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vanderflame.jpg  

森林,是奇異故事的發想地;
森林,是夢幻想像的實踐地;
森林,是新鮮事物的尋找地;
森林,是分享擁有的自在地;
森林,是愉悅歡笑的所在地;
森林,是情感交流的加溫地。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與售票亭的大哥哥問候寒喧幾句你好之類的話,
大寶邁開步伐一腳踩進探索新社薰衣草森林的旅程,
他,在森林旅程的入口處,坐在銅製靠椅上,
專心把玩商品抵用券,含在入園一百元門票內。
   
   
Eric1.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那兩條細長條狀的抵用券,兩張A4紙張重疊的厚度,
他說,是兩節長長的火車;他說,是兩棟高高的樓房;
他說,是兩支粗粗的筷子;他說,是兩根瘦瘦的樹幹。
   
  大寶的彬彬有禮,至少在他這個年紀,
會主動攀談打招呼著實令人寬慰的了,
是長期在外子與我的示範與力行的要求下,自然呈現出來的行為。
   
  我記得,有一回,在自家B1的機械停車區,等待車子上升時,
正巧有一位伯伯的人物,從我們身旁急匆匆地擦身而過,
眼明口快的大寶,在車位上升時發出嘎嘎聲的陪襯之下,
喊出非我們料想,更非那位伯伯料想的「阿伯好!」,
扎實穩健的三個字,一陣自豪驕傲之心襲來,摸摸大寶的頭,
我說:「有禮貌,很好!」「媽媽,阿伯沒聽到我說的話嗎?」
「他可能在趕時間吧?!」孰知,那個見過兩三次面的阿伯,
是不是獨來獨往慣了,視世間的冷漠無情為理所當然,
在天真孩子的熱情招呼下,他更顯手足無措,
僅能以視而不見,充耳不聞回應他面對的所有超乎常理的事呢?
   
  或許,有的人早已習慣於只用一張臉,應付陌生的人事物,
無論是突如其來的,或是順理成章的,
難免對於善意誠心的應對,總會措手不及,不知如何是好。
以售票亭的大哥哥為例,聽到大小寶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因為心理毫無準備,表情頓時顯得僵硬不自然,
大概是一時找不回消逝已久的笑容記憶,忘記該怎麼笑了,
勉強擠出皮笑肉不笑中的冷淡卻帶著遍尋不著笑容的恐懼。
   
 
Eric2flame.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蹲在黑板旁邊的大寶,偶然發現了一隻蜥蝪,
從他腳邊咻的走了過去,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於是,他轉頭,趕緊吆喝入園的哥哥姐姐,
「快來看,有蜥蝪耶!」「你們看,就在那裡。」
「啊,它已經跑得不見蹤影了。」
   
  簡單的兩張靠背躺椅,足以拖延孩子探索發現的時間,
換來我停留在前方的小木屋,森林裡的紀念品店,
買下三個音樂相框、一個許願娃娃、一個許願試管的時間。
其中,三個相框,一個給自己,一個給檳榔婆婆,
一個給米糕奶奶(外子母親),另外,許願娃娃,
給么妹求幸福歸宿,許願試管,給大姐求獨當一面。
   
   
EricPeggy2flame.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兩個孩子駐足在這棟小木屋前久久不肯離去的畫面,
使我憶起小時候最憧憬、最香甜的童話故事-糖果屋,
故事裡的兩個兄妹,因為遭受繼母的惡意拋棄,
在飢寒交迫之際,又受到巫婆設下陷阱的誘惑,
兄妹倆偷嚐了糖果屋上軟綿糖果和酥脆餅乾的香甜滋味。
   
  薰衣草森林的小木屋,有著灰黑相間猶如馬賽克樣式的屋頂,
在其淨白的牆身上,開了五扇長寬大小不同但都齊頭的窗,
其中兩扇是虛設的閣樓窗,還有一道約莫兩百公分高的門。
從外觀,完全無法與童話故事裡的糖果屋搭上關係,不過,
走進門,眼睛看的,耳朵聽的,鼻子聞的,雙手觸摸的,
就是我想像中的糖果屋的樣子,柔和、輕悠、恬適、實在。
   
   
Peggy1flame.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雖然沒有飢寒交迫到想吃掉架上所有包裝精緻的餅乾糖果,
不過倒是有股想買下它們回家動手搭蓋真實糖果小屋的衝動,
一陣陣機械音樂鈴聲,打斷了我陷入想像創造的思緒。
試圖找出聲音的來源,上了三個木製階梯,我轉頭往右看時,
那是七八排由上到下串連起來的相框,有木製,有透明塑膠製,
有直式,有橫式,它們各有一條繩子,從背後延伸出來,
繩子的尾端是一顆白色小圓球,原來,是大寶早我一步,
把玩起眼前會唱歌的小盒子,他抓起小圓球往下東拉西扯,
我見狀,趕緊出手阻止他粗魯蠻橫的動作,抵住骨感的肩膀,
往後拉,他倒退了兩三步,我蹲下與他齊頭說:
「你以前也有一個可以往下拉就會唱小星星的長頸鹿,
每回睡前,得拉上好幾十回,你才肯心滿意足地進入夢鄉。」
   
 
EricPeggy3flame.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我喜歡小木屋的那一道門,五年前的這道門,記憶早已不復見,
爾今,站在門外,有種古往今來的感動,它提醒我,
一條路的盡頭,是另一條路的開端。
   
  走出森林裡的紀念品店,孩子一見著掛在店門口左側的搖椅,
如惡虎撲羊飛也似地向前衝,搶著坐上小寶口中的飛天搖椅。
「搖搖搖,搖到外婆橋,外婆說我好寶寶,手裡拿著一塊糕。」
配合小寶哼唱的旋律,外子拉著繩子左右輕盈地擺動搖椅,
大寶則陶醉於尋找那一隻從眼前晃過幾秒鐘的蜜蜂的蹤跡。
   
 
EricPeggy4flame.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孩子,臀部如生根似的,定在搖椅上個把分鐘了,仍樂在其中,
此時,外子終於忍不住了,他開口說:「入園有半個多鐘頭了,
我們現在依然逗留在距離入口處不到五十公尺的地方。
若再按照這種龜速的步調,以獲得探索新鮮事物的樂趣,我看啊,
要遊遍整座森林,非得等到日落西山不可了。」
我反駁說:「本來就沒打算在今天就遊遍整座森林,
與其走馬看花,我寧可讓孩子花點心思在他們熱衷的事物上,
如此,觀察的,才仔細,聽聞的,才悅耳,嗅到的,才芬芳。」
   
  最後,真的耐不住打鼓的肚皮,外子不時催促著孩子,
抓緊他們的手,或拖,或拉,朝帶著濃濃秋高氣肅的林裡走去。
走上斜坡的路上,秋風若有似無一陣陣地吹佛,輕輕劃過臉龐,
倏忽身體感受的涼爽快意,冷不防地,穿透一件七分袖襯衫,
襲進襯衫底下幸福快慰的心靈,那顆心,暖暖的,滿滿的,脹脹的。
   
 
EricPeggy5flame.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待孩子從外子的拖拉掙扎過程中稍事冷靜之後,
又開始恢復活蹦亂跳的本性,玩起兩人老鷹抓小雞的遊戲,
起先是大寶指使小寶當雞寶寶,自己當保護雞寶寶的母雞媽媽,
空氣當老鷹,「我的孩子,不用害怕,母雞媽媽會保護你的。」
看著空氣,大寶左扭右曲了半晌,按捺不住想當主導者的衝動,
小寶試圖轉換方向,捨棄雞寶寶身份,當起弱肉強食的大老鷹,
不甘示弱的大寶於是展開母雞媽媽堅挺硬實的雙翅,
阻擋小寶老鷹的咄咄逼人,足步漸次逼退的小寶,
見情勢早已時不我雨,說時遲那時快,轉身拔腿就跑。
   
  外子扯開嗓門大喊:「妹妺,快回來,在斜坡上,別跑那麼快。」
以為和她玩貓抓老鼠的追逐遊戲,根本沒把外子的擔憂聽進耳裡,
小寶奮不顧身地用力向前衝,邊跑還邊回頭察看外子追逐的進度,
眼看外子一步步逼近,腳步聲就在腦後,她興奮的大叫,
同時跑的更快了,更急了,「妹妹,前面有車子,快停下來。」
距離小寶約莫五十公尺處,一輛貨閃著倒車燈,正緩緩地滑下來,
在兵荒馬亂之際,外子縱身撲向前,一把抱起這一頭初生之犢,
奔向左側一整排的露天用餐區,躍上台階,放下在胸前扭動不安,
雙腳上下來回拍打的小寶,她,意猶未盡,他,餘悸猶存。
   
 
Peggy2flame.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隔沒幾秒鐘,小寶又開始活蹦亂跳了,她跳回歷劫歸來的斜坡,
不過,害怕再次經歷失去心肝寶貝的忐忑與恐懼,這次,
外子緊握小寶稚嫩的小手,舉步維艱地走上森林的半山腰,
繞過小彎走進去,在眼前乍現的是另一個更大更長的飛天搖椅,
興奮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小寶用力甩開外子粗大厚實的手,
跑到搖椅前,雙手撐著搖椅,右腳跨過搖椅邊緣,挺起身子,
往上一蹬,只見搖椅一陣晃動,小寶失去重心,一股腦兒跌坐在地,
外子見狀,湊上前去,打算扶起小心肝,拍拍屁股安撫她,
沒想到,小寶聳起肩往後推,推開外子疼惜關懷的手,她,
轉過身子,沒兩下子,就一屁股坐上搖椅那三根相互平行的木板上,
我心裡想:「小寶這股拗脾氣,與年輕的我簡直如出一轍!」
   
  慣於與凡事求助他人的大寶的相處模式,想要依樣畫葫蘆,
套用在事必躬親的小寶身上,外子經常惹得一鼻子的灰,
更是脹了一肚子的氣,小寶經常把外子見她忙,見她不知所措,
好意幫她做的事情,她不僅重頭做一遍,還賞個白眼嗤之以鼻。
外子說:「她怎麼一點都不會心存感激呢?!」
「人家又沒請你幫忙,是你自動自發的,要心甘情願一點。」
我冷眼旁觀的說,他倒是一付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滿足表情。
   
  近日正當中,我們蹣跚走到一家開放式的咖啡小屋,
有幾張桌子中央插著白色大開遮陽傘的露天咖啡座,
正好對上我口乾舌躁想找一處蔭避之所納涼的胃口。
補充完水分的兩個小傢伙,站在板凳上,
就著木頭圍欄處,歡欣鼓舞地等待好吃冰淇淋上桌。
   
   
EricPeggy6flame.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因過敏性鼻炎忌吃生冷食物的原故,孩子很少有機會舔上一口冰淇淋,
經常看著故事書裡的圖片望梅止渴,今天外子總算願意寬心鬆口,
讓孩子嚐鮮冰淇淋冰涼沁心的好滋味,「小姐,一球薰衣草口味,」
孩子緊跟在後,他們笑逐顏開的臉龐,輪流等待吃一口的滿足笑意,
盯著那一口冰淇淋落入別人嘴裡垂涎欲滴的模樣,我心裡想,
世間再有多麼美好的事物,都不上孩子天真流露出那一抹甜甜的笑。
   
   EricPeggy7flame.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孩子們舔冰淇淋的速度比不上冰淇淋溶化的速度,
冰淇淋起先是一滴滴的滴,然後是細細的流,最後,
流得整個用來包覆甜筒的紙巾都濕濕黏黏的了,
我催促孩子加把勁,可別浪費這得來不易的美味,
同時吆喝樂當廚餘桶的外子,趕緊接過溶得慘不忍睹的冰淇淋,
貪甜的嘴以三口作兩口的速度,不到幾秒鐘就解決的一乾二淨,
「美艷奪目的外觀縱然敵不過自然樸實的內在。」他說的咕噥,
我聽的糊塗,「你唸唸有詞的那句話和冰淇淋有什麼關係?」
「意思就是,冰淇淋看起來好吃,吃起來更好吃!」
   
  大家都太樂在其中了,全忘了現在應該是眾所期待的午餐時間,
外子擔心孩子肚子不適,他說:「怎麼辦,孩子空腹吃冰淇淋?」
「吃都吃了,偶而為之,不打緊的,當是前菜就好了。」
於是,外子與我領著孩子以跑走跑走的步調走下斜坡,
選擇一處四周環繞著大大小小植物的露天座位,便鬆開孩子的手,
任其找尋自認為舒適自在的位置,於是,開始了七嘴八舌的時間。
   
 
EricPeggy8flame.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哥哥,你喜歡這裡嗎?」「嗯,我覺得這裡有好多甲蟲。」
「是嗎?在哪裡?」「你看,有一隻幼蟲要從土裡鑽出來了。」
「在哪裡?我什麼也沒看見啊!」「那一隻白白的就是啊!」
「媽媽,有一隻甲蟲正在吸樹液耶!」「在哪裡?」
「在那裡啊,有綠綠的身體,黑色斑點的那一隻啊!」
「可是,媽媽什麼也沒看見,你確定這裡真的有甲蟲嗎?」
「有啊,就在那裡,在那裡啊。」
   
  這一段我和大寶在等待外子走至櫃台點餐時的對話,
使我想起安緹葉達姆寫的繪本《你看到鬼了嗎?》,
有種遭受愚弄之後恍然大悟的啼笑皆非,輔以想入非非的錯覺。
   
  -《你看到鬼了嗎?》-
「媽媽 媽媽 媽媽...... 有鬼!」
「他坐在櫃子上,一直盯著我看。叫他走開啦!」
「櫃子上什麼都沒有啊!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鬼。」
「媽媽,有啦!你看,他正在拉我的小木偶。」
「那只是對流的空氣呀!這裡沒有鬼。」
「現在,他在洗衣機裡面,快一點......」
「可是,我真的什麼都沒看到。」
「媽媽!媽媽!現在,那個鬼就坐在那棵橡膠樹的中間。」
「快把他趕走啦。」
「那裡什麼都沒有啊!床底下也沒有!」
「有啊,媽媽,在那裡!他從棉被下面偷看我們。」
「現在,他躲到洗澡間的踏墊底下去了。」
「可是......世界上真的沒有鬼啊!」
「你看!那我們的蛋糕為什麼在動?」
「你真的看到了嗎?」
「那裡!那裡!他鑽進爸爸的拖鞋裡面了。」
「你......確定嗎?」
「媽媽,媽媽,不要動!那個鬼跑到你的頭上去了。」
「喔!可是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啊!而且我也沒有看到什麼鬼!」
「但是,媽媽,他剛剛真的在那裡呀!」
「難道你不知道鬼都是看不見的......」
-《你看到鬼了嗎?》-
   
 
lunchmealflame.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兩份主餐,鵝肝義大利麵和蔬菜燉牛肉,含熱湯與冷沙拉。
裝呈主菜的餐具皆是瓷製的,於是,外子商請匿名Ray的服務人員,
送來兩附兒童餐具,一附是有粉紅圍邊的白色塑膠碗,加一只鐵匙,
另一附是引起現場一陣騷動,雙眼凸出全身綠油油的大眼蛙碗,
也有一只橢圓鐵匙,「謝謝哥哥,」大寶瞪大雙眼仔細端詳蛙碗時,
同時興奮地向Ray說了聲謝謝,聽聞有人稱他「哥哥」,Ray心花怒放,
他開心的抱怨:「哇,你真是慧眼識英雄,知道我是個哥哥,
不像其他入園的小朋友,都管我叫『叔叔』,把我給叫老了呢!」
   
  笑,拉近了彼此之間摸不著、看不透、嗅不出的隔閡,
尤其是孩子的笑,那是天使的笑,一視同仁的笑。
孩子的笑,使汗流浹背下著麵條的米糕爺爺,瞇起眼睛,
拋上眉梢,張開嘴角,他,跟著笑了。
孩子的笑,使操煩擔憂輾轉反側的檳榔婆婆,張開雙臂,
飛奔向前,嘟起嘴唇,她,親了,也笑了。
孩子的笑,使杵著拖把擦拭電梯的清潔人員,退回角落,
睜大眼睛,點頭稱許,她,露齒而笑了。
孩子的笑,使高舉雙手撐起拖盤的服務人員,放下拖盤,
端出前菜,搓摸頭髮,他,靦腆的笑了。
   
 
Eric3flame.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在等待餐食上桌的空檔,閒來無事的大寶一時技癢扮起大眼蛙的樣子,
他抿起嘴,雙唇緊閉,擠出他唯一的小酒窩,再把鼻頭用力往下壓,
模仿得蠻像一回事的,唯妙唯肖,坐在一旁的外子鼓起掌拍手叫好,
更促發大寶埋藏心中無窮的表演慾,熱氣蒸騰的餐食已經送上桌了,
他仍舊陶醉在「嘿嘿,你們看,我是一隻綠色的大眼蛙」的幻想中。
   
  一對潔白的翅膀,一對在人身上的翅膀,使大寶從幻想中抽離回來,
他目不轉睛,盯著前來為我們添飯加水的「拉拉」姐姐,
「姐姐,為什麼你的後面會有翅膀跑出來?」大寶一臉不解的問。
畢竟,幻想與現實終究還是有一段距離。
「因為我是微笑天使啊!」「什麼是微笑天使啊?」大寶追問。
「就是要經常微笑的天使。」「為什麼要微笑呢?」大寶死纏爛打。
這時,「拉拉」姐姐遞出兩盒卡通拼圖,一個是哈姆太郎,
目前是孩子最愛的卡通影集之一,另一個是初次見面的小叮噹,
她說,是送給小朋友的入園禮,希望他們能玩得開心滿載而歸。
   
   EricPeggy10flame.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見著心儀的哈姆太郎,大寶早已把為什麼要微笑這個問題拋諸腦後了。
待Ray哥哥整理桌面時,從追問「哥哥,你為什麼沒有翅膀?」來看,
大寶真的對一個人有沒有翅膀這個現象耿耿於懷,更是窮追猛問,
非得打破砂鍋問到底,得到一個確切肯定的答案,他才肯罷休。
「沒辦法啊,因為我每次都只拿到第二或第三名,得不到翅膀,」
Ray哥哥嘆了一口假裝是可惜的氣,這麼說著。
   
  事隔兩三天後,在一次外出去公園溜滑梯的偶然機會下,
我向大寶問起這個翅膀事件:「哥哥,你還記得那個Ray哥哥嗎?」
「嗯,他沒有翅膀耶!」「為什麼他沒有翅膀呢?」
「因為他得到第三名。可是,為什麼第三名沒翅膀,媽媽?」
「因為哥哥在比賽啊!他和其他的哥哥姐姐比賽誰笑得最好看!」
「可是,我想要那位哥哥,和姐姐的後面一樣,有翅膀。」
「那你覺得應該怎麼辦呢?」「嗯,幫他裝上翅膀好了!」
「好啊,這個點子不錯,下次遇見他,再幫他裝上。」「嗯,好!」
   
  大寶的那一句「幫他裝上翅膀好了」是其來有自的,
來自他最愛最好笑的繪本之一,林小杯的《全都睡了100年》,
其中一篇名為「裝上翅膀」的童詩。
   
  -「裝上翅膀」-
請把這枝鉛筆裝上翅膀,請把這張椅子裝上翅膀,
這個也要,那個也要。
請把這雙拖鞋裝上翅膀,請把這個游泳圈裝上翅膀,
這個也要,那個也要。
全都裝上翅膀,全都裝上翅膀,
所有的東西都要裝上翅膀。
快一點的,慢一點的,都沒有關係。
只要,全都裝上翅膀,連我的腳也要裝上專用翅膀,
我們就可以想一想,要往哪裡飛。
-「裝上翅膀」-
   
   
EricPeggyThompsonflame.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兩三道前菜下肚湯匙便停擺的孩子,在為了要提振孩子食慾,
做出誇張好吃表情的外子,他無厘頭的簇擁之下,
雖然孩子對減少眼前一大碗的燉牛肉並沒有提供多少幫助,
不過,兩個孩子倒是笑得樂開懷,兩個大人也跟著衝上了雲霄。
   
 
Thompson1flame.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嗜肉的外子,不能一餐沒有肉,即使是一天最早的那一餐,
不是最好但至少也得是肉鬆美乃滋土司或起司火腿蛋餅,
要他一大早喝五穀漿,幾天還好,每天他可是會哀苦求饒。
不過,有鑒於外子心廣體胖身材日漸走樣的事實,還有,
為了代謝他可能因為攝取過多肉類蛋白質伴隨而來的毒素,
我會要求,吃多少肉類,就得配比肉類多三至四倍的蔬菜。
   
  原本打算用過餐之後,與孩子走上過了咖啡小屋再上去的許願樹,
在兩張名片大小的許願卡上,寫上祝福身邊的人平安喜樂的話,
繫上細軟麻繩,綁在許願樹向周圍延伸的其中一支枝椏上,
卻因為在露天座位上的吃喝玩樂耽擱了事先預定好的計畫,
再者,一行人因為肚皮緊了眼皮鬆了,肚子脹滿滿,腦子晃空空,
腳底像是拖著千斤重的鉛球,每個人走起路來拖拖拉拉步履蹣跚,
與外子商量後,我們只好打消心誠則靈的祝福念頭。
   
 
Eric4flame.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當大寶陷入他的想像世界中,任憑誰如何歇斯底里吶喊吼叫,
外子和我,他一視同仁,依然不動聲色穩坐泰山。
有一次,我問他:「為什麼我叫你好幾次了,你理都不理?!」
「因為我在思考啊!」「哦,你在思考啊,那你在思考什麼?」
「我和愛思考的青蛙一樣在想事情。」「在想什麼事情?」
「在想這裡也是天空空空空空,那裡也是天空空空空空的事情。」
邊說邊想著《愛思考的青蛙》裡,當青蛙發現到處皆是天空時,
欣喜若狂地跳上跳下的畫面,大寶忍不住想笑的心噗吱得大笑出來。
   
  我喜歡孩子想事情想得出神,或看東西看得忘我的專注神情,
好似他們眼前是一整片海天相連,遼闊無際的汪洋大海,
好似他們視線可以越過那一片大海,看見別人看不見的地方。
在那裡,他們任憑幻想在心中發酵,任憑創造在幻想中實現。
沒有人會說:「你又在胡思亂想了。」
沒有人會說:「不用想腦子想也知道,車子怎麼可能會飛!」
沒有人會說:「魚怎麼可能離開水裡到陸地和恐龍打招呼!」
沒有人會說:「甲蟲怎麼可能會跳進水裡和鯨魚和平相處!」
沒有人會說:「籽怎麼可能在肚裡發芽,簡直是天方夜譚嘛!」
在那裡,只有會說「哇,真是太棒了,真是太神奇了」的人。
孩子心中幻想的天方夜譚,在那裡,在眾望所歸之下,實現了。
   
 
Peggy3flame.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打道回府的路上,經過薰衣草森林的出入口處時,
小寶搓摸臀部的小動作,忠實呈現了孩子的天真,
流露出孩子本我的性情,我就是我,沒什麼好隱藏的。
會遵守餐桌禮儀,是我;睡覺時會流口水,是我;
遇陌生人會害羞,是我;玩瘋時會跳豔舞,也是我;
撒嬌時會抿起嘴,是我;入神時會張大口,還是我。
我就是我,你愛我,也要愛每一個不同的我,因為那是真正的我;
你就是你,我愛你,也要愛每一個不同的你,因為那是真正的你。
   
 
兩個女孩,因夢想而偉大,因築夢而踏實,
她們,鼓起勇氣,同心協力,奮勇向前,
她們的家,兩個女孩的家,一個夢想實現的家。
   
 
EricPeggy9flame.jpg  
-《新社薰衣草森林》 愛家出品-
   
  希望未來的某一天,兩個大人加兩個小孩,
築起一個夢想不再只是夢想,是每個人都能美夢成真的家。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