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要怎麼說出口,我的心裡好難受,
如果能將你擁有,我會忍住不讓眼淚流,
第一次握你的手,指尖傳來你的溫柔,
每一次深情眼光的背後,
誰知道會有多少愁,多少愁......


這是摘自李宗盛寫的一首膾炙人口的歌曲「愛要怎麼說出口」的詞,
它道出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欲言又止的愛慕之意,
雖然,用以表達男女情感的成份居多,
不過,這首詞若用在某些家庭的親子關係似乎蠻貼切的。
  最近,小寶不曉得是哪根筋不對勁,老愛把「媽媽我愛你」這句話掛在嘴邊,嬉皮笑臉的,一付不正經的口吻與模樣,使我不得不懷疑她說那句話的可信度。或許是小寶在玩語言的文字遊戲,單純只是想試探我當聽到她說「我愛你」會有什麼驚奇的反應,又或許那真的是發自內心想要表露她愛我的心,無論哪一個,反正,聽在我這個當媽的耳裡,心裡總是喜不自勝。

  總以為還有時間,做想做的事,說想說的話。但人生無法預測,遺憾來不及彌補,活在當下,愛要及時,快向你最親愛的爸媽、親人、愛人、手足、朋友們表達你的愛~。這是「別為小事抓狂」系列作者理察卡爾森在與他的妻子合著的「最後的一小時」中說的一句話,這句話讓我有了以下那五句話的體悟,更讓我相信天若有不測風雨,人一定有旦夕禍福。

  在這本書出版之前,卻因為理察無預警的撒手人間,令周遭的親朋好友與深愛他作品的讀者不勝唏噓。在緬懷感念理察生前的點點滴滴之際,理察的妻子克瑞絲卡爾森化悲憤為力量,將理察生前寫的信件一一整理出來,透過她的詮釋與心情分享,就只為了傳遞全世界所有支持理察的讀者一句話,「愛要及時說出口」。

  可是............

  愛要怎麼說出口?愛就是要直接了當、不拐彎抹角的說出口;
  愛要怎麼說出口?愛就是要真心誠意、不矯揉造作的說出口;
  愛要怎麼說出口?愛就是要隨時隨地,不拖泥帶水的說出口;
  愛要怎麼說出口?愛就是要慎重其事、不奢求回報的說出口。
  愛要怎麼說出口?愛就是要及時說出口。

  要一個土生土長於台灣土地,深受傳統保守禮教的薰陶,且年過半百的人,對他(她)的家人說出「我愛你」這三個字,無非是要他(她)全身赤裸裸一絲不掛的站在家人面前那樣的困窘難堪、那樣的毫無保留。試想,一個羞於說出「我愛你」這句話的人,就表示那個人「我不愛你」了嗎?一個經常把「我愛你」掛在嘴邊的人,就表示那個人真的「我愛你」嗎?一定要從口中說出的愛才是真的「我愛你」嗎?還是,「我愛你」也是可以透過別的方式或是別的話語「說」出口呢?

  我並不是質疑小寶對我的愛,因為從她對我的依賴與眷戀,我知道她是真心愛我的,只是她那麼容易就把愛說出口的態度,總讓人覺得她對表達愛這件事好像太過輕乎了,或許我應該說太過輕描淡寫了。但是,仔細想想,對許多年過半百不擅於把愛說出口的人,包括我母親在內,就是在日常生活中,藉由不經意或假裝順便的動作,表達他們對親人那一份輕描淡寫的愛意,如此一來,他們不僅顧到了裡子,成功的傳達了心中的愛意,也顧到了面子,一切盡在不言中,任憑接受愛意的人用心體會細細品嘗。

  每回檳榔婆婆(我母親)要從員林上來台中時,她都會先在電話的那一頭藉口告知探望我們的理由,有時是擔心吃不完與友人合買的一整箱水果會壞掉,趕緊趁新鮮拿給我們分著吃;有時是與三五好友來台中逛百貨公司,順道過來看看孫子,也不忘帶一整籃的翠綠蔬菜;有時是為了拿回上次來時放在書架上忘記帶走的零錢包,順便帶來她今天剛買的,只有星期日才賣的,熱騰騰的五穀饅頭。雖然從小到大沒聽過檳榔說過一次「我愛你」,可是我卻能從種種假裝順便的舉動感受到她對至愛的人那股滿溢出來的愛。

