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5/2009 倩感冒發燒


  自從說了妹妹是大箍呆以後,倩開始生病,接著變瘦了。

  雖然一語成籤,但我仍相信這一點關係也沒有。


  原本體質瘦弱的勛,經過幾天病菌的侵擾,感冒引起的過敏不適症狀終於在此一一湧現,由原本的鼻塞,接著止不住的鼻水,到鼻涕倒流導致咳嗽頻頻,使好久沒生病的勛卻也因食慾不振而看起來消瘦不少。


  見著只剩皮包覆一層皮的身子骨,來探望孫子的阿嬤當然心疼不已,不停的抱著勛從頭到尾檢視一番。唉,可憐哦,那ㄟ破病到瘦卑巴,阿嬤就不甘ㄟ啦。


  生活中有些禁忌的事,儼然是年輕族群或思想較開放的人心中的糞土,但那卻是老一輩的人或比較保守的人一直堅守在心裡的黃金。然而,有時這樣的堅守會因為一句玩笑話而使一塊黃金頓時成為一堆糞土。


  雖然我不屬於年輕族群,老一輩的人還有段好長的距離,但我承認自己的思想是比較保守的那一群。諸如當有人說到死字,通常視之為觸眉頭徵兆的我,會接著要求提及死字的人呸呸呸,以將說出來的話從口中吐掉的假動作,然後存著阿Q的心態,認為如此一來有關死的事便不會在自己的生活圈裡發生了,若真有事,也頂多只是皮外傷,不致於危及生命。


  一如過年過節時,有些話是不能說,有些動作要禁止的道理一樣,老一輩的人總是會耳提面命,存善心說好話做好事,來年才會過得順隧、過得好。雖然有些禁忌不免在心中興起無稽之談的牢騷,但在耳濡目染下,我卻奉此為信念,過著看似開放卻保守的生活。或許吧,生命中出現與自己連根都無法拔起的親子關係,原來的鐵齒個性,也會因為顧及孩子,而戰戰競競,不得不寧可信其有了。


  由於母親的一句,妹妹比哥哥卡大箍,接下來的話題便圍繞著「哥哥瘦卑巴,妹妹大箍呆」的思緒持續發酵。提及勛好動的氣質,如鳥禽類的食量,以及現在的感冒病灶,才造就瘦如樹枝的樣貌。反觀倩,靜如處子動如脫兔的她食慾一向良好,也鮮少挑食,因此有足夠的免疫力抵抗病菌的侵襲,比起勛,倩當然歸類為大箍呆一群。


  母親造訪後的幾天,倩終於生病了。試圖不將倩的發病與當天的一番語聯想在一起,雖然心中持正反意見的兩種思緒曾經激烈的角力著,但是最後我選擇那純屬巧合。

 
  因為......


  若不是勛生病,母親不會風塵樸樸趕來探望。若不是見著勛消瘦的身軀,母親不會開啟胖和瘦的話題。若不是胖與瘦在心中縈繞不去,我不會有一絲將倩的生病與胖和瘦劃上等號的念頭......


  所以......


  能歸究責任於母親,即孩子的阿嬤身上嗎?不。況且,現在也不是追究孰是孰非的時候。目前最迫切的就是治好孩子的病,緩解她的不適,使其能安然度過這病菌潛藏在身體裡導致折磨與痛楚的漫長時程。


  反正,生活中,一切的一切,許多純屬巧合,何須鑽牛角尖。只要轉念,便能抹去不必要的念頭,減少人與人相處間的摩擦,那麼,雙贏局面指日可待。倩的病好了,人也清瘦,漂亮了。我打睹,再也沒人敢說,哥哥瘦卑巴,妹妹大箍呆了。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