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黑白糯米壽司捲的姐妹版,實在是嚐的意猶未盡,隔天再次加碼,煮一鍋醉雞湯麵的空檔,妥善運用用不完的紹興雞捲,做出一盤創意飯捲,醉雞黑白糯米捲。(用畢,方才察覺耽溺於細味品嚐的氛圍中,而漏了拍照喲......(笑))------03/13/2010

 

  備的材料與作法與黑白糯米捲壽司捲雷同,不過是茴香蛋條改成山芹菜蛋切條取代,在飯上再多襯以剝絲的紹興雞捲,捲起切成適口大小,一道賞心悅目,愛心滿溢的菜餚端上桌品嚐了。

 

  前幾日,因為一個衝突事件,我與外子分享一個想法。告訴孩子怎麼做,而不是告訴孩子不要這麼做。

 

  眼睛發癢,不揉還好,揉之後便一發不可收拾。自制力強的大人尚且能夠勉強自己適可而止,揉一下過了癮就可以忍住不揉了。但,孩子並不是,揉了,愈揉愈癢,愈癢揉的愈頻繁,愈用力。不僅無法自制,更不懂拿捏力道,每回瞧見孩子揉眼睛時粗枝大葉的動作,擔心會傷其眼睛,外子總是不厭其煩千叮萬囑,但聽完他的訓示,孩子的眼睛卻仍舊奇癢無比。

 

  這天,面對說不聽的孩子,外子大發雷霆。忍不住又舉起手想止住不聽使喚的癢,卻被孩子的爸斥責是不聽話的小孩,無辜的神情,撇起嘴,讓人不禁聯想,外子小題大作了。聽完我的質疑,外子岔岔的嚴正指出眼睛對生活的重要,若不好好善待,受損可是攸關一輩子的事。

 

  你的顧忌與擔憂我都明白,但你可以換一種方式告訴孩子,或教孩子如何保護他們的靈魂之窗,一味的禁止與吆喝,非但無法收制止之效,還可能使彼此間的處境弄的更糟,就像現在這樣。你生氣,孩子也生氣,還因為無法盡情止癢而焦燥不安。

 

  於是,我叫來孩子。勛,來,我們請風幫你抓癢。從腦袋裡抓起一句佯裝是咒語的咒語胡亂唸一通之後,就是現在,我說,風來了,嘟起雙唇,呼呼的朝勛瞪大的眼睛吹起風來。涼不涼?舒不舒服?嗯,好涼,好舒服。還癢嗎?嗯。要狂風大作?還是微風徐徐?勛笑著說,我要狂風大作。

 

  我用力的呼著呼著,呼走了勛的癢,呼走了他的焦慮,呼走了外子的不悅,也呼走了父子間短暫的衝突。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