  提及示愛這件事,孩子的確是箇中高手,身為大人的我們,實在應該向他們學習,至少可以學習他們隨時想要表達愛意的精神。我相信,在每個人心中,無論大人或小孩,都有許多說不完的愛,只是每個人所處的環境不同,愛人的程度不同,而表現愛的方式也因人而異。如小孩,心裡想什麼就說什麼,他們完全不會掩飾自己的愛意,更不會拐彎抹角。反觀大人,受到社會化的影響,心裡想的不一定就是口頭上說的,為了自衛甚或害怕受傷,藉以拐彎抹角的言語或舉動,我們經常會不自覺的掩飾內心真正的想法,久而久之,存放在內心最深處最真誠的愛意也都乾脆不說了。心裡總是這麼想,「反正有的是機會,下次再說好了。」就這樣,心中的愛就這麼一而再再而三的磋跎掉了。

  示愛,對孩子而言,雖然是這麼輕而易舉,可是在他們小小心靈裡,卻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記得前陣子在大寶動完疝氣手術的當天傍晚,巧遇剛從溪頭踏青返回員林的檳榔婆婆。沐浴更衣後的婆婆,一襲短袖T恤搭配及膝短褲,蹲坐在地板上,赤裸結痂的傷疤顯而易見,大寶瞧見了那塊傷疤,那一塊是婆婆為撿拾掉落地上準備拿給我們的葡萄不慎跌倒留下來的傷疤。

  儘管早上才經歷過一場比檳榔婆婆跌跤還要令所有人擔憂的手術,大寶依舊帶著氣弱猶絲的語氣說,「阿媽,你的傷口好了嗎?要不要幫你敷一敷?」「不用了啦,傷口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乍聽之下,婆婆好像因為拒絕大寶的好意而顯得不太領情,只是以一句「總算沒有白疼你了」帶過她內心裡的感動與欣慰。事實上,她心裡認為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撫慰身子挨一刀的大寶,而且從她喜形於色的臉部表情,不難看出她對大寶的真誠關懷欣喜若狂,但是礙於傳統愛在不言中的束縛,婆婆只能把內心的感動涕泣化作表面的風平浪靜,以掩飾自己內心最深沈的愛意。

  示愛,對大人而言,竟是如此難以啟齒,就連我自己也不例外。或許是受到婆婆不擅於說愛的影響,家裡的四個姐妹也從來不曾對彼此說過「我愛你」,甚至連一個貼身的擁抱都沒有(我也是到有了孩子才學會擁抱),不過,家裡的每個成員都心知肚明,彼此之間都是深愛著對方,從言談舉止之間不經意的流洩出來。要我在母親節當天親口向檳榔婆婆說出「媽媽,祝你母親節快樂」這一句就夠我掙扎老半天了,何況是看了就讓我臉紅氣喘,更別說是當著婆婆的面說出「我愛你」這三個字了。但是不想因為羞於表達而磋跎了對婆婆的愛意,於是,我化害羞為行動,與孩子們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親手作出生平第一盒的桂圓蛋糕,作為婆婆的母親節禮物。

  正如我面對婆婆的窘境,擔心小妹身體狀況的婆婆,因為不知道愛要怎麼說出口,總是以「罵是愛」的方式表達她對小妹的關心。身為護士的小妹,除了得整天站立看顧病人之外,她的生活作習更是顛三倒四,時而白天班結束後隔日接大夜班,時而下大夜後隔日接白天班,再不就是下大夜後還得上完主管安排的行政訓練課程。經常為了調整上下班的生理時鐘,睡眠嚴重不足的她,臉上總是有冒不完的痘子,新傷加上舊疤,整張臉就像一隻大花貓的臉,婆婆這麼唸她,「不是要你不要接這麼多大夜班,你看,臉上的痘子密密麻麻,就像貓一樣,花疤離貓(台語發音),好不容易幾天的白天班讓痘子退去不少,上完大夜,又回來了,真是前功棄盡。」還有,心疼小妹那一雙因為經常用消毒水清洗而變得粗糙脫脂的手,婆婆還是忍不住叨叨唸唸了起來,「你的手怎麼洗成這樣啊,不是叫你不要洗手洗的這麼頻繁,你看,洗到油脂都不見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得了什麼皮膚病。」

