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飯後水果是葡萄,在唸完「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的通關密語後,孩子便開始大快朵頤了起來。這個時間,是孩子最愛的時間,可以盡情享受和我在水果店挑選的水果,在眾多種類的水果中,葡萄是其中他們最喜歡的水果之一。這個時間,也是我最愛的時間,可以偷空閱讀今天的頭條,或是氣定神閒的喝上一杯外子烹煮的熱咖啡,是拖著一天疲累身軀之後求之不得的一大享受。

  
  不過,今天的我什麼事也不想做,什麼頭條也不想看,就只想靜靜享受孩子吃著葡萄時那兩張滿足享受的臉。「媽媽,你看,」我從看小寶的眼光轉向大寶,「看什麼啊?」我問,「媽媽,你看,葡萄在跳舞耶!」大寶說完便一把抓起四五顆葡萄,約莫到他眼睛的高度,放開手,葡萄就咚咚咚咚的掉進便當盒裡,「哇,葡萄真的在跳舞耶!」我儘量融入大寶的想像空間,聽見我的讚嘆聲,原本對大寶的玩心不以為意,只是認真咀嚼葡萄的小寶也跟著咯咯咯咯的笑了出來。


  我隨口問,「葡萄的英文怎麼說?」本來對英語教育抱持著有機會就教,順其自然不強求的心態(身為英語教師的我,自己的孩子真的教不來,唉!),看著大寶繼續大口咀嚼著在他嘴裡彈跳的葡萄,我並不冀望他,亦或小寶,會給我什麼近以「grapes」的音或詞。未料,在我起身打算走向書櫃拿出那一本今天下午小寶一直吵著要我唸卻還沒唸的「大野狼與七隻小羊」,突然,我聽見從大寶口中冒出那一個令我喜出望外眼睛發亮的單字,「對,沒錯,就是grapes,哇,你還記得啊!」他只是笑了笑,傻裡傻氣的看著我。他如鏡面般的鎮靜映照出我為人母望子成龍的殷切,宛若他的笑是告訴我,「會不會說grapes不重要,只要吃的開心最重要。」內心不禁激起汗顏的浪濤,陣陣打在輸在起跑線上是罪惡那種纏擾於心的念頭。


  反正都已經起了說英文的頭,於是,我順便教授孩子用英文表達他們想吃葡萄的心意,同時玩起舉一反三的遊戲。「當你想吃葡萄的時候,你可以跟我說,Mommy, I want some grapes.來,跟我說一遍。(當老師的職業病又來了)」「Mommy, I want grapes.」大寶囁嚅的說完,又往嘴裡丟進一顆葡萄。「嗯,說的很好,再跟我說一遍,Mommy, I want some grapes.」我盯著大寶看,他比了一下嘴巴,示意「嘴巴裡有東西,不能開口說話」,便轉頭探一探小寶跟唸的意願,「Mommy, I want some grapes.」「Mommy, I $%@&#*grapes.」說完,小寶傾著身子,害羞靦腆的笑著,我也跟著享受她的笑笑著。


  「那~,如果今天你想吃芭樂的話,英文應該怎麼說?」孩子最愛「guava」這個英文單字了,尤其是在唱開飯歌的時候,經常才一開唱,「Hungry, hungry, let's eat guava.」,就會因為自己發出這個鮮少出現在中文的音,有類似「刈包」刈的音和台語「肉包」肉的音,兩個兜在一起造就了這個滑稽的音而笑得人仰馬翻,甚至笑到累攤在餐桌上,身體還不時跟著殘餘的笑意蠕動著。「Mommy, 嗯~,guava.」「Mommy, I want some guavas.」我說出完整的句子,「Mommy, I want some guava.」他一字不漏地跟唸,只除了那個有或沒有都不會影響這個句子語意的s音,小寶也在一旁含含糊糊的跟唸。


  「那~,如果今天你想吃香蕉的話,英文應該怎麼說?」我又拋出下一個問題,而大寶脫口說出的那句話讓我笑到不支倒地,「I am bananas.」搞不清楚狀況的小寶,看著我笑她也跟著笑,「見笑轉生氣」的大寶有點怒氣沖沖的說:「哼,這沒什麼好笑的。」雖然當面嘲笑別人是不禮貌更是一種冒犯的行為,但是,我要澄清的是我不是嘲笑大寶,而是驚呼他的回答。


