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春節前的最後一天工作日,舉家全員出動,前往新光三越,替外子物色過年穿的新衣。我說,爸爸你都三十好幾了,還想彈這種過年穿新衣戴新帽的老調啊!外子說,過年不就是要這樣,什麼都是新的,換掉舊衣穿上新衣,
象徵「除舊佈新」,不是嗎?而且鈔票大把大把的花,心情才爽啊!平常就已經夠縮衣節食了,不趁此機會好好血拼,怎麼對得起自己?!

  
  就穿新衣戴新帽背後隱含的立意,
外子說的倒是挺有道理的。俗說話,炮竹一聲除舊歲,新衣新帽的功用如同炮竹,藉由霹靂啪啦的炮竹聲響,趕走去年的穢氣,藉由脫掉舊衣穿上新衣,擺脫去年沾染一身的紛擾,以迎接全新一年的到來。

  看著百貨公司熙來攘往的購物人潮,所有的人都為即將到來的農曆年節忙著採買
,我深切的感受到年關近了的熱鬧氣氛。搭電梯到最上面的樓層時,在這一進一出的旅途中,每個人手上幾乎都提著大大小小的購物袋,臉上露出的是洋溢著幸福知足的表情,好像在告訴電梯裡的所有乘客(包括我們一家),「我就要回家和久違的家人團聚了,祝福我吧!」

  看到這樣的場景,我想起外子每到年關將近的日子經常說的一段話。

  過年的時候,領到紅包的第二天初一,阿公都會帶我和阿傑(外子的兒時玩伴)去台中的百貨公司買玩具,順便到處吃吃喝喝,那時候的過年最開心而且也最有錢了。

  每次聽完這一番話,我都會假裝毫不在意的損他,唉呀,你每年都要說一次,煩不煩呀!通常,他也會不甘示弱的捍衛自己,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你還不是一樣,經過銀行看見大排長龍的人群,你就會說,以前你的紅包袋裡都是滿滿的新鈔。

  在父親還在之前,是這樣的。

  當時生意做大的他對金錢仍舊錙銖必較,或許是經歷胼手胝足白手起家的困頓,深刻體驗成功得來不易,他特別珍惜伴隨成功而來的豐碩果實,總是小心翼翼且心存感激的品嚐著。

  父親對自己是如此,但是,對我們,卻是無比慷慨。我們想要的,他都會儘量滿足。我想吃牛排,他騎車載我去街上的牛排館;我想玩任天堂,隔天主機和遊戲卡匣他全買齊了;我想通車不想外宿,他每天一大早六點鐘載我趕搭六點二十九分往台中的柴油車............

  父親離開這裡,回到他安養天命的地方,有十七年了。偶爾,他會在夢中捎來回家的消息。他頭戴棒球帽,在他常去的釣蝦場裡,坐在池邊,靜靜的等待蝦子上勾,任由我在釣蝦場裡追逐跑跳,不以為意的他還不時轉頭對我投以一抹淺淺的微笑,他依然獨自一人耐心等著。

  在家家戶戶除舊佈新準備迎接牛年到來的日子裡,應該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漸去漸遠的記憶卻在這個時候再度刻印在我的腦海中,與父親的種種記憶宛若他就站在我眼前與我微笑相視般那麼顯明真實。

  想念騎車時我環抱著的腰際,想念遞給我任天堂時那一張揚起的嘴角,想念冒著刺骨寒風載我去搭車的那一雙佈滿血絲的雙眼............

  臥房,書房,廚房,客廳,遊戲房......,經過我們除舊佈新之後,賦予了它們煥然一新的面貌。然而,有一個地方,從以前到現在,我不想也不願動手去除舊佈新,是對父親的思念。到今天結束之前,我一直都在害怕,害怕父親在我腦海中的影像,隨著每年的除舊佈新,而清晰不在,而記憶不在,而情感不在。

  今晚,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無法反眠,我想起自己的父親,想起外子的阿公,想起所有身邊的人。站在天上俯視我的父親,總是在我思念他的時候,偷偷溜進夢中安慰我,他現在過的很好,每天開開心心的做著自己想做的事。雖然沈默不語只是笑著,但是我知道他想告訴我,不用擔心,他永遠都會陪伴在我和其他家人身邊。
  
  擦拭眼角的淚水,我,笑了起來,我想我可以對父親的思念除舊佈新了。

  我化思念為力量,除去對父親往生遺憾的戀棧,接受他成為西方世界裡的一份子,更祝福他在那裡一切安好。我化淚水為動力,收拾起對父親的思念之情,提醒自己對身邊的人付出多一點的關懷,珍視自己周遭的一切。

  人與人之間的相遇是前輩子修來的緣,學習父親胼手胝足白手起家的精神,我能做的,就是不計代價珍惜這個難能可貴的緣,不期望修到最好,但至少不要有遺憾............

  除舊佈新,這件每年都會做但做不到的事,十七年後的今天,我辦到了。
  
  想著明天得去銀行跟其他人擠著換新鈔包給身邊的人,在不知不覺中,我幸福的睡著了,在夢裡隱約看見父親站在人群中彈著我朝思暮想的換鈔老調,............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