  我相信,現在還有不少老一輩人的人,也和檳榔婆婆一樣,維持他們一貫「罵是愛」的方式關心自己至親的家人。其實,這也不失為一種表達愛意的管道,反正,當事者雙方心照不宣,彼此心靈相通,只要心意傳達到了,如何傳達的也就顯得沒那麼重要了。

  無論什麼方式,只要是你認為最自在最有安全感,而且對方也能接受的方式,都是很好傳達愛意的方式。以自家人為例,小寶最自在也最有安全感的方式就是嘴上說「媽媽我愛你」之餘,還會來個大大的擁抱。總是對擁抱不自在的大寶,他表達愛意的方式就是不經意的走到你面前,隨口說出那一句「媽媽,我覺得我喜歡你。」至於不會把愛掛在嘴上的外子,時常會趁他下班的時候,去便利商店買一條我最愛吃的黑巧克力,回到家遞給我時還不忘說一句「媽媽,你今天辛苦了。」

  最重要的是,不管是什麼時候,只要有一絲愛意閃過腦際,儘管你有多忙,哪怕只有幾秒鐘的空閒時間,請你也不吝惜的撥個電話給那個讓你靈光一閃的人,即使那幾秒鐘短暫到只夠你和對方互相分享彼此晚餐的菜色或是正在做的事。如果真正關心對方,那幾秒的時間其實已經足夠了,因為光是聽到彼此噓寒問暖的聲音就可以讓電話兩端的兩個人心滿意足、腳踏實地了。我相信,人的一生中最重要的事莫過於讓身邊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一個人內心裡說也說不完的愛,正如理察曾經說過的一句話,世人對你最深的記憶,不會是你的一生成就,而是你活得有多完滿,以及你心中懷有多少愛。

  人長大了,習慣早已根深柢固,要違反一個人的常理原則說出內心的愛,確實強人所難。不過,在我們用自己的方式傳遞愛意的同時,不妨停下腳步欣賞別人傳遞愛意的方式,或許那會是一個增進與至愛情感的楔子。孩子是表達愛意的最佳模範,我自始至終都是這麼覺得,更是打從心底推崇他們的無私與天真,這是大人最想追求卻總是落的徒勞無功的下場。不過,大人可以假裝是小孩,放下大人的身段,彎下腰來壓低姿勢,等同小孩的高度,透過一百五十公分以下的高度,我們看見了一個在一百五十公分以上的高度無法看見的視野,發現了一份在一百五十公分以上的高度也可以感受到的愛意。

  我很喜歡一本書,這本書也是使我有感而發發布這篇示愛文的啟蒙書之一,是Carl Norac和Claude的
「I Love You So Much」,它是一本相當淺薄的書,書本大小約略只有一般坊間小說書類的一半,不過,透過每一頁都是只有短短幾句話的故事內容,它傳達了可能是一本長篇小說耗費四五百頁密密麻麻文字的背後所要傳達給讀者一個再簡單不過的訊息,愛就是要勇敢說出來。

  或許我們可以學習那一隻名叫蘿拉的小老鼠,她大膽說愛的勇氣。蘿拉忍受了一天不能說愛的煎熬,這種煎熬反映出那一首「愛要怎麼說出口」第二句的詞,「我的心裡好難受」,想必蘿拉這一整天過的有多麼坐立難安。終於在一天就要結束前的重要時刻,一家人圍坐在餐桌享用晚餐時,經不住爸爸媽媽的殷切詢問,蘿拉說出了她一大早起床就想對爸爸媽媽說的一句話,「我好愛好愛你」
這一句鎮靜人心、填補內心空缺的一句話,她還不只說一次,她連續說了三次,而且一次比一次說的更大聲,更興奮,更自然。聽完蘿拉說完這一句特別的話,爸爸媽媽默不作聲,緊緊擁她入懷,溫柔地親吻她的臉頰。雖然蘿拉的爸媽沒有說出任何回應蘿拉大膽示愛的隻字片語,但是透過他們與蘿拉的肌膚之親,向蘿拉表達了他們真誠的感動與隱藏在心底無限的愛意。

    全站熱搜

    mengyu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