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084smallflame.jpg
 

  在Riatto用餐後,一行人便風塵樸樸趕往今天的最後一個行程,在宜蘭運動公園的宜蘭燈會。一看見以下的景象,所有人都瞠目結舌,興奮到無以復加的地步。自從幾年前的台中羊年燈會之後,除了台中市政府在圓形劇場辦過兩次的小型燈會展覽以外,就不曾參與這麼壯觀的大型燈會了。

  以下所有照片底下棕色的文字,皆參考現場觀賞導覽的簡介說明。這些文字說明使成天躲在象牙塔裡的我,呼吸新鮮空氣的同時,欣賞各種動物在燦爛燈光照映之下的美,更給予自己讚歎的機會,讚歎古人視動物為珍寶的智慧,是所有觀賞宜蘭燈會的人可以引領學習的對象。

IMG_6099_rotationsmallflame.jpg
蘭陽飛躍
 
  雖然沒找到說明文字,不過明眼人一看這個花燈所要表達的意境肯定和出自爾雅》的「鯉躍龍門」脫離不了關係。《爾雅》曰:鱣,鮪也。出鞏穴三月,則上渡龍門,得渡為龍矣。

  鞏穴是鯉魚產卵的地方,鯉魚在出生三個月以後,必須逆流而上,試圖跳躍渡過龍門。相傳如果鯉魚能躍過龍門就能成為一條龍,如果失敗,則只能一輩子當一條普通平凡的鯉魚了。

  我倒想成為一條普通平凡的鯉魚,至少我可以自由自在的悠游在水中,欣賞沿途的美麗景致,也不願躍過龍門之後,虎視耽耽的頻頻回頭,看看還有哪條魚和我一樣成功地躍過龍門,每天煩惱著萬一所有的魚都躍過龍門了,那該怎麼辦?

 

IMG_6107_rotationsmallflame.jpg
 
龍鳳呈祥

  龍鳳自古以來便是虛構的動物,集數種物種的精華組合而成,如:龍是集牛頂、鹿角、魚鱗、蛇身、鱷爪......,顯示精壯靈活、生氣盎然之勢;鳳是集雞頭、鳥冠、孔雀、鶴腳於一身,顯示出榮華、富貴、健康之象,代表權力、尊貴與富足,歷來皆是皇帝、皇后的專用代號。
 
IMG_6139_rotationsmallflame.jpg
  駿馬騰飛

  馬,體魄強健,姿態優美,性情溫馴,自古以來即與人類和諧相處,因此被視為吉祥靈獸,能尚仁德,知賢良,恤百姓,念故舊。
 
IMG_6152_rotationsmallflame.jpg
龜鶴同壽

  龜、鶴古往今來皆被視為長壽的象徵,龜的忍讓和氣、不屈不撓個性,更能闡明其與世無爭、克服萬難的能耐,以致於能長命百歲、綿延不絕;鶴雖屬溫、寒帶的物種,但能順應天候變化適度遷移,一生奉行一夫一妻的美行,悠然其快樂的一生,五、六十年的壽命,於古時人類生命來說,實是長壽團隊中的佼佼者。

  在此說聲抱歉,因為角度掌握的不好,沒拍到被鶴一腳踩在地上的長壽龜。或許是心理作祟,現實生活沒能「鶴立龜群」,但總要「風聲鶴唳」一番吧,可不想等到「雞皮鶴髮」時才苦惱,那無異是「燒琴煮鶴」,糟蹋自己美好的青春年華啊!

IMG_6169smallflame.jpg科技牛
 
  長期與電腦和網路為伍的影響之下,身為兩個孩子的媽,幾乎天天有空就埋首於寫文發文的我都快進化成「科技媽」了。心想,科技牛可真神氣,在聚光燈下閃閃發亮,成了所有人目光的焦點,更是鎂光燈下的寵兒。什麼時候輪到我這個「科技媽」也能浮上台面過一過目光所及一片茫然的癮頭,雖然沒有科技牛那一身光顯亮麗的外表,不過我有的是平凡無奇的樣貌,和原本隱身在科技牛之後那一顆厚實沈甸的心。
 
IMG_6130_rotationsmallflame.jpg

  既然今年是牛年,又是在燈會百燈齊放的場合下,檳榔婆婆當然不忘買個會發亮的小玩意,送給心愛的孫兒孫女「牛刀小試」一下,看著孫子愛不釋手的模樣,看在眼裡的婆婆肯定是「如牛重負」、得意忘形啊!儘管在配戴過程中,始終戴不好牛角髮箍的小寶發了一頓牛脾氣,「氣衝牛斗」了一下,不過在震耳欲聾的蘭陽交響樂與此起彼落的人聲鼎沸交織中,完全沒有影響到大家在微風陣陣吹佛下觀賞燈會的興緻,而且,小寶那氣弱猶絲的牢騷嘀咕早就淹沒在歡笑聲中了。

IMG_6156_rotationsmallflame.jpg

  和小寶「對牛彈琴」了半响,她終於點頭願意將頭上的牛角髮箍出借給大寶「小試牛刀」一番。手中握著上面有著螺旋槳裝置的發光物,心裡頭正樂著的大寶拖著「蝸行牛步」的調子,目不轉睛的盯著在夜裡隨著音樂起舞轉動的螺旋槳,一路上大呼小叫,還不時吆喝擦身而過的路人一起同樂,過來瞧瞧這個在他眼中宛若如獲的至寶,在別人眼中只不過是「牛鼎烹雞 」的小玩意而已。

  最後,拖著沈重勞頓的步伐,伴著頻頻的哈欠聲,在拭去眼角淚水的同時,大夥兒輪流抱著兩個體力與精神終於消耗殆盡的孩子,踏上前往今天木柵宜蘭之旅的最終站,水筠間民宿。即使每個人都抱的「氣喘如牛」,不過只要一想到再過十幾分鐘,就可以卸下身上的束縛,在恬靜的鄉野間洗個舒適的熱水澡,今天的疲憊彷彿就洗去了一大半了,剎那間,每個人都健步如飛的往停車場的方向走去。

  「早點睡吧,」是外子對正在線上回覆留言的我說的話,「明天才有體力和精神繼續和這兩個小鬼糾纏到底。」「嗯,好,再一下就好。」話才說完,便傳來外子酣睡打呼的聲音。

  「耶,明天要去玉兔學校上鉛筆課了。」倒臥在床上,想起明天的行程,夜深人靜的民宿給人的悠閒氣息讓一路上緊繃的神經得到了紓解,同時聆聽著民宿外頭的蟲鳴,和著不絕於耳的打鼾聲,於是我帶著興奮期待的心情沈沈睡去了。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