  之前,我使出渾身解數,無論是帶動唱或是角色扮演,引導了他好幾次用「I am」開頭的語句回答「What's your name」的問題,教的我七竅生煙,大寶依然故我惜字如金的說「Eric」,無計可施的我只好宣告放棄(其實,也沒有太在意,只是覺得以前在學校暢行無阻的招數,用在大寶身上卻是一點都不管用)。沒想到,大寶竟然在吃水果這個無意間的場合中,說了I am這兩個字,只是後面接的字不是他的英文名字,而是bananas,(反正大寶那麼愛吃bananas,當一天的bananas也無妨,而且,他想當的不只一根,而是很多根,可見他有多愛bananas。


  我記得,以前在國小教英語的時候,學生最感無聊而且最不想回答的一個問題,就是「What's your name」。(要是每次上課老師都要問我叫什麼名字,我也會覺得不耐煩,更會納悶「老師,你怎麼總是記不住我的名字」。)其實,一位英語老師一下子要面對十幾個班的學生已經夠頭大了(每一班算三十個學生好了,十個班總共就有三百多個學生),在走廊相遇不見得認得出來每個學生的長相,更何況還要記住每個學生的名字,根本就是「Mission Impossible」。


  為了不讓自己在課堂上遭到學生的白眼,在每個班級的第一堂課,我會利用填寫問卷的時間(問卷的作用是想要初步了解學生的英語學習背景與程度),拿著數位相機,按照座號,拍下每個學生的臉部特寫(可能有人會質疑有肖像權的問題,如果這些照片不是用在商業活動,倒是不用太過憂心,不過以尊重他人為考量,在拍之前,我還是會先徵求學生的同意),同時寫下他們的中文名字(注意哦,是中文名字,不是英文名字。在我累積幾年的教學經驗中發現,學生會取的名字不脫那幾個好記又好唸的名字,因此,同一個名字在同一個班級可能重覆出現好幾次的情形早已不足為奇。為了擺脫管同名的學生叫Marry Lin、Marry Tsai、或Marry Huang的糾纏,乾脆直接叫學生的中文名字,一來重覆性不高,二來方便又好記。),最後再拍張全班的大合照。


  拍大頭照的目的是為了將學生的長相和名字聯結在一起(人總是有先入為主的觀念,認為取這個名字的就該是那個長相,是這個長相的就該取那個名字),而拍大合照的用意是想要從中窺探學生之間的互動,如誰和誰是好朋友、誰是班上最受歡迎的學生、誰總是落單等,都可以從學生拍照的動作和表情中看出端倪。


  我不得不稱讚自己一下,這個另類的記名字方式帶來的效果真是一極棒。通常,在上每個班級的第三堂課時,幾乎所有學生的名字都叫的出口。在我幾次出其不意叫出幾個上課講話學生的名字,大部分學生聽到的反應都是瞠目結舌(不少學生會衝著科任老師無法記住他們的名字而經常在上課搗蛋),似乎對我在短短的一個星期就能叫出他們的名字的這個舉動佩服的五體投地。


  回想起以前教書遭遇的疑難雜症,對照現在教養孩子面臨的各種難題,實在是小巫見大巫。或許是受到團體制裁力量的牽制,問題學生通常都會因為同儕的壓力或師長的警告而乖乖就範。然而,孩子是自己的心肝寶貝,父母是孩子撒嬌賴皮的對象,出現在孩子身上的行為問題經常要比學校的學生維持的更久,而且也更難解決,更別說是要孩子好好的坐在椅子上正襟危坐的上一堂十分鐘的英語課。


  所以,我利用孩子最放鬆的時刻,以聊天對談的方式,在不知不覺中,教授他們一些英語的日常生活用語。其實,坦白說,我是個懶惰又沒什麼恆心的媽媽,按表操課,或是拿一本書要求孩子唸出我指的物品的英文名字,對我和孩子來說,都是一種折磨。所以,我寧願選擇在我想到或聽到的時候才教孩子說英語,而不願強迫自己和孩子為了一時的成就,而破壞了親子間的感情。


  雖然學習英語在這個知識爆發的時代確實無可避免,但是語言的學習是一個持續不斷的過程,如在大寶說出那兩個字「I am」之前,他不知聽過多少次我在客廳裡唱了好幾個星期的獨角戲,他才能這麼自然的說出「I am bananas」這句話。我認為,與其給孩子一條魚,要孩子現在就說出不少大學生聽都沒聽過的單字,倒不如教孩子捕魚的方法,靠自己的力量(語言的話就靠那一張嘴)獲取想要的東西(如孩子在餐後想吃葡萄的時候,他們可以提出「I want some grapes」的需求)要來的實用,要走的更長遠。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