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書目】

  • 正見千字文-正統文化教材精解 益群書店出版
  • 1001 Rhymes & Fingerplays Warren Publishing House

【愛的提醒】

  • 想進一步了解「二日一文」的養成計畫,請參考「『一日一文』養成計畫」這篇文章。
  • 愛每二到三天會發一篇「二日一文」的文章,除了發表「二日一文」的內容,同時分享孩子的學習進度。
  • 愛都是以「第一堂課@2009/01/12」的形式為標題來發文,表示在2009年的1月12日開始「二日一文」養成計畫的第一堂課,其他依此類推。
  • 愛發表這篇文章時,孩子已經在上第十五堂課了。
  • 從第十二堂課開始,愛會不定期的加入英文繪本的閱讀與角色扮演,除了避免課堂氣氛流於枯燥乏味,最重要是讓孩子將學習內容活用於日常生活中。
  • 與愛和大小寶一起參與「二日一文」養成計畫的格友們,應該發現到愛發文的速度變慢了。考慮到孩子的身心發展,與維持孩子的學習興緻,愛將原本形式上是以兩天授與孩子新的「二日一文」內容,會根據孩子的學習成果作適度的彈性調整。若孩子學習成果好,便按照「二日一文」的步調,若孩子無法順利流暢的唸誦,未來的兩天或四天便是用來加強孩子的熟稔程度,同時建立孩子的自信心。

【開始上課】


按播放鍵,可以即時聽見大寶唸「千字文」第八單元的聲音。

按播放鍵,可以即時聽見小寶唸「千字文」第八單元的聲音。

按播放鍵,可以即時聽見小寶搞笑唸「千字文」第八單元的聲音。
 
按播放鍵,可以即時聽見唸誦與解釋「千字文」第八單元的聲音。 
 

【學習成果】

  要一個人「不分種族」的對待另外一個人,著實是一件時時要謹記在心的事,是一件要放在心中落地生根,最後根深蒂固的事。

  出生後沒多久,因為外表的差異受到父親和兄弟姐妹的歧視與嘲笑而遠走他鄉的醜小鴨,在它脫胎換骨,羽化成天鵝時終於得到了同類的接納與認同,開心的鼓動翅膀展翅高飛,飛向它光明的未來。

  Guji Guji也是一隻鴨(雖然它不是真的鴨),不過和醜小鴨所不同的是,它是一隻鱷魚鴨。還有一點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不同,Guji Guji並沒有受到自己兄弟姐妹的嘲笑與揶揄它的外表,它們之間相處的非常融洽,最後更合力想法子一起對付想要吃掉所有鴨群的壞鱷魚。

  漢妮卡特小姐是一位平易近人的女士,和小鎮上的居民和樂融融,直到有一天,她頭上的那一頂雞帽,卻引起小鎮上的軒然大波,與居民投射在漢妮卡特小姐身上的異樣眼光,使她成了眾矢之的、責難的對象。在漢妮卡特小姐的堅持與反駁之下,加上擁有一頂火雞帽的皇后,她對漢妮卡特小姐的認同,她們彼此之間交換帽子的舉動,與皇后的盛情邀約,都使在場的所有鎮民目瞪口呆,從一開始的歧視與反對到最後的隨波逐流,鎮上所有居民紛紛戴上和漢妮卡特小姐一樣的雞帽。

  連續唸完了這三則故事,我想要傳達給孩子的是,要懂得面對一個人的不同,進而欣賞它、接納它。

  有一次,在台中科搏館的大門廣場前,大寶曾經指著一排排坐在輪椅上的大哥哥和大姐姐問:「他們怎麼了?」他們都是某一所特殊學校的學生,那天是他們校外參觀的日子。當時,我放眼望去,除了他們自己,所有人都投以好奇專注的眼光目送他們一車車的被推進展場中。

  我不敢說自己當時不是以異樣的眼光來看待這一群肢體殘障或腦性麻庳的學生,但我敢說的是他們讓我上了一堂相當寶貴的課,那是一堂「面對別人面對自己」的課。

  當下,突然驚覺我和醜小鴨的兄弟姐妹一樣,看到的是別人與我的不同,和對待漢妮卡特小姐的鎮民要求她拿掉帽子一樣,我也想把那些坐在輪椅上的特殊學生從我眼中拿掉。

  多麼可怕、多麼嫌惡的想法............

  下一刻,我心存罪惡猶如那三隻想吃掉肥嫩鴨群的壞鱷魚,我努力的喚醒心底最深處的憐憫與同情,試圖再進一步找出那一股感同身受的同理之心。如果我是那一位推輪椅的老師?如果我是那一位坐在輪椅上的學生?如果我是那一位坐在輪椅上那一名學生的母親?

  身為特殊學生的老師,我會義憤填膺的阻止四面八方而來的異樣眼光?我會坐在輪椅上,把投射在我身上的眼光,看成是一種善意的回應?還是,和Guji Guji的母親與欣賞漢妮卡特小姐的皇后一樣,先欣賞自己、接納自己,進而推己及人,去欣賞別人的同時,接納別人異樣的眼光呢?

  其實,有時候會有這樣的感覺,與其說是孩子的學習成果,倒不如說是自己和孩子一同成長、切磋、與學習的過程,會更符合「二日一文」養成計畫的目的,它的目的不就是教養這兩個字隱含在字面底下的「終身學習」的意函嗎?!
  


【學習成果】

  在為孩子複習這一篇韻文時,科博館廣場的那一幕突然閃過我的腦際,如果在那一群特殊學生面前唸出這首韻文,那會是一件多麼令人覺得諷刺與心疼的事。

  當下,我很自私的慶幸,家裡頭的大小寶能自由自在的追趕跑跳,雖然梳頭時梳過比沒梳還亂,雖然走路時鞋帶總是拖泥帶水,雖然洗手台的四周總是濕答答的,雖然洗過臉的臉上還留有白色的口水漬,雖然收好的玩具放的亂七八糟,不過前幾天在科博館走過一遭之後,頓時豁然開朗了起來,那些該做好卻沒做好的事已經不再像以前那麼重要了。

  因為,現在做不好,可以憑藉經驗的累積,配合生理的成長,等到未來的某一天,一定能做到好。但是無論先天或後天造成的殘缺,那些應該要做好的事,或許對特殊學校的學生而言,根本就沒有機會等到做到好的那一天,亦或是機會是有,但微乎其微。

  我不敢胸懷大志的立下決心,去幫助那些特殊學校的學生,期望他們有一天能和一般正常人一樣。但是,打從那一刻起,從那一股可怕、嫌惡的念頭跳脫出來開始,我真心企盼他們走在路上得到的眼光是出自憐憫、同情、甚而昇華成同理心。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別人的想法和念頭別人無法掌控,在沒有得到善意的回應下,至少他們,還有教養他們的父母,能挺起胸膛,大步大步的邁出自己的每一步,以我們是唯一的眼神中透露出來的自信,告訴異樣的眼光,雖然我們不會自己梳頭髮和綁鞋帶,雖然我們不會自己洗手和洗臉,雖然我們不會自己收好玩具和積木,就是所有異於常人的「雖然」使我們成為獨一無二的人,那你們呢?你們找們找到自己的獨一無二了嗎?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