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早,盥洗漱口時,勛向外子埋怨學校有人對他很兇,形容時還有點憤憤不平。

  問他,為什麼那個人會對他兇(不知是男是女,姑且以他為第三人稱稱之),勛說不出個所以然,其實是個悶葫蘆的他,尚不懂察言觀色,別人生氣,或別人為什麼兇,他經常覺得莫名其妙。


  因為他對我很兇,所以我討厭他。勛斷然下了一個結論,完全沒有轉寰的餘地,在自己與那位同學間築起一道隱形的牆面,拒絕與他往來。


  你知道他為什麼很兇嗎?我問。不知道,他說,早已預料他會這麼說了。是不是你做了什麼事,讓他覺得很生氣?盥洗後的他蹲坐在馬桶上如廁,眼睛直視前方,像是思考似的不發一語。還是他並不想要對你兇,只是某個人惹火了他或是他自己事情做不好生悶氣,本來嘛,生氣的人看起來就是兇巴巴的,誰生氣的時候還會掛著一張笑臉呢?


  勛依舊沈默,不過放鬆的表情看似認同了我的猜測。


  如果他再對我兇,我也要兇回去,沖馬桶時他還是義憤填鷹的說。兇的人看起來怎麼樣?為了削弱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念頭,我訴之以情的想要勸服他。讓人害怕,他抖動著身子說。你是不是想到媽媽對你兇巴巴的樣子?是啊,他嘟起嘴來的無辜樣總讓我不忍責罰他。那你可以想像你對別人兇巴巴的模樣嗎?嗯,很可怕。


  如果我不想對他兇,可是他一直對我兇呢?離他遠一點,對你和他都好。你可以找事情做,讓自己忙著,諸如畫圖或是看書都行,慢慢的你就會忘記他很兇的表情,等到你畫完一張圖或看完一本書了,再回頭找他,他或許看起來就不再那麼兇了。


  嗯,說完這番話,心理建設好之際,勛也準備好要上學了。祝你好運,勛,期待你今天,一如昨天,無論精神與心靈,都能滿載而歸。


  送孩子上學的路上,我反省自己,是不是不要對無心的話或負面情緒耿耿於懷呢?不願成為情緒的俘擄,就當作自己是情緒宣洩的出口,別人丟出來的負面情緒,讓它從出口流淌而下,一去不回吧。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