勛感冒將近一個星期了,心想,終於撐到他快好了,家裡的警報應該可以解除,沒料到,一向被視為身強體壯的倩繼外子之後也淪陷了。

  外子笑稱,家庭成員中,就抵抗病菌能力而言,倩,位居第二。那我呢,我問。你穩坐冠軍寶座,語氣帶些無奈與戲謔。我們家女性是強者,男性是弱者,總是敬陪末座,我次弱,勛最弱了。


  的確,從一包包陳列在置物盒裡的藥包,袋子上經常標示的不是勛就是外子的名字,而且頻繁的話每三兩天就有一包藥猶如囊中取物,與其它未服用完的藥包在置物盒裡摩肩擦踵,擁擠的彷彿雨後春筍般不斷的想從窄小的空間裡迸出來。


  孩子免疫系統發展未臻成熟,經常生病是無可避免,姑且論是理所當然。即使病菌無孔不入防不勝防,我們依然盡其所能,防範於未然。平日努力打好孩子的健康基礎,均衡飲食、補充適量水分、適度運動、睡眠充足等。萬一不小心生病了,也總能在患病之初看出端倪,給予即時的補救措施。


  諸如感冒是最常發生在孩子身上的病灶,在發現孩子打噴涕的次數比較頻繁,或孩子說起話來聲音緊緊放不開,或孩子的情緒開始躁動不安時,孩子可能感冒了。除了攝取比平常份量要多些的奇異果,再者,就是飲用加入熱水稀釋的溫舒跑,給予孩子補充多餘水分的機會,趁此黃金時機,將身體內的病菌尚未擴散之前透過汗水與尿液排泄出來。如此一來,原本即將要感冒的體質經常會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轉,以最快的速度恢復到強健的身體狀態。


  不料,忙於照顧與安撫重感冒又煩心於上學的勛,這幾天,真的忽略了倩的身體狀況。心裡總會安心的認為,勛已生病好些日子了,也不見倩稍有不適,就在勛的身子即將恢復,警戒心早已鬆懈之際,今天早上送勛去上學之後,倩發高燒了。


  雖然早料到,病菌一傳十十傳百,勛去上學沒三天就帶著感冒病菌返家,但卻未曾有心理準備,會是如此一波未平一波未起的窘境。38度半的熱度驅使我們費心安頓好了勛,接下來要面對的是排隊、掛號、等候、安撫、就診、領藥、餵藥、散熱、記錄等一連串的繁文褥節。


  為減輕孩子的痛苦,我們當然不畏雙眼垂下的疲累,擔憂的守候在身旁,輕拍腋下為她降溫,在小腿肚上墊冰枕減輕她的高燒不適,每過幾分鐘的詢問只為讓她感受親人的體貼與百般照護。看著服用退燒藥逐漸睡去的倩,對照起記憶中張張驚恐與無助的表情,那是來自莫拉克颱風摧殘下猶存的餘悸。


  我何其有幸,能守在倩的身邊,對她呵護備至。倩何其有幸,能在不受風雨侵襲的屋簷下,得到所有人對她的愛。但,風災的受災戶,無家可歸,親人失聯,與滾滾黃水付諸流水的不只土,地,人,房舍,還有一生的心血......那麼,那些要對倩做的繁文褥節又算得了什麼?


  絕境中,唯有希望能撫平傷口。唯有對未來懷抱希望,人才能鼓足勇氣再次踩踏在滾滾黃水下仍屹立不搖的土地上,背負著傷痛,繼續為以前努力,為現在留下印記,為未來打拚存活。除了病痛,難過,絕望,這是潘朵拉鎖在盒子裡的唯一希望,我們要藉助它的力量,為倩祈福,為家人祈福,為所有台灣人祈福。 

  
  病痛、傷心、絕望,是人生必經之路,只要心存希望,這條路會走的更穩,更堅強。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