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發生在孩子不好,這一天我成為無理的母親之前的事,也就是在學校甫開學的第二天八月四日的事

 

  還想著孩子怎麼都不會吵著找我們的時候,竟從老師的口中得知他哭了。



  在家裡等著,期待孩子返家開門的剎那那一張喜悅開心的表情,那是張透露著許多新奇好玩的事的表情。


  早上點心過後,約莫是10:50左右,那是勛第一次哭,待在廁所裡很長一段時間,因為拉不上褲子,他找不到人幫忙......


  那個時間,我回想,是外子載著倩剛抵達清水婆家的時間。今天是祖母的祭日。我沒跟上,是擔心勛。


  門開,跳入眼簾是擱在心裡一天才見到的熟悉身影,勛淺淺的笑一下,接著就聽從外子的話,脫下鞋子,洗手更衣。  


  第二次,是所有同學圍坐在地板上,一起喝水的時候,勛哭了。其他同學好奇的圍觀,他開始大發雷霆。於是,我帶著他走到教室的角落,問他原因,原來是想念你們,我請他暫時待在角落,直到他覺得心情舒服一點,可以一起參與活動為止。


  同一個時間,我正在為撰寫介紹關於婆家鎮店之寶清水筒仔米糕的文章傷神。


  在勛放置書包、整飭服裝的時候,外子告訴我他哭的事。當他走出房門來到客廳,我蹲下來扶著他的雙臂,問,你今天還好嗎?嗯,他點點頭。


  
是褲子拉不上來,我聽見他的哭聲,走進廁所為他拉上褲子,那是第三次哭。


  當時,正想著午餐的著落。自從有了孩子,那是我第一次獨自在家用餐。


  身體下半部倚在桌子邊上半坐著,勛突然對著我們發怒,
如果你們再把我一個人放在教室裡就走掉,我就會出來打敗你們。


  午餐時間,用餐沒多久,勛無預警地放聲大哭,他哭到無法嚥下口中的食物,擔心噎到,我便請他別吃了。問他,說想念你們。他哭得很傷心,哭彎了腰,甚至趴在地上無法起身。我試圖安撫他,他說,他的眼淚就是停不下來。


  昨天晚餐的炒飯,微波加熱,是我今天的午餐。


  今天午餐吃什麼?我問。
我忘記了。是飯還是麵?是麵。我沒吃完,因為我哭得很傷心,哭到我眼淚都停不下來。


  見到想家哭得傷心,我就讓他一直跟在我身邊,出教室辦事也帶著他。去操場溜滑梯、撿樹葉、吹泡泡,轉移他的注意力,也希望他不要把精力完全放在哭這件事上。而且,我發現,在吹泡泡時,他很喜歡拍破泡泡。


  是倩的午休時間,我繼續在電腦前撰文,外子為退回的論文潤稿。


  你今天在學校過得開心嗎?不開心,我一直在哭,老師一直很關心我。老師吹泡泡的時候,我一直拍一直拍一直拍,我覺得好好玩哦。





  不確定他是不是特殊孩子,不過,心裡明白他跟別的孩子不太一樣。老師表示,不曾遇過勛這樣的孩子,她希望藉由與他相處的時光,多與他認識,從中學習。
  

  我們很慶幸遇到勛的老師,照顧其他同樣是新生的孩子之餘,願意多付出些關愛,注入在她與他的互動之中,求的也是勛能及早適應環境,與班上的新朋友打成一片,以作為學習新知與生活自理的穩固基礎。


  今天晚上,陪勛去上廁所,他一面回想起白天在學校的事。對了,有一個同學也像我一樣哭,一樣想回家耶。好可憐哦!嗯,我要多關心他。孩子在面對陌生環境時,哭是發洩內心的恐懼與焦慮最快也最直接的方式。與那位同學一樣,勛,能把不安哭出來,我喜憂參半。


  喜的是他願意透過哭作為與外界溝通的管道,不是無聲無息的把委屈與情緒藏在心裡,不願與他人分享,更不願讓人觸及。一直以來,我最害怕的就是,孩子從學校返家,當我問起學校的生活點滴,他只是不當一回事的輕描淡寫,或回以「不就是那樣」理所當然之類的話,甚至隻字不提。還好,第一天放學回家,孩子幾乎有問必答,問到最後還央求我們是否可以停止發問了,好讓他能安靜的用餐。


  憂的是,哭會成為勛上學時的例行公事。許多傳承自親朋好友的經驗告訴我,千萬不要放太多心思在孩子抗拒上學這件事上,哭就讓他哭,一切交給有經驗的老師處理就好。因為要是愈在意,心就愈放不下,便容易讓孩子抓住心軟的弱點,一到學校,不是嚎啕大哭,就是賴著不走。只會讓上學這件事使親子雙方筋疲力竭而已。


  但,我與外子並不這麼認為。與父母分離產生的焦慮,是孩子成長必須經歷的過程,我們視為那是我們必須與孩子共同面對與克服,然後一起成長的過程。其實,送孩子第一天上學,
心中的不捨與牽掛,難以言喻。


  與孩子不分不離相處四年了,第一天的坐立難安到第二天的無所事事,到第三天,我送他進校門,看見他忍住不哭的模樣,我也忍住不哭,回到家裡之後卻放聲大哭,懷疑自己的分離焦慮症甚至比勛要嚴重許多。後來,才知道,原來勛忍到我轉身離開他走上樓梯之後也哭了將近十分鐘。


  為減輕孩子的不安與焦慮,我們與老師溝通,決定實施行為改變技術,採取漸進的方式,答應孩子的要求,先以半天為基本目標,再逐步延長待在學校的時間,第一天用過午餐回家,第二天睡完午覺回家,第三天吃過點心再回家。


  計畫是從今天開始。雖然成功與否是未知數,至少讓孩子明白我們與他並肩作戰,並非單打獨鬥,希望與他共同擊潰內心的分離焦慮,我們,與他,共同成長。他哭,我們也哭,他笑,我們也笑......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