不小心觸的楣頭。或想學做一道菜,我能站在一旁觀看,母親已經是讓步了。

 

  凡事都是其來有自,卻不想套用在孩子身上,只要孩子好奇詢問,或願意動手,我幾乎都會樂意指點迷津,與樂見其成。

 

  雖然這次做毀了麵團,心裡難免不是滋味,隨著年歲的增長,與經驗的累積,monitor learning的反應也逐漸減弱,卻也很快釋懷了。毀了,下次謹慎就好,沒那麼嚴重,會毀了想做好一顆饅頭的心。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