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717smalltag.jpg 

03/03/2010 青蒜炒飯  

 

  坐在從婆家返回家中的車上,想安靜聽故事的勛對倩說,我討厭你的聲音。倩回,這個聲音很重要。

 

  倩說的沒錯,即使兩個孩子再吵,再鬧,惹得我心裡再怎麼雞飛狗跳的,他們都是我的孩子,兩個人的聲音在家裡佔過舉足輕重的地位。

 

  記得,有一次我和孩子陪同他們的阿嬤和大小姨南下高雄找三阿姨,那天外子學校有課,他沒跟上。上完鎮日的課,回到原本該是熱鬧,香氣撲鼻的家,開門迎來的是孩子喜相逢的面目與問候,伴著廚房裡的白米飯香,痠麻的四肢和嘶啞的聲帶,此時也在鼓躁的肚皮咚咚咚咚的敲響幾下,暫時得到舒解與釋放。回到家的感覺,真好。

 

  但,今天,空蕩蕩的屋子,靜悄悄的走進,除了關門,腳步,和喘息,一點聲音也沒有。突然,好靜,好怕,好寂寞,外子開始思念起孩子,他們微笑的小臉蛋,在客廳裡玩樂的景況,從那兒他們傳來的朗聲。接著,視線穿過門簾廚房裡做菜的身影,聽著噗嗤噗嗤蒸氣從電鍋一陣一陣噴出的聲響,鏟子與鍋子配合的天衣無縫完美的釋出食材的味道,我的飯香菜汁,啊,真想來碗白飯,配上精心烹製的菜餚,與家人同桌用膳,這才像個家啊!

 

  那天,獨自取出我事前冷藏在冰箱裡的飯盒,按火力中,時間兩分鐘,開始。那頓飯,外子吃的好酸。好不容易盼到我們返家,一顆懸著的心終於可以放下。分享他自己在家的孤單且擔心受怕,我揶揄他,才一天的時間,就這麼想我們啊,要不那麼誇張。聽得刺耳,他扳起臉孔,酸酸的說,等你試過就知道。在那一次我獨自北上參加頒獎典禮,我領受了那箇中滋味。

 

  今天的晚飯,運用冰箱剩餘的青蒜和紅蘿蔔,與過年禮盒裡的豬肉干,和自己炒的菜脯(買現成的菜脯加工切細炒糖和白胡椒粉整治而成的),炒了一盤有別於平白炒的青蒜炒飯。炒飯裡最重要的食材莫過於提香增色的青蔥末,改以蒜苗,別有一番好吃的滋味。雖倩吐出大部分的青蒜,勛卻吃光碗裡的所有飯菜。

 

  材料,青蒜切斜片1支,蒜末1/2小匙,紅蘿蔔絲1碗,肉干切丁適量,豬絞肉1大匙,菜脯少許,蛋2顆,冷白飯3碗,雞粉和白胡椒粉各適量。作法,熱油爆香一半青蒜和蒜末,依序放入紅蘿蔔絲,肉干丁,豬絞肉,和菜脯炒至所有食材香氣溢出,將食材推至鍋邊,入少許油,放入勛打的蛋液,待凝固炒開,再與鍋邊食材混合拌炒,接著剝散白飯於鍋中,將所有材料充分拌勻,撒入另一半青蒜片且加入雞粉和白胡椒粉調味後即成。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