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博客來書籍館

  腦袋空空的在路上走,畫面是一個人閉起眼睛,雙手插口袋,悠閒的走著。「咦?這是什麼!?」插在口袋的右手手指忽然發問,右手從口袋裡拿出一顆糖,「哦,這是上次別人給的糖啦!」腦袋想起來了說。

  眼睛仔細看了看,發表意見,「好髒啊,還沾了灰塵什麼的......」「對啊,而且有點變軟了,已經不能吃了吧?這個-」指尖捏了捏,很擔心的說。



  這時那個人拆開了糖果的包裝紙袋,
用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取出一顆黃澄飽滿的糖果,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正對著取下的紙袋不知如何是好時,嘴巴急忙的說,「沒事,沒事,還好得很,當然可以吃。」「您瞧,沒問題啦,沒問題,好吃得很啦!」舌頭開心的說。

 

  通常,唸到這裡的時候,大寶都會笑這麼一下,小寶也跟著笑。

 

  故事繼續說下去......

  「啊,真好吃,可是,口好渴,想喝水......」喉嚨也加進來說。「去公園,那裡有水 喝!」腦袋提供情報。「去公園是嗎,往這走!」腳說話了。「今天可真熱呀!」頭頂也說話了。「快走,快走!」腳又說話了,它催促著那個人趕快走。

 

  故事先暫停一下,談一小段這本書的畫風......

  家裡收藏了好幾本五味太郎的書籍,不是刻意的,是不知不覺愛上就買的,有中文的,有英文的,有的是畫冊,有的是遊戲書,有知識的,有幽默的,這本《身體的各位》就是一本知識和幽默兼具的中文書。

  在這本書中,五味太郎以擬人化的技巧,將身體的各個部位化身為各別獨立的個體,賦與人的五官感受,例如手指會發問,因為它摸到糖果,產生疑問,所以它發問了;眼睛會發表意見,因為它看見沾灰塵的糖果,產生厭惡,所以它發表意見了;舌頭嘴饞,因為它看見糖果,張開嘴巴,所以它吃下了那顆糖。

  五味太郎的畫總是給我一種輕鬆活脫簡單易懂的體驗與滑稽突梯的解脫。這本書每一頁的主要畫面都是畫面開始的那個男孩,次要畫面則是以旁白的方式穿插身體各部位的想法。

  以喉嚨想喝水的畫面為例,那個男孩
站在頁的最中間,雙手平舉往下彎曲,左腳在前右腳彎曲在後,似小跑步狀,在主角接近右臉頰的位置,有一個類似三角飯團的輪廓,裡面畫的是一杯插著吸管的飲料,飲料上方寫了water表水的英文單字,飲料下方也用白色的筆寫了在我看來應該是兩個到現在還是看不懂的英文單字(或許是某家飲料廠商的名字),明目張膽不矯揉造作的告訴讀者,就是我,身體的各位之一,喉嚨口渴想喝水。

 

  有時這些次要畫面,是為了要突顯周遭正在發生的事情,如頭頂喊熱的畫面,五味太郎將太陽公公畫在最上面的頁緣處,露出它四分之三的臉,戴副墨鏡咬牙切齒一付猶如想熱死主角不償命的模樣。在主角和太陽公公之間,也有一個類似三角飯團的輪廓,不過這一個的三個角圓滑了些,裡頭畫的是五個從太陽公公指向主角頭頂的箭頭,有四根短箭,一根長箭,長箭在正中間,是短箭的兩倍長,四根短箭分居長箭的左右兩側,它們相互平行,誰不知道太陽公公會照到主角的頭頂,作者何必畫蛇添足,畫箭頭提示呢?

  
五味太郎的作品就是這樣,即使一個平凡無奇的想法,甚或一個理所當然的現象,他都會以幽默的筆觸,細膩的思維,迥異的角度,重新詮釋根深柢固的想法,再次解讀麻木不仁的現象,所以每回看這一頁時,心中總有一股「好熱啊」的感受。

  回到故事的場景......

  「大太陽天,穿這種上衣,不嫌熱啊?」後背發牢騷。「就是說嘛,就是說嘛!」脖子、手胳膊也說話了。話一說完,小男孩便把穿在身上的條紋長袖上衣脫掉。「嗯,這還差不多!」後背、脖子、手胳膊,連肚皮都這麼說。「褲子也脫了吧?!」這下子,屁股憋不住了。

  於是,小男孩脫下了短褲。「內褲也順便吧?!」屁股得寸進尺的說。當內褲脫下之後,「哇!!」大家不約而同的驚叫。「接著該脫鞋子了吧!」腳趾想當然耳的說。

  當故事說到精采之處......

  你要「請聽下回分解」、還是「自行至書店翻閱」、或是「憑想像繼續把故事說下去」呢?

  無論你選擇哪一個答案,都是對你好也對我好,更是對五味太郎好的答案,為了維護一個人的著作權與尊重他(她)的創作,這是我們必須恪守成式的事。

  雖然《身體的各位》這本書的介紹到此告一段落,不過,藉由這本書的創意與恢諧,除了激盪出每個人心中以不同角度看待事物的念頭,以不一樣的眼光審視一件事之外,能讓每個人更加了解身體每個部位的功能,進而好好珍惜與保護自己的身體,應該也是五味太郎繪製這本書的用意吧,我想,也是為人父母希望孩子做到的事。

  故事的結局後的幕後花絮......

  自從看過和笑過《身體的各位》之後,將身體是一個主體的概念融入生活中,我和大寶便經常以身體各部位說話的方式溝通,慢慢導引說出與瞭解彼此內心真正的想法。

  有一次,大寶吵著要坐臥在沙發上疲累不堪的我為他唸《甲蟲王者爭霸戰》。

  愛媽:「腦袋說:『我現在脹的要死,根本無法思考,等我休息夠了身體不脹了再唸,好不好?』」

  大寶:「嘴巴說:『那不然嘴巴唸好了!』」

  愛媽:「嘴巴說:『可是,沒眼睛,我也沒辦法唸!』」    

  大寶:「嘴巴說:『眼睛,你快點起來。』」  
  
  愛媽:「眼睛說:『腦袋空空,看了等於白看。』」

  大寶:「嘴巴說:『腦袋,快起來啦!』」

  愛媽:「腦袋說:『可是手不聽使喚。』」 

  大寶:「腦袋說:『為什麼?』」
  
  愛媽:「腦袋說:『因為沒有手沒辦法翻書啊!』」       

  大寶:「手說:『手,你使喚一下好不好?』」

  愛媽:「手說:『你的意思是,叫我起來嗎?』」

  大寶:「手說:『是啊!』」

  愛媽:「手說:『好吧,不過你可以先親臉頰一下嗎?』」

  大寶:「嘴巴說:『好啊!』」

  愛媽:「臉頰說:『好甜哦!』」

  大寶露出靦腆的笑容。

  愛媽:「眼睛說:『臉頰紅了。』」

  大寶:「嘴巴說:『現在可以唸了嗎?』」

  愛媽:「腦袋說:『可以,不過,屁股坐好了嗎?』」

  大寶:「屁股說:『嗯,坐好了。』」

  愛媽:「腦袋說:『為什麼你不叫爸爸的嘴巴唸呢?』」

  當時的外子在一旁備課。

  大寶:「嘴巴說:『因為爸爸的手和眼睛都在忙啊!』」  

  停了幾秒鐘,大寶繼續說。

  大寶:「嘴巴說:『因為我喜歡你,喜歡你唸書給我聽啊!』」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