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552smalltag.jpg

01/04/2010 高麗菜滷  

 

  前些天,同事媽媽因事來訪,順道送來一袋子的有機蔬菜,是自己姑姑種的,她笑稱,看起來很醜,不過非常好吃。------01/04/2010

 

  專程送的大禮可能會收的不好意思,有時還有些尷尬。畢竟,送給一個從來滴酒不沾的人一瓶上等的威士忌,雖說酒是愈沈愈香,然而,再好的威士忌若是擺在櫥櫃裡乏人問津,不僅無法突顯它的價值,也顯得送禮的人沒誠意。

 

  記得在"國宴與家宴"裡讀過王宣一兒時的一段有趣經驗。那時是物資普遍缺乏的年代,即使如此,每到逢年過節,各戶人家照樣是挨家挨戶拱手拜年,相互饋贈年節禮物。其中,最受歡迎也最常見的就是耐放且方便料理的臘味年貨。淘氣的宣一哥哥姐姐們便會在別人送來的火腿上做記號,一個年節過後,輾轉過好幾手的火腿又回到他們家,哥哥姐姐們看了心照不宣,經常相視而笑樂不可支。畢竟,臘味年貨在當時可是打開櫥櫃便可伸手觸及的常備品,也是在無新鮮肉品可嚐卻又想滿足肉慾時的替代品,總算是沒有魚,蝦也好。

 

  但,對我們一家子而言,蔬菜等同臘味年貨在日常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我可是收的實在,拿的踏實呢!仔細瞧瞧一大袋子裡的蔬菜,有青江菜,高麗菜,和大白菜,都是當季的時令蔬菜,找時間好好料理它們吧!

 

  今天,心還吃著昨日"島嶼的餐桌"上"包山包海的白菜滷",手一面拿起擱在廚房角落的那一袋,打算取出沈在最底下的大白菜,藉由仿作唱出屬於自己"白菜滷"的戲。卻赫然發現,大白菜四周圍繞著一群惱人的果蠅,仔細查看,也許是同事媽媽拿來時袋裡便沾了些許水氣,我沒有察覺,加上這幾天寒流來襲,索性將蔬菜就這麼原封不動連同袋子擺放在廚房的地上,沒想到,幾天過後的大白菜卻成了這副不堪入目,且散發出來陣陣的腐敗水味著實讓人難以招架。

 

  幸好,放置大白菜的袋子與高麗菜的是分開的,它們各自捆綁在一個袋子裡,才一同再放入一個更大的袋子。可是,已經決定好的菜色,又不想臨時改轅易轍,況且開陽和乾香菇都泡水,而第一次嚐試炸的蛋酥也在慌亂之中炸好了,萬事俱備,就只欠東風。如今東風吹不來,那麼就由東風的朋友西風頂替吧!高麗菜與大白菜同屬十字花科,且兩者皆有耐煮,以及與開陽和乾香菇搭得來的特性。那麼,最好的白菜滷替代品就是它了,高麗菜滷。

 

IMG_2538smalltag.jpg 

01/04/2010 高麗菜滷。蛋酥

 

  既然談到蛋酥,我想藉此著墨一下它對於我烹煮與品嚐這道菜的影響。白菜滷以前煮過,不過都是清湯掛麵的煮法,而且非常陽春,只是爆香幾朵香菇,幾隻小蝦米,放入洗淨切塊的大白菜略炒,加水悶煮至熟爛,起鍋前加些鹽和雞粉調味,簡簡單單的吃就已經覺得很美味了。這次受到陳淑華"包山包海的白菜滷"的啟發,嘗試著將倩打好的蛋穿過篩子,在中大火油鍋中炸的酥香脆,旋即起鍋備用,再與高麗菜同煮之後吸飽湯汁的蛋酥卻意外的讓我愛上了它的鮮美多汁,更懊悔自己現在才發現它存在於白菜滷的價值,原來它一直默默的扮演著畫龍點睛的角色。

 

  一整顆高麗菜都下鍋煮了,還是讓我們三個人停不了口的吃到只剩一個飯碗的量,不能再吃了,那是要留給放學後的勛晚餐的配菜之一,我提醒外子。只除了黑黑的香菇,倩可是很樂意的將一湯匙接著一湯匙煮到熟爛的高麗菜放進口中,不稍多少咀嚼,便輕鬆入喉給胃消化去了。

 

  嗯,加了蛋酥的,不管是白菜滷或高麗菜滷,好吃,值得推薦。

 

  題外話,茶餘飯後的時間。打蛋時,倩問我,媽媽,肚子在這裡嗎?一時無法意會,我請倩再說一次。她一面就著小碗敲著蛋殼,一面重覆剛才的問題。哦,看到這一幕我才想起來之前教導倩打蛋技巧時,曾經用過"肚子"這個詞告訴她不是一味的拿起蛋不加思索的猛敲猛打,而是要有"眉角"的打在蛋的肚子上。說一次,就記在心底,很開心倩會這麼問,雖然蛋還是打的稀稀糊糊